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 最新推荐

危机作为公法的生发机制

作者:陈端洪   点击量:148

一、在危机中思考危机
    提出危机话题,有三个动因。第一个动因 基于个人经验。大概从香港工作回来时起,也 就是从四十八岁起,我进入了一个中年危机期, 聊无激情,感觉无意义、无自我提升之力。此 前我意识到,若想提高自己,就得读懂黑格尔法哲学。可直到今天,我也下不了决心去爬这 座山。我观察了一下,步入这个年龄的学者, 除了 “文革”被耽误的那一代人之外,几乎很 难再有实质性的进步。不过,多数人往往将其 视为一个收割的季节,大肆收获名利,将这点 痛苦经验说出来,希望年轻学者珍惜当下时光。
   第二个动因乃是对当下学术生态的观察。 现在推行学术大跃进,学术界出现一种貌似繁荣的危机,在这样的学术生态下,我们应该扪 心自问,掂量掂量自己。
   第三个动因则是源于当下的世界经济危机。 每次大的经济危机都呼唤公权力,都会导致 《宪法》变迁。这是公法学者的好素材,不可错失。
   二、危机与公法变迁
    危机的分级与公法回应是相关的。简单地 说,危机可以分为一般性危机和例外状态。一 般性危机的应对叫作危机管理,公法上主要属 于行政法的范畴。例外状态/紧急状态,则属于 《宪法》范畴。施米特区分主权专政和 《宪法》 专政,阿甘本则称之为法的悬置。
   危机法制的必要性是可以论证的。有句谚 语叫 “必要性没有法”或 “必要性不知法”。 阿甘本的法的悬置讲的就是这个意思。但是, 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必要性是一切法的原始来源。姑且不说 《宪法》,行政法除了法国之外是怎么出现的? 就是20世纪应对危机的产 物,所以英国戴雪曾说 “我们英国宁可不知道行政法”。有人写过一本叫 《专制主义在抬头》 的书,对行政法的发展提出警示。大家都迷信 美国《宪法》长寿的神话,请问美国建国时联邦政府有几个部? 后来长出来多少行政机构? 美国现在还有教授写了本书,取名 《行政法是法吗?》。
    三、中国若干可发掘的 《宪法》题材
    福柯说过,从什么时间以来,历史都是公 法史。我把这个话放大一点,不设时间限制, 从中国政治史出发,初步提出一些素材或命题 供大家参考: 1. 从大禹治水、战国直到秦朝的建立看中国公法的危机基因。 2. 论现代中国公法作为救亡图存的生存策略之得与失。 3. 军政、训政、宪政: 孙中山的例外状态向常态转换的思想剖析。 4. 新中国宪法与危机: ( 1) 革命根据地宪 法; ( 2) 临时宪法 ( 共同纲领) ; ( 3) 专政与宪法; ( 4) 在宪法下的革命: 1975年宪法; ( 5) 改革作为危机应对的宪法策略: 1982年宪法独特的精神气质; ( 6) 一国两制作为一种克服危机的宪法策略: 港澳基本法; ( 7) 解决台湾问题的宪法攻略及其可能引起的宪法变迁。

原文刊载于《云南大学学报 ( 社会科学版)》 第18 卷·第6 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