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 中心活动

第四十期博雅公法青年工作坊成功举办

点击量:82

中国传统法律文化中的报应论话语及其功能

会议纪要

 

时间:2019年11月14日

地点:北京大学凯原楼307

主讲人:尤陈俊 主持人:左亦鲁

评议人:万帅一  凌鹏 李强

【会议纪要】

2019年11月14日,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办的第四十期博雅公法青年工作坊在凯原楼307室成功举行。本次工作坊的主题是“中国传统法律文化中的报应论话语及其功能”,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尤陈俊老师担任主讲人,北京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左亦鲁老师担任主持人。本次讲座邀请到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王帅一、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助理教授凌鹏、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强三位老师担任评议人。

讲座伊始,尤陈俊老师坦言,今天所讲座的是一个比较宏观和宽泛的题目,设置一个副标题,即以“讼师恶报”为例。尤老师首先引用布莱克所著《法律的运作行为》中的一句话作为开场白:法律本身是一种社会控制,但是还有其他多种社会控制方式存在于社会生活中,存在于家庭、友谊、邻里关系、村落、部落、职业、组织和各种群体中。随后,尤老师以《守官漫录》([明]刘万春,明万历刻本,卷4)记载的“讼师恶报”的事例展开当晚的讲座。接于此,尤老师提到,古代医学典籍《外科正宗》([明]陈实功,明万历刻本,卷4)亦记载了报应论话语,比如书中提到的“杂疮毒门·造孽报病说”。紧接着,尤老师指出,报应论的话语在中国古代传统文化中比比皆是,报应论的话语在中国古代人们的思想观念里也是根深蒂固。儒释道三家典籍中均有关于报应论的记载。比如,儒家典籍中有记载:“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周易·坤卦》);佛教典籍中有记载:经说业有三报:一曰现报,二曰生报,三曰后报。现报者,善恶始于此身,即此身受。生报者,来生便受。后报者,或经二生、三生、百生、千生,然后乃受([东晋]慧远,《三报论》);道教中亦有记载:不知承与负,同邪?异邪?然承者为前,负者为后,承者乃谓先人本承天心而行,小小失之,不自知,用日积久,相聚为多。今后生人反无辜蒙其过谪,连传被其灾,故前为承,后为负也。负者,流灾亦不由一人之治,比连不平,前后更相负,故名之为负。负者,乃先人负于后生者也([东汉]《太平经》。那么,古代官府所谓的报应论话语时如何传播到底层民众的呢?换句话说,在古代中国,报应论话语在基层民众中得以普及的原因何在呢?

       尤陈俊老师从以下三个方面回答了上述问题:

       第一,通过文字传播。中国古代文人士大夫撰写了不少关于“讼师恶报”的事例,比如《申报》(1881年10月17日)所载《讼师惨毙》等。第二,通过画作传播。在识字率极低的古代中国,文字传播实则有限,不少报应论话语是通过画作传播,尤其是古代壁画。尤老师举例敦煌十王经图展开讲述。第三,通过寺庙、石刻等威慑艺术传播。尤老师以重庆大竹石刻为例来说明。

接下来,尤陈俊老师分析了“讼师恶报”的话语模式对于官方、社会大众乃至讼师自身的不同意义,并指出,这种笼罩在整个司法场域之上的报应论话语,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反映了帝制中国时期关于法律事务的微妙看法。最后,谈到对当下人们的启示时,尤老师强调,研究中国传统法律文化,我们不仅要研究人事,还应关注所谓的鬼事、神事。

评议人王帅一老师首先点评。王老师指出,在中国社会史的研究中有很多关于报应论的研究,研究中国法律史却很少有关于报应论的研究。王帅一老师谈到,关于报应论的研究如果仅仅聚焦在讼师这一群体显然是不够的。首先讼师这一群体在古代中国能够起到多大作用是有待考证的;其次,报应论的话语不仅仅存在于讼师这一群体中,对普通老百姓依然适用,而且二者似乎没有明显的区别。凌鹏老师指出,主讲人站在功能主义的视角,对“讼师恶报”展开论述。但,帕森斯的功能主义仅仅能够解释如何能够维持社会的运转,而无法解决缘起的问题。对于“讼师恶报”这一事例,我们看到主讲人强调基层民众对于讼师这一群体持普遍性排斥的态度,而报应论在中国不同群体中是普遍存在的,对于其他群体则只有对于那些违反一定伦理的人才会遭到报应,那么其中原因是有待进一步研究的。李强老师分两个部分展开评议。第一部分,李强老师从“约束讼师”的角度而言,李老师指出报应论开拓了新的话语疆域,可以首先区分“恶有恶报”和“善有善报”,进而分析“行”和“报”之间的因果关系。第二个方面,李强老师从“复仇”和“恶报”二者的差异着眼,分析了“恶报”的效力基础,即民众的“信”。

评议结束后,在场同学积极提问。主讲人尤陈俊老师对评议人以及提问同学逐一回答。此次讲座持续近三个小时,主持人左亦鲁老师对到场的老师和同学表示感谢,也希望同学们继续关注和参加北大博雅公法青年工作坊的活动。大家在一片掌声中不忍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