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众参与

中央部门决算公开增加两张表 三公经费账本更细化

点击量:1473

      中央部门决算公开增加两张表
  新预算法要求得到落实“其他支出”太多仍难监督
  本报记者辛红万静
  一年一度的部门决算公开7月17日起拉开帷幕。这是新预算法实施后第一次部门决算公开。专家认为,此次公开有两大进步:首次对财政拨款按经济分类公开;首次公开政府采购及机关运行经费、国有资产占用情况。
  专家同时指出,决算报告要让更多的普通人看得明白,必须加大项目支出和“其他”支出的公开力度。
  首次按经济分类公开
  从各部门公开的信息看,此次公开都从以往的6张表增加至8张表,增加了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支出决算表和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基本支出决算表。
  其中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基本支出决算表公开了部门按经济分类的基本支出情况。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邓淑莲介绍,以前,部门预算支出都是按功能分类,如外交支出、国防支出、科学技术支出等等。今年开始实施的新预算法规定,本级一般公共 预算支出除了要按照功能分类编列外,也要按其经济性质分类,基本支出应当编列到款,与功能分类相比,经济分类能明确说明钱是怎么花的。
  比如每 个部门的财政拨款基本支出都公开了工资福利支出、商品和服务支出、对个人和家庭的补助以及其他资本性支出情况。其中,工资福利支出中公开了基本工资、津贴 补贴、奖金、社会保障缴费、伙食补助费、绩效工资、其他工资福利支出;商品和服务支出列明办公费、印刷费、咨询费、手续费、水费、电费、会议费、培训费 等。
  “会议费、培训费等行政经费以及政府采购信息等,都是社会上非常关注的政府支出内容,也是对政府花钱质疑比较多的地方。”中国政法大学王敬波教授说,从个中央部门晒出的决算报告中可以看出,大部分中央部门已经做到了对会议费等日常行政经费的公开要求。
  此次公开还按照新预算法规定,就机关运行经费的安排使用情况等重点事项作了说明。
  比如文化部2014年度机关运行经费支出7401.85万元,比2013年减少1912.38万元,降低20.53%。主要原因是2013年集中清理了驻外文化机构外币存款的汇总损益。其他大部分部门机关运行经费略有上涨,主要原因是办公费用价格上涨。
  三公经费账本更加细化
   相比往年,今年部门“三公”经费账本更加细化,经费注释说明也更加详细。翻看中央部门的决算表发现,在“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三公’经费支出决算表” 中,分2014年预算数、2014年决算数两大部分,方便进行比对。值得注意的是,在以往公开出国(境)团组及人次、公务用车购置数及保有量的基础上,首 次公开公务接待费相关的批次及人数。比如,农业部公布其去年公务接待费为929.87万元。其中,外事接待支出331.76万元,共接待426批次、 3075人次;国内公务接待支出598.11万元,共接待7150批次、55598人次。
  此外,2014年公车改革的推进带来了公车费用的减少。如国家工商总局,去年公车经费实际支出504.49万元,比预算减少了33.92万元,而且全部都是养车费用,购车费用为零。
  随着“三公”经费的严格管控,2014年中央部门支出再次下降,合计58.8亿元,比上年下降16.2%。
  对此,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认为,2014年中央各部门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要求,在压缩甚至取消部分出国(境)团组、实施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加强公务用车管理、规范公务接待活动等方面采取了有效措施,这些都是“三公”经费下降较多的原因。
  项目支出仍是雾里看花
  虽然此次公开力度较往年有了明显进步,但是业内专家表示,仍然与人们的期待有距离。
  在邓淑莲看来,财政预算要做到真正公开透明还需要公布几张表:一是部门所有收入支出经济分类信息表。目前只公布了一般公共预算财政拨款基本支出经济分类信息。其他收入比如事业收入、经营收入、附属单位上缴收入等虽有公开,但支出情况并不清楚。
   二是部门财政拨款的基本支出已经公开,但是项目支出只有总数,没有细化。邓淑莲告诉记者,项目支出的公开非常重要。比如商务部年度支出201.2亿元 中,基本支出占10.3亿元,项目支出占190.8亿元,可以说,项目支出占了年度支出的大头。一个部门它有什么职责,按照职责定了哪些项目,这些项目花 了多少钱,是否是必须的、合理的?每一个项目的预决算情况如何?钱花在人工上还是差旅、基建上,类似疑问必须公开每一个项目才能让人们看得更清楚。
   北京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刘剑文教授也有相同感受。刘剑文指出,“三公”经费决算数据账单中,大多数部门在“因公出国(境)”费用的解释说明中提供三 部分内容——“去了多少人”、“去了哪里”和“干了什么”,这样的内容显然有些笼统,为何出国考察,考察期间活动安排等这些都没有。再比如公车方面,各部 门只列出了公车保有数量以及每台车的平均运行维护费用,具体到什么车型以及新购置车辆数等没有。
  三是部门决算中的“其他”项目占比较多,需要细化。
   比如国家体育总局有一项3.63亿元的“其他体育支出”,这项支出中只公布基本支出1.66亿元,项目支出1.9亿元,经营支出566万元,资金使用是 否合理完全看不出来。商务部“其他工资福利支出”162.88万元,“其他交通费用”1366.8万元,“其他商品和服务支出”435.69万元,“其他 对个人和家庭的补助支出”3889.9万元,“其他资本性支出”93.96万元,也完全不明所以。
  四是部门的基本数据表应该公开,包括人员情况、资产情况。如有多少在编人员、多少退休人员、办公楼面积等。邓淑莲说,只有公开这些基本情况,才能判断经费是否合理。
   刘剑文也认为一些该公布的没有公布。比如首次亮相的工资福利,近百个中央部门公开了部门职能、部门决算单位和人员构成,具体到有编制的多少人,部门的编 制多少人、退休人员多少、在职多少、临时工多少、办公楼的面积是多少,这些都看不到。没有这些做参考,公众怎么知道工资福利支出是多了还是少了?是合理还 是不合理?
  寄望预算法条例细化规定
  尽管财政预算公开的力度在逐年加大,但是要让老百姓(64.29, 0.40, 0.63%)明白钱花在哪里,业内人士认为,归根结底是完善法律法规。
  事实上,在新预算法中,对于预算公开的规定只有一条,即该法第十四条。除了对预决算公开的时间予以明确外,还规定了“部门预算、决算中机关运行经费的安排、使用情况等重要事项”要作出说明,“各级政府、各部门、各单位应当将政府采购的情况及时向社会公开”。
  “各部门虽然都按照新预算法的要求进行了公开,但公开的程度并不能满足公众监督的需要,主要原因是法律的强制要求不够细。”邓淑莲说。
  而按照正在征求意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预算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规定,“部门预算、决算应当公开基本支出和项目支出。部门预算、决算支出应当按其功能分类公开到项,按其经济性质分类公开到款”,这一状况或有所改观。
   公共预算观察志愿者吴君亮告诉记者,财政预算公开整体而言,在逐步改进。目前广州的财政预决算公开不仅公开了编制内外的人数,还对本级和下级的人数进行 了区分,中央部门也在人员、项目方面存在类似的情况,若按照预算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规定细化到款、项,透明度会大大增加。

  本文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20150721/06592274675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