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聚焦港澳92:中央在香港言必称《基本法》

作者:陈端洪   点击量:1601

中评社香港4月13日电(记者 黄博宁)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端洪昨日在出席香港城市大学的基本法论坛时表示,中央对港绝对力行宪政,因为中央希望香港政治能依法进行,不是无序政治、街头政治。中央在香港“口必称基本法”,所有工作都围绕基本法展开,严格遵循法律逻辑,程度甚至远远超过在内地。如果中央在内地能表现同样的精神,国家的进步“了不得”。

陈端洪说,中央与香港实际上是“中央政治宪政主义”与香港的“政治宪政主义”、“司法宪政主义”之间的蓄突。

陈端洪说,由于香港有司法终审权,中央层面的基本法问题只有政治解决的途经。有人大常委会、中央人民政府、全国人大叁种方式。

其一,全国人大常委会虽有对个案解释基本法的权力,本质上是司法权,但没有严格的法律制度,如是否开听证会,当事人是否可申诉。政治解决有内部保密、灵活机动的优点,但缺少公开、对峙、法定主义的要素。人大常委会的解释也没有严格的司法文书格式,逻辑带有法律推力和政治判断双重色彩,与普通法推理区别很大,普通法背景的律师读起来不习惯。

其二,全国人大常委会还拥有若干决定权。据基本法17条的立法备案制度,如全国人大常委会认为其不符合中央和香港特区关?的立法条款,被发回法律即失效。目前为止,这项权利仍然是“懒细胞”,一旦启动,则可发展出违宪审查机制。

其叁,基本法规定中央人民政府的若干项管治权力。从政治的观点看,行政机关履行基本法也是实施基本法,过程亦涉及对基本法的相应解释。除了港人熟悉的外交国防权力,还有对行政长官的任命、宣?进入紧急状态等共8项权力。

其四,除了对基本法制定、修改的权力,基本法没有更多关于全国人大的论述。然而,就此认为“全国人大没有监督基本法实施权力”的论述是荒谬的。全国人大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一切权力的水库,是管治香港各项权利的总闸门。

其五,关于白皮书。去年关于香港问题的白皮书出台后,引起轩然大波。其中一个问题,白皮书是什么性质的文件?有人认为,发?白皮书的国新办只是国务院的机构,职权?围只涵盖国务事项,不包括全国人大常委的工作。实际上,应该理解为是代表国家或中央发?的全面性文件,其写法本身包含国家主权和中央的全面管治权。

有人问,如果白皮书不是决定或指令,是否有约束力?从法律的观点看很难论证。如果从政治的眼光看,则无疑是中央的意思,对“一国两制”方针进行政治性的解释,是政治宪政主义的技术,有独特的使用价值。

本文来源:http://123.57.252.80/view-319.aspx


lwz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