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法治

被申请公开“三公” 粤12高校4所交了底

点击量:1400

       (南都讯 记者尹来) 河南一名在读大学生葛伟(化名)去年11月份向113所高校寄出挂号信申请公开“三公”经费预决算信息,截至目前有44所高校给出回复,已回复公开或通过网站公开其“三公”经费的高校只有30所。
  南都记者了解到,广东有四所高校向葛伟公开了“三公”经费。此外,南都记者查阅广州市属高校财务信息公开情况发现,广州市属9所高校都在规定时间内,在学校官网上公布了其财务信息。
  根据教育部2014年7月发布的《高等学校信息公开事项办法》,高校需在2014年10月底前向公众公布财务状况。
  南方医科大学“三公”经费为零
  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山东大学、中国海洋大学等30所高校向葛伟公开了“三公”经费,但约七成被申请的高校选择不回应。
  葛伟介绍,他以研究为名向这113所高校申请公开“三公”经费预决算信息,其中广东高校有12所,包括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在内的不少高校都表示需要申请人提供研究证明。
  高校中,华南师范大学、华南农业大学、广州医科大学和南方医科大学向葛伟回复了“三公”经费的具体数目。其中,华南农业大学2013年“三公”经费为 446万余元,华南师范大学的“三公”经费为47万元,南方医科大学的“三公”经费为零。广州医科大学则回应称在网站上公布了相关经费情况。
  华南农业大学“三公”经费的大头在接待费上,为335万余元。出国费用为近30万元,车辆运行费为81万余元,全年无车辆购置费。
  而华南师范大学的47万元,全部为因公出国(境)费支出。学校全年使用财政拨款安排华南师范大学出国约30人次。其中,参加学术会议及交流支出43万元,主要用于会议差旅费、交通费、会务费等;参加境外业务培训及科研4万元,主要用于项目合作研究等。
  广州医科大学因公出国费用为45万元,公务车运行费用为43.96万元,公务接待费为40万元。
  南方医科大学三公经费为何为零?该学校在官方微博上表示,这是因为其“三公”经费开支主要从自筹经费中支出,没有用到公共财政拨款。
  南都记者查阅发现,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2013年的财政决算情况有在各自的官网上挂出,但“三公”经费使用情况没有在列。
  广州9所市属高校账本全公开
  2014年年中,国家教育部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制定发布《高等学校信息公开事项清单》,要求教育部直属75所高校在 2014年10月31日前向社会全面公开清单所列事项,包括招生考试信息、财务资产及收费信息、学生管理服务信息等在内的10个大类50条具体项目,地方高校和有关部门所属高校则根据各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和主管部门要求做好清单落实。
  南都记者统计发现,广州市属普通高校目前共有9所,包括广州大学和广州医科大学2所普通本科高校,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广州城市职业学院、广州工程技术职业学院、广州体育职业技术学院、广州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和广州科技贸易职业学院6所高职类院校和广州市广播电视大学。
  这9所高校信息公开做得怎么样?南都记者发现,它们都在规定时间内,在学校官网上公布了其财务信息,包括收支预决算总表、收入预决算表、支出预决算表、财政拨款支出预决算表,并细化公开至项级科目。但各高校晒账本透明度不一。
  广州市属高校中有7所主动在其2014年的财政预算中,公布了“三公”经费,还包括了会议费。例如,广州城市职业学院2014年会议费预算为88万元,比20 13年减少40万元,下降31 .25%,主要是因为按照中央八项规定的要求,严格控制各类会议费的支出。
  ■疑问
  “三公”经费自筹是不是也要晒?
  学校晒“三公”为何尺度不一?对此,有学校负责人在回复时表示,教育主管部门并没有对高校“三公”的公开做具体要求,学校完全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决定是否自行公开“三公”的有关情况。
  对此,中山大学财税系副主任林江教授就表示,实际情况确实如此。现在对于高校财务信息公开究竟应该怎么晒,教育部并没有统一模板和具体要求,所以,财务信息怎么公开,是否要晒“三公”,晒到何种程度,现在还是每个学校自己在掌握。
  “从目前来看,确实广州市属高校的财政公开程度是比省属甚至部属高校要高,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他就表示,高校财务公开要规范化,首先需要教育部和财政部能共同协商,推出一个统一的公开信息模板出来,交给有关高校作为参考,这样才能以统一标准来评判各高校的公开程度。“部属学校应该做表率作用,地方院校跟进。”
  高校等事业单位的资金来源渠道和政府部门不同,除了公共财政拨款外,还有来自社会捐赠以及部分经营性收入,比如南方医科大学的“三公”经费开支主要从自筹经费中支出,没有用到公共财政拨款,这部分资金的使用情况有必要公开吗?林江就认为,即便是自筹部分的款项收支情况也应该向公众公开。“这块收入虽然是你学校自己自筹的,但实际上也是拿着政府的牌子,政府的隐形承诺和担保才能筹得的,这块收入不公开,没有道理。”

  本文来源:南方报网南方都市报01月26日
      wcl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