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 最新推荐

监察法实施热点问题高峰论坛在湖南科大举行

点击量:262

监察法实施热点问题高峰论坛在湖南科大举行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2018-11-14第12版



 

  
 《法制日报》记者  阮占江
  《法制日报》通讯员 郭 娜 张惠博

  1110,由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北京大学教育法研究中心主办,湖南科技大学法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法律服务中心承办的监察法实施热点问题高峰论坛在湖南科技大学举行,来自全国各地院校、科研院所、实务部门等60余个单位的160余名专家学者围绕这一主题展开了学术交流和讨论。全国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委员谢勇,湘潭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建军,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廖迪文,湖南科技大学校长李伯超出席,法学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徐德刚主持开幕式。
  大会首先由李伯超致辞。李校长代表学校对与会的各位领导和专家表示热烈欢迎和诚挚感谢,并简要介绍了湖南科大办学情况及相关成果等。谢勇在致辞中指出,本次高峰论坛的主办显示了各位专家学者对依法治国事业所怀有的高度责任感,同时也显示了《监察法》在新时代依法治国中的特殊地位。他就《监察法》的立法过程和实施情况做了简要介绍。《监察法》的立法过程备受社会关注,充分实现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高度统一,他表示,这个过程不仅是一个体现依法治国精神的过程,也是一个广泛集中民智的过程。他强调,该法的确立尊重民意、广集民智,不仅吸纳了近年来党的反腐经验,同时也吸纳了我国的治国经验,符合我国未来反腐败的需要。他希望,通过本次论坛能为《监察法》的实施注入活力,并不断推动其落实。
  北京大学宪法学与行政法学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姜明安教授认为,监察制度改革事关我国社会主义法治建设事业进程,有利于推进我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更有利于实现我们国家事业的全面发展。针对《监察法》的实施,姜明安提出要正确处理好五大关系,“如何正确处理切实加大反腐败力度与保障推进社会经济发展的关系”“如何正确处理严厉惩治腐败和建设反腐败制度的关系”“如何正确处理监察全覆盖与保障被监察机关、组织单位依法有效行使职权的关系”“如何正确处理对被监察对象的监督制约和权利保护的关系以及如何正确处理监察裁量权与防止裁量权滥用的关系
  开幕式后,大会围绕监察法实施热点问题分两组进行了主题发言。第一组报告在姜明安的主持下,由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陈卫东、武汉大学教授陈晓枫、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黄风和澳门大学教授蒋朝阳共同完成。
  陈卫东从三个方面对《监察法》实施中的问题作了交流与分享。一是《监察法》和《刑事诉讼法》的关系问题。他认为,对于监察案件,无论是监察机关还是刑事诉讼机关,办理监察案件都必须按照《监察法》和《刑事诉讼法》及其相关的法律办理,明确两者关系对于更好的办理案件具有重要意义;二是监察机关、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和执法部门之间要互相配合和互相制约。他强调,要避免只有配合没有制约或者只有制约没有配合的情况出现;三是如何更好地保障监察过程中被调查人的正当、合法的权利,他认为这是《监察法》实施中最突出的一个问题,惩罚职务犯罪重要,保障人权也同等重要,因此,他希望监察机关要树立正确的办案观念。陈晓枫指出,中国古代的御史监察制度是中国法治文化文明当中最重要的部分,监察和监察法制是当代重要的历史遗产。他认为,监察的建立是一种理念问题,而中国传统的分权和西方的分权是不同的,中国古代分为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三种。他提出,中国古代的监察制度对今天《监察法》的贯彻实施提供了历史模本和重要借鉴。黄风从监察机关在缺席审判中解决能力考验等五个方面结合《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进行简要分析。他指出,缺席审判是典型的涉外性诉讼程序,针对逃离海外的涉案人员,我国的监察部门要尽最大努力与外国主管部门开展国际协作,对外逃人员进行最为公正的司法审判。蒋朝阳指出,澳门廉署适用一般法即澳门的《刑事诉讼法》,同时廉政公署是非立法、非司法、非行政的公共机关。廉署在调查方面独立,具有依法自由取证、有权要求合作、批准假犯罪、程序保密、对行政长官单一负责等权力,他表示,廉署的监察对象为公务员和等同于公务员的群体,与检察机关也有分工和合作等。
  第二组报告由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宋英辉主持,湖南大学教授谢佑平、厦门大学教授朱福惠、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秀梅和湘潭大学教授胡肖华共同为大家呈现。
  谢佑平指出了监察法实施存在的三点问题:一是办案流程的规范问题;二是监察机构本身的监督问题;三是律师辩护、会见中的问题。朱福惠从监察委员会的监督对象与范围、监察机关办案效率、监察委员的观念、问题的落实等方面作了简要阐述。他认为,必须保障留置人员的人身权利,切实加大对监察人员的监督与约束力度,实现其职权行使的规范化。王秀梅提出五大衔接”:监察管辖与刑事案件管辖的衔接、监察立案与刑事立案的衔接、调查措施与侦查措施的衔接、留置措施与刑事强制措施的衔接、监察证据与刑事诉讼证据的衔接转换。她认为,国家监察制度改革是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其目的是整合反腐败资源与力量。她希望,加强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监察体制。胡肖华表示,《监察法》是推进依法反腐的法律,但我们不能盲目认为它一出台就是最好、最完善的法律,也不能盲目认为它能彻底实现反腐败、零容忍、全覆盖的目标。因此,他主张,要积极发现短板,不断改进、加强反腐败工作,推进《监察法》的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