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香港不应该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

作者:李晓兵    点击量:593

《圣经·新约全书》记载,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之后第三天身体复活,这一天后来被称为主复活日,即复活节(Easter)。作为纪念耶稣基督复活的日子,象征重生与希望,现在已成为西方社会最为重大的节日之一。今年的复活节是三月二十七日,然而,就在复活节前的这个星期的第一天、三月二十二日,布鲁塞尔扎芬特姆机场和欧盟总部附近的地铁站,先后发生两起重大的恐怖爆炸袭击,随后扎芬特姆机场和布鲁塞尔的所有地铁站立即关闭,多趟开往布鲁塞尔的国际列车包括连接英、法和比的“欧洲之星”也告停运,而仅仅在这几天之前,去年十一月份发生在巴黎恐怖袭击案的主犯萨拉赫·阿卜杜勒—萨拉姆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被生擒活捉。

应对恐袭 香港输星洲

作为欧盟和北约总部的所在地,布鲁塞尔有欧洲首都之称,是西方政治、军事中心的标志和象征。这次布鲁塞尔恐怖袭击惊醒了整个欧洲,让正在享受春风和煦和阳光灿烂的人们一下子陷入了巨大恐惧和惊慌失措之中。这一天的连环爆炸也震惊了整个西方世界,让各国又一次绷紧了放松的神经。法国随之关闭了与比利时的边境,在全国增派一千六百名警察维持治安,以防止出现类似连环恐袭,铁路公司则加强了巴黎北站的安保措施。

布鲁塞尔的爆炸意味恐怖主义的梦魇还没有从欧洲离去,它似乎像一只幽灵一样在这块曾经安宁祥和的土地上游荡。同时,恶性的恐怖袭击则反应出当下欧洲国家社会治理的困境,也暴露出西方社会在解决移民、种族和宗教问题和政策上的局限性。面对日益复杂的社会环境和政经形势,以选举为中心的西方民主实践和司法中心主义的法治实践模式,无法有效应对和解决当下的社会治理难题,以西方主流价值观所主导的世界无力铲除恐怖主义存在的土壤,也不能根治恐怖袭击在世界范围内蔓延。屡屡发生的恐怖袭击让西方社会陷入深深的自责和反思之中。

在布鲁塞尔遭遇恐怖袭击之后,远在亚洲的新加坡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作为东方的国际金融中心,同时也是区域交通枢纽,跨国企业和机构总部云集,各类国际会议频频举办,加上覆杂的种族和宗教关系,让新加坡很容易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的目标。总理李显龙就在其“脸谱”上表示:布鲁塞尔发生的恐怖袭击再一次让我们感觉到恐怖主义的威胁……面对严峻的安全形势,新加坡的内政部长尚穆根更是提出了“三管齐下”的应对方案:一是要强化警察部队应对;二是要加强公共区域安保;三是要启动全民防恐计划。

同样作为东方国际金融中心和自由港的香港,人员、资金和物品的流动高度自由频繁,当下也日益面临严峻的社会治理环境,特别是今年春节大年初一晚上爆发的“旺角暴乱”,更是让人对香港特区的应急处置措施和反应能力表示担忧。针对布鲁塞尔连环恐怖袭击,特区保安局决定对比利时发出黄色外游警示,为了安全起见,香港多个旅行社取消了到布鲁塞尔游览的安排。但与新加坡相比,香港特区的防范措施显然是不够的。

特别是,当前的香港正值社会矛盾累积高发期,本土主义思潮甚嚣尘上,“港独”主张沸沸扬扬,人心浮动,本土激进势力野蛮成长,恶意挑动不同社群之间仇恨情绪、激化社会矛盾已渐成气候,香港社会环境和政治生态日趋复杂。唯一可以引为自豪的是香港警队的有效执法,让香港得以维持“全球最安全的城市”的美誉,二〇一五年更是在“全球最安全的城市”评比中位居前列。但特区司法机构在近两年对在暴力政治中以身试法者给予轻判,让法律的震慑效果大打折扣,这等于是变相鼓励更多暴力行为,会让激进分子更加有恃无恐。在对待城市安全这一重大问题上,当政者绝不可以采取姑息养奸、纵虎为患的绥靖主义政策和立场。希望以纵容、牺牲和息事宁人的方式求得一时的平安宁静,这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对于香港特区的当政者来说,在其位就要谋其政,身居高位不仅仅意味?权力,更意味?一种责任和担当。在大是大非面前,要以对香港未来负责的勇气和智慧,该做的事情就要力排众议、说服众人、勇于担当和作为。在众人未能接受之前要能够面对和忍受民众的非议,即便暂时背上“历史骂名”,也不应该摇摆骑墙、投机获利,避免助长社会暗流涌动,到头来自吞苦果。

势态严峻 遏恐不能迟

作为中国的一个高度自治的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区政府对于维护当地的社会治安和正常的社会秩序有?特殊而重大的责任,同时,也有与中央政府相互协调、共同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义务。香港特区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然而至今为止,这一条法律的规定仍然未能通过香港立法机关的立法转化为本地法律规则,这对于特别行政区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制度漏洞和安全隐患。没有这样的一部在香港守护本土国家安全的法律出台和实施,香港本土的激进势力和“港独”势力的行为就会缺少底线约束,给国家安全开了一个大大的“天窗”,香港本土安全也完全暴露在激进势力和恐怖主义的力量的射程之内。如果不及时补上,这对于实现香港社会秩序稳定的基本目标来说,无疑是一个最为重大的威胁。

在今天日益动荡不安的世界上,香港如果继续想当然地、安然放心地做一个不设防的城市,这样的想法无疑是太幼稚和简单。香港特区政府在履行基本法所规定的宪制性责任方面应该积极作为,完善相关治理措施,完成相关立法活动,为香港这座“全球最安全的城市”增加一道安全的防线。亡羊补牢,犹未迟也。果如此,这无疑将是香港之福,也真正成就香港和平、安全、繁荣、稳定的坚实之基。
BBC 原载《大公报》2016-0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