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心动态 > 最新推荐

愿天堂安好 ——追忆恩师罗豪才教授

作者:徐维   点击量:622

您真的走了,任我万般不愿相信。在赶往协和医院的路上,我失声痛哭,明明已经感觉到了情况不好,明明可以更早一些出门,那一刻,我恨我自己。9点23分,抵达重症监护室外,我失控地抱着小华姐哭出声来,虽然理智告诉我小华姐更需要安慰。在小华姐的安排下,我得以见到您。您那么宁静,那么安详,恍惚间我觉得您并未离去,似乎下一秒您就可以起身招呼我坐下。可不再有任何显示的电脑屏幕,您身上的那块白布,都在告诉我,您真的走了,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群您一直关心爱护甚至有些偏袒的学生。


就在几周前,在ICU病房里,我还能给您念新闻,念《参考消息》,您还能用点头摇头的方式告诉我想听哪篇。就在几天前,您还能听我絮叨把孩子送去滑雪冬令营的琐事,在我肚子里就听您讲平衡论、谈软法的孩子现在已经可以滑雪了。我跟您说,瑞雪生孩子了,过段时间她就来看您。那天我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跟您说,可又不忍心叨扰您,只能拉着您的手一个劲地让您踏实地睡会。您时不时醒来,睁开眼,我一遍一遍地跟您说,我在这,您安心睡会,直到您安稳地睡去我才离开。如今您真地离我们去了,我再也没有机会跟您絮叨,再也不能聆听您的教诲,再也没有机会报答您的恩情。   


十年前的那个3月,林翠路上,我第一次见到您。我从未告诉您,第一次见您时我是如何地忐忑,我也从未告诉您,您那一声招呼给了我多少温暖。“小姑娘,你是湖南的吧,给你点个湖南米粉啊”,这句话多少年了都在我的心底回荡。十年间,您给我的温暖远不止此,而这些,您一定都毫无察觉,因为您一贯如此地关心着我们,关爱着您身边的每一个人。


蒙您不弃,我能以您在软法研究中心的秘书身份工作四年,博士毕业工作后还能有机会伴您左右。现在想来,我这个当秘书的其实并不称职,陪您在全国各地调研软法,很多时候我都跟不上您的思路,更别说提什么建设性的意见。而您,对我从来都只有鼓励。讨论时,您常说,“小徐啊,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您告诉我,要大胆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不要害怕自己的想法不成熟。您鼓励我考博士,给我提供参考书目,帮我修改学习计划。我时常问自己,我何以有这等运气,能得到您如此多的关爱。


博士刚入学,您跟我说,第一年好好学习修满学分,第二年就可以考虑生孩子了,学习和生孩子都是人生的大事。如果没有您,我的人生不知道要走多少弯路,遇到多少挫折。博士毕业找工作的时候,单位来政审,您坚持要亲自跟政审的同志谈。已近耄耋之年的您,位至国家级领导的您,特意从家赶到法学院,您大可不必如此的。您说,找工作是我的大事,您说您最了解我的情况。您总说这也是我的大事,那也是我的大事,却连个报答恩情的机会都不给我。


昨天去灵堂吊唁的时候,我又坐到了您家的餐桌旁。望着您常坐的那个位置,仿佛您就在那里,在一个劲地招呼我们 “吃啊,吃啊”。这些年,在这张餐桌上,我们这些学生不知吃过多少顿饭。去年3月您生日的时候,我们想一起给您过个生日,您却不要我们张罗,说是您家有红酒,让我们去您家。那天,您订的蛋糕,您亲手选的冰淇淋蛋糕,甜甜地,这个味道我今天依然记得。就在那天,我们说,我们等着您回北大讲软法,陪您品红酒。再后来的日子,即便您在ICU,即便看到您用过激素后有些变黑的脸,即便您几次病危,我都坚信您还可以从ICU出来,还可以和我们一起聊天,一起说笑。因为,我相信您,那么顽强的一个人,那么周全的一个人,不会就这么离开我们。


可您还是走了,我真的很想您。明天就是除夕了,您在天堂跟师母相聚了,愿您在天堂安好。

徐 维

2018年2月14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