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广州去年万余件“民告官”,超一成案件民告倒官

点击量:666

    (记者黄洁)1月16日,广州铁路两级法院召开广州市行政案件集中管辖改革试点一周年新闻通气会,同时公开发布广州行政审判十大典型案例。记者从会上获悉,广州铁路两级法院一年来共受理行政诉讼案件12604件,在已审结的11735件案件中,行政机关败诉率为13.32%,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仅有205件。广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张应杰表示,集中管辖行政案件这一年来,审理“民告官”案件未受到任何干扰,不存在任何领导“过问”、“打招呼”的情况,案件都是由承办法官独立审理。

“民告官”案一成多“官”败诉
    2016年1月4日,广铁中院和广铁第一法院开始集中管辖广州市行政案件。一年来,两级法院共受理行政案件12604件,审结11735件,结案率达93.1%。据了解,与往年相比,集中管辖这一年来的行政案件总数基本持平,没有出现大起大落的“民告官”诉讼浪潮。
    集中管辖一年来,广铁两级法院共判决撤销行政行为、确认行政行为违法、责令履行法定职责等类型的案件572件,行政机关败诉率为13.32%。据悉,这低于全省行政案件去年的平均败诉率17.97%,但与广州往年行政机关败诉率基本持平,都在13%左右。分析原因,广铁中院相关负责人表示,这与广州市依法行政的水平有关,广州市的依法行政水平在全省位居前列。
行政机关“一把手”出庭应诉一年来仅205件
    据张应杰介绍,目前行政案件已占广铁中院和广铁第一法院全部案件的90.59%。行政审判的集中管辖能减少不当干扰,也有利于统一裁判尺度,实现“同案同判”。2016年,广铁中院行政案件上诉率为58.38%,基层院上诉率为37.79%,低于全省法院行政案件平均上诉率,行政判决自动履行率也达99.3% 。
值得注意的是,一年来,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案件比率较低。其中行政机关负责人在广铁第一法院出庭应诉186件,在广铁中院出庭应诉19件。对此,广铁中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作为法院应打消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的顾虑,应组织行政机关负责人到法院旁听案件,打消他们的顾虑,推动他们出庭应诉,并发出相关的司法建议书。此外,广铁法院将会及时通报“一把手”出庭率高的行政单位。
出现“滴滴打车”引发的新型行政案件
    哪些行政机关容易成为被告?据了解,一年来,以广东省省直机关、广州市行政机关案件为被告的案件共2889件,分别达9.97%、41.54%。与往年相比,“告官层级更高”,老百姓告官的胆子更大,信心更足了。
    一年来,广铁两级法院受理行政案件涉及城市拆迁、政府信息公开、环境保护、治安管理、劳动保障、计划生育、建设规划许可、证券管理等50多个行政管理领域,其中涉民生类行政案件约占总数的51.9%。此外,还出现新型行政案件,如广州近年推出一系列城市房屋限购、车辆限行、“滴滴打车”、“五类车”整治案等,已有143件。
【典型案例】
农户养猪场遭强拆,黄埔一镇政府被判赔偿31万多
    2005年9月,谢某向原九佛镇林业工作站承包果园以及果园内的养猪场。在经营养猪场期间,谢某陆续搭建了生猪棚舍和生产、生活用房。不料,2012年7月,国土部门认定谢某的养猪场为林地,其搭棚扩建属于违法用地行为。
    对此,广州市黄埔区九龙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九龙镇政府”)先后于2012年、2013年发布通告,要求生猪养殖户自行关闭或完善手续,自行清拆的,按28元/平方米标准给予补贴。2013年9月,广东省国土资源测绘院经测量后出具测绘报告,记载谢某的养猪场建筑面积5795.78平方米。
    由于谢某未在九龙镇政府规定期限内自行清拆养猪场,九龙镇政府于2013年12月6日强制拆除谢某的养猪场。遭遇强拆后,谢某不服,诉至法院。诉讼期间,谢某提供自行委托制作的资产评估报告书,证明其养猪场面积11021平方米,财产损失4540594元,其中用于养殖的设备损失69090元。该案经广州中院终审裁定,发回广州黄埔法院重审。黄埔法院一审确认九龙镇政府强拆谢某养猪场的行为违法,赔偿谢某生猪损失、其他损失共计17万元。谢某不服提起上诉。
    广铁中院二审认为,谢某的财产损失包括生猪损失、养殖场建设损失、其他财产损失等三个方面,为此改判九龙镇政府赔偿谢某各项财产损失共计319679.04元。
    经办法官指出,违法建设和违法用地应当依法处理,但不能简单、粗暴一拆了之。司法实践中,由于建筑设施已被拆除,强拆相对人很难对已经灭失的财产及其价值提供证据,故损失范围和赔偿数额的确定通常是行政赔偿案件审理的难点。 

    本文来源:《法制日报》 2017-01-17
   wc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