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 中心活动

第三十九期博雅青年工作坊:宪法对检察院之“双重界定”及其意义

点击量:91


2019年10月16日,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办的第三十九期博雅青年工作坊在凯原楼307室成功举行。本次工作坊的主题是“宪法对检察院之‘双重界定’及其意义”,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研究员田夫担任主讲人,北京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左亦鲁担任主持人。本次讲座邀请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旭、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研究室主任王志坤、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强,以及北京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阎天、彭錞担任评议人。

田夫老师首先以检察理论在世界主要国家的情况作为引子,介绍了社会主义检察理论(苏联时期)、德国刑事诉讼法关于检察机关的规定、美国检察官的发展历程及现状。那么我国宪法对检察机关是如何规定的呢?田夫老师指出,我国宪法对检察院作出了双重规定。“八二宪法”第3条对检察院宪法地位作出了规定,即“检察机关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第134条对检察院性质作出了规定,即“人民检察院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我们不禁要问:什么是检察院的宪法地位呢?主讲人从描述性概念和规范性概念两个维度分析了检察院宪法地位的内涵。田夫老师指出,概言之,检察院的宪法地位指的是在国家机构总体结构和序列中,检察机关由权力机关产生、对其负责、受其监督并与行政机关和审判机关相平行的位置。

关于检察院的性质,主讲人引用彭真同志在《关于七个法律草案的说明》中关于检察院性质的表述,即“确定检察院的性质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为了进一步解释检察院的性质,田夫老师从历史的角度对检察院概念的起源与演变进行了梳理——从列宁的信件到苏联检察系统的发展,再到1950年代我国检察署。

“八二宪法”制定过程中检察制度存废之争引起广泛讨论。主讲人深入历史文献,结合目前我国宪法对检察院的规定,指出检察机关有责任维护国家的法制统一。因此检察机关享有的检察权不同于行政机关享有的行政权,检察权独立于行政权,并能够监督行政权的行使。另外,从苏联到中国的相关制度变迁角度来看,检察权要监督审判权。只有厘清“检察机关”与“法律监督机关”不同的概念功能,才能正确认识检察权的规范性来源。具体到“八二宪法”的修宪原意,“八二宪法”设置了检察机关,相应地形成了检察权。“法律监督机关”的概念功能是界定检察院的性质。“检察机关”则具有两大概念功能:一是界定检察院的宪法地位,二是界定检察权的规范性来源。我国宪法第三条的意义在于设置检察机关从而形成检察权,而非设置法律监督机关并形成法律监督权。法律监督权概念在理论上是错误的,在实践中是无用的,甚至是有害的。

最后,主讲人进一步解释了法律监督的概念,田夫老师指出,法律监督是检察院依照宪法和法律对其他国家机关所实行的监督, 具体内容包括侦查监督、监所监督、审判监督、执行监督、民事调解监督和行政公益诉讼监督等, 其本质体现了检察权对其他国家权力的制约。

下面评议人展开评议:

王旭教授首先从方法论上对主讲人的内容进行评议。王旭教授指出,主讲人通过对宪法语义的深度分析,尝试探讨语义背后的规范性原理,并在此基础上努力建构新的规范。王旭老师认为,从微观来看,主讲人借由宪法条文的规定,提炼出检察机关和检察权的独立价值。同时指出“法律监督机关”仅仅是关于检察院性质的规定,完成从功能论到本体论的进阶

。进一步而言,检察院作为本体,其检察机关的宪法地位是不可被取消或是取代的。至此,主讲人完成了规范性建构,即我国宪法对检察院的“双重界定”即是对检察院地位-检察机关和性质-法律监督机关。从宏观来看,主讲人试图对我国宪法上的国家机关进行整体性解释,即在全国人大之下,行政机关、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以及新成立的监察机关之间权力的分配与职责的分工。

王志坤主任提出,关于检察院的争议到底是概念术语之争,还是权力性质之争?抑或是宪法地位之争?这是我们首先要清楚的问题。另外,在国外关于检察机关的规定中,没有出现“法律监督”的功能。那么立足我国实践,宪法关于“检察院是法律监督机关”应当如何解读,这是我们理论界和实务界都必须解决的问题。

李强研究员强调,从历史的角度考察我国检察机关的起源与发展一直被学术界所忽视。从比较法上进行考察,如何准确描述与界定我国检察机关的差异性是我们当前应当重视的问题。检察院作为检察机关,监察委作为监察机关。那么由于检察权和监察权本身各自具备多重性,很难像审判权一样可以进行清晰地界定,我们在针对检察权和监察权单独立法时应当严格把握。
  
彭錞助理教授认为,我国宪法对检察院的性质没有作出详细的解释,那么检察院的宪法地位与宪法性质的区别是什么呢?换句话讲,为什么宪法第3条是对检察院宪法地位的界定,而不是性质的界定?我们也许还要思考到底是宪法地位在先还是性质在先。

阎天助理教授也分享了他在给中国法项目的外国留学生讲授中国宪法中,面临的如何翻译并解释我国的检察院以及我国宪法对检察院定位的困惑。

同学们进入自由提问环节,李昊林同学提出,2018年修宪,增加监察委一节,而关于检察院的规定未做任何修改。那么如何从本体论的角度和功能主义视角解读监察委的职权与检察院职权的内涵与边界呢?

田夫老师从宪法文本出发回答了同学们的提问,王旭教授做了补充回答。转眼间近三个小时过去了,主持人左亦鲁老师不得不宣布本次青年工作坊到此结束,并表示期待同学们积极关注和参与北大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举办的各种学术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