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以转型正义之名清算国民党实有争议

作者:刘性仁   点击量:1195

  针对民进党所提出的「促进转型正义条例草案」,外界自有不同的看法,国民党党产议题一直以来都变成选举利用的工具,尽管国民党对于党产问题历任党主席皆有不同的处理与说明,但民进党始终对此议题批评,成为催票及反国民党的利器;如今民进党全面执政,显然将刻意针对国民党党产问题进行立法,针对性十分明显,面对民进党所采取的「促进转型正义条例草案」,外界自然有可议论的空间。
 依该草案规划,将在行政院下设「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统筹规划「开放政治档案」、「清除威权象征及保存不义遗址」、「平复司法不法、还原历史真相并促进社会和解」,以及「处理不当党产」等四大任务项目,全面推动「转型正义」。这四大任务目标,究竟是处理政治还是法律问题?亦不无探讨的空间。
    「转型正义」迄今也无明确之定义,一般系指新兴民主国家如何处前期政府所犯下的侵犯人权、集体暴行或其他形式的巨大社会创伤,试图建一个较为民主、正义与和平的社会。建民主、正义与和平的社会,需要的是和解与正义以及在现实运作具有可行性的处理方式。
    「转型正义」以政治重建为目的,就必须否定国家以往的宪政体制或法制体系,透过新的制定宪政条款及法等长期运作的政治制,成立调查性组织,藉以执行真相调查、赔偿及究责等措施。否定国家以往的宪政体制或法制体系,是否妥当?况且「转型正义」探讨的重点是如何在转型的过程中寻求正义,在政治转型后,如何处理过去种种侵犯人权的行为,以达到社会和解的愿景?而正义的机制为何?应考虑甚么特定条件?甚么是真正的事实?如何在正义及和解中找寻平衡?都是本草案所必须思考的焦点。
     在「真相调查」朝野都还没有一定的共识,调查也有相当时间尚无定论,何能期待短期就能调查清楚,因为这是时代历史遗留的悬案,转型正义中探讨哪些是国民党的不当党产?党员的党费缴纳及从大陆所带来的资产难道也是不当党产吗?如何在时代脉络下界定不当党产,恐怕都有调查及认定上的困难;若连真相调查朝野都有争议,调查程序也不清楚,那么该如何处理财产返还?更遑论救济赔偿以及刑事审判等问题,因此显然在程序与真相并没有取得台湾民众集体共识前,这样处理所产生的政治斗争与司法清算疑虑将难以避免。像是823炮战、慰安妇、金门马祖战地、319枪击案及黄俊英案的真相及正义、民国38年至50年间,政府以国防理由1、廉价征收的军事用途的土地,如台北南港202兵工厂。2、低价征收却供国营事业使用的土地,如台北南港台肥厂。3、为防卫台湾致终身未娶而无子嗣的老兵等议题等议题,恐怕也必须一并处理。
     对此草案首先,针对「促进转型正义条例草案」,如果只是框架性的立法,不具有法效果,那么意义不大;若以自由民主宪政秩序为由,何以忽略日本投降后留下的资产也被台湾民间强制占有的事实,而只针对国民党党产及蒋中正父子,明显违反现代法治国的原则。
     其次,不需要先搞一个「促进转型正义条例草案」再来一个《不当党产处理条例》,大可一次性的处理国民党党产及认为一切不正义的行为,而不需要透过日夜凌迟的方式来处理。何况台湾目前已有台湾有「国家赔偿法」、「刑事补偿法」、「二二八事件处理及赔偿条例」等关于转型正义法律,转型正义在台已经推动行之有年,解决处理威权时期的不正义行为;何须又再以「促进转型正义条例草案」之框架式立法,那这些既有的法律又算甚么?,
     再者,一部法律中即使是框架式的立法,也实在不宜出现太多不确定的概念,真相是甚么需要调查,调查的程序是甚么?何种方式也都不清楚,怎么能够先有靶心再射箭?
     另外,在行政院下设具有实际职权的独立机关「促转会」,负责调查历史真相,并推动相关立法,何以民进党在掌握行政及立法绝对优势另外搞一个促转会来调查真相?非但破坏权力分立原则,立法的空白授权将使促转会权限不受节制,「促转会」认定的事项亦可无所不包;「促转会」的职权与权限重要性已经超越非常设性的任务型编制,而不受行政院组织法之限制,也难杜悠悠之口。促转会独立机关设置的前提是立法部门不信任行政部门,所以要用特殊的方式来回避行政指挥,更必须要借鉴避免像NCC所产生的问题,因此促转会实无必要。
     又如「开放政治档案」之促转条例与档案法之间的冲突时,何者应优先适用?国民党党史馆资料公开但何者属于「政治档案」?况且国民党作为社团法人其档案本来就属于国民党私产?如何处理私产问题?「促转会」得指派、调用或聘雇适当人员兼充研究或办事人员,行政机关不得拒绝促转会所欲调用人员,对于公务人员任用法与人事稳定,无疑也是一项挑战。
     民进党认为当时情治人员滥权逮捕,却在今日使用情治人员所生出之档案来证明当时的不正义,这难道不矛盾吗;国民党当时的陆工会为国家做了许多事,有些人现在还健在,如果依「促进转型正义条例草案」或许这些人将有暴露所引发生命财产上安全的威胁,我们要避免造成今日的不正义。
      总之,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经验,有不同的历史及时空背景,民主也非靠单一指标来决定是倒退或是进步,就如同人权的判断一样;因此其他国家的经验及处理方式,台湾可以参考与思考,但不能全盘移植,毕竟历史的复杂性很难一概而论。
     民进党欲以转型正义之名行清算斗争之实不仅破坏过去法秩序的安定性针对特定政党立法亦违反平等原则侵害国民党人财产违反财产权保障当立法木的与手段不符则违反比例原则否定当时法制违反法律安定性原则以转型正义为名的促转条例内容不明确亦违反法律明确性原则等,故民进党欲以法律之名清算国民党行去中之实,实有可议的空间。
     更困难的是,促转条例究竟应当如何处理后续问题?处理到何种程度?把有关两蒋的纪念性标志全部消灭会不会造成另一种的暴力?任何正反讨论都具有存在的必要,都是一种自由讨论的空间;透过立法来抹杀讨论的空间,恐怕也不是最好的方式。
     民进党若欲处理党产问题,一可透过修宪或制宪将权力分立与机关权责厘清;二可透过提交大法官会议来处理;三可以发挥既有的「国家人权委员会」功能而取代体制外的「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正义与和解需要时间与衡平裁量,处理具有争议性朝野问题,此时此刻,台湾需要团结共同面对各项问题时,实不宜朝野继续对立,社会更加分裂,这对台湾并非最有利的选择。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