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从电信诈骗看《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

作者:刘性仁   点击量:827

近来台湾在世界各地从事电信诈骗行为之犯罪者频频被破获,已对台湾整体形象及台湾是非观感产生严重的伤害,我们除了感到羞愧及遗憾外,必须帮理不帮亲,检讨所引发之一切后续问题,更对于两岸司法互助的未来,感到相当忧心,对于《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及所涉及相关刑事法律刑期过轻的情况,进行全盘的检视与探讨。

对于受害者所造成的伤害,无论是否为台湾人或是大陆人或是其他国家人民,我们都应该感同身受,同心谴责这些泯灭良心、价值观错乱、贪图享受的犯罪者,然而受害对象由于涉及到大陆,破获国家又频频将犯罪者送往中国大陆接受调查与厘清真相,使得台湾有心政客及媒体名嘴,炒作成为反中民粹、批罗打马,更对于两岸司法互助之价值性的抹灭,在单方想法下,甚至成为魔鬼的辩护人与受害者的帮凶;无论从程序面或是实质面,都已经严重伤害台湾整体的形象,法务部长罗莹雪新闻稿中点出残忍的事实。

法务部长罗莹雪强调,这是一个在朝在野大家通力合作的方式,她真的很不希望,台湾一堆口水把真的需要细心努力去处里的事情搅的一团乱七八糟,现在搅局的人,可能就要面对这个局,自己去怎么解决;她一直很担心台湾一堆反中的言论,会使得大陆那边一直想把时间延后。

对于卷证的移送缓慢,造成纵放电信诈骗犯产生捉放曹结果之批评,确实可以检讨;但批评者当初对于两岸司法互助,究竟有投多大的祝福与心力,实不无疑问;中国大陆对于电信诈骗犯罪有权调查是否有同伙之权利,大陆司法处理程序及方式,批评者也在所不问;对于许多被诈骗的受害者来说,他们的公道与正义也刻意地忽略;台湾对于诈骗行为刑度的轻微及对于程序及证据的坚持,突然变成包庇犯罪者的温床,这样的说法其实对台湾并不公平;但对批评者而言,因为受害者多为大陆人,批评者缺乏将心比心的体谅,使得很多的批评与质疑,缺少了是非与人道关怀。

事实上,两岸两会在2009426日签署《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迄今已有一段时间,过去也有十分成功的合作案例,目前海峡两岸对于刑事犯罪有相互协助之例,例如诈欺、毒品…等相关刑事案件上,两岸纷纷进行司法互助;该协议首先针对两岸的合作范围、业务交流及联系主体做出了规定,协议中提到两岸在(一)共同打击犯罪;(二)送达文书;(三)调查取证;(四)认可及执行民事裁判与仲裁判断(仲裁裁决);(五)接返(移管)受刑事裁判确定人(被判刑人);(六)双方同意之其他合作事项进行合作。并且两岸双方同意业务主管部门人员进行定期工作会晤、人员互访与业务培训合作,交流双方制度规范、裁判文书及其它相关信息;使两岸双方能够保持业务往来及交流,并透过两会进行联系。

《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不仅建立机制与构建交流和研究平台,确立合作原则及合作范围,当一方认为涉嫌犯罪,另一方认为未涉嫌犯罪但有重大社会危害,得经双方同意,个案协助等事项都在两岸共同打击犯罪之列,此为落实法定及法律保留原则,一方面行为之处罚有法明文规定;另一方面针对这些不同的犯罪型态进行规范及两岸合作,可以确保两岸社会安宁。

当然两岸打击犯罪范围,是以「全面合作,重点打击」为主要策略,且《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中,双方同意采取措施共同打击双方均认为涉嫌犯罪的行为,不但明确对于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原则,同时可以对于两岸间未来可能遇到的冲突进行说明,对于两岸共同打击犯罪行为进行有效确认。

此次台湾对于卷证部分,因移交过慢导致必须释放从马国遣返回台的诈欺犯,《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中对于文书的送达、取证调查、罪赃移交、裁判的认可、罪犯的移交及人道探视皆属于两岸司法互助内容。但大陆当局对于文书送达等亦有一定的程序,如何使双方更能熟悉相关法律及程序便是日后交流的重点。

另外,两岸双方同意交换涉及犯罪有关情资,协助缉捕、遣返刑事犯与刑事嫌疑犯,并于必要时合作协查、侦办。其主要侦查范围为协助交换有关或涉及犯罪情资、协助缉捕刑事犯与嫌疑犯、遣返刑事犯与嫌疑犯及必要时合作。这类司法协查与侦办有助于案件的侦破与刑事的查缉,对于两岸来说,格外显得重要。

对于《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受请求方已对遣返对象进行司法程序者,得于程序终结后遣返;且受请求方认为有重大关切利益等特殊情形者,得视情决定遣返;非经受请求方同意,请求方不得对遣返对象追诉遣返请求以外的行为,由此可以看出,两岸遣返制度已针对价值及现实情况做出合情合理的安排,在规范面具备但在落实及相互理解上有精进的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两岸司法互助不予协助部分,根据《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第15项中予以清楚的规范。双方同意因请求内容不符合己方规定或执行请求将损害己方公共秩序或善良风俗等情形,得不予协助,并向对方说明;对于司法互助中保密义务,《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第16项中亦指出双方同意对请求协助与执行请求的相关数据予以保密。但依请求目的使用者,不在此限。对于两岸司法互助亦有限制用途;,两岸双方同意依本协议请求及协助提供之证据数据、司法文书及其它数据,不要求任何形式之证明。

《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这个明确的规范使两岸司法在互动过程中得到了依循,民众更具有可预见性。但在双方执行上确实还有努力的空间,《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之诸多内容,透过这次电信诈骗案必须随着社会环境的变迁及两岸情势和犯罪型态的改变而做出调整。

《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有其时代的意义与价值,它提供两岸在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中的相关规范,使具体适用在两岸任何个案中都有了凭据。它的目的当然是确保海峡两岸人民的权益,维护两岸交流秩序,更重要的是维持两岸社会和谐及有效处理因两岸密切交往所带来之各项问题。然而随着社会变化快速及犯罪型态推陈出新,从《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也提供我们了解台湾方面对于诈欺的刑度实在太低,故并没有达成吓阻的效果,这是从此次事件中台湾必须得到的启发。

总之,电信诈骗行为已经十分严重,台湾方面必须早日找出对待这类诈骗惯犯之有效方式,如何在社会期待与司法人权之间,取得一个平衡,台湾必须将心比心,多想想受害者,台湾社会不能理盲,必须提高诈欺刑度,更不能遇到大陆就转弯,更应当充分认识蔡英文政府未来在两岸司法互助协议中的角色及态度,希望两岸在司法互助上能够充分发挥加乘效益,使犯罪者无所遁形。两岸司法互助及共同打击犯罪在执行面上,尚有努力的空间,未来的挑战尚多,特别是在蔡英文政府与大陆当局缺乏共识及互信基础下,《海峡两岸共同打击犯罪及司法互助协议》有需要检讨及修正的必要,期盼我们能真正落实人权保障,对于受害者给予一个交代,从而缔造两岸安定和谐的社会。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