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法讲坛

日本修宪导致国民立场分化

作者:户江波二   点击量:2275

4月2日,日本众议院宪法审查会召开今年首次会议,就修宪条目展开讨论。同日,日本护宪团体召开记者会,拟在5月3日日本宪法日举行大规模抗议活动,反对安倍政府修宪。近期,日本著名宪法学家、早稻田大学教授户波江二应北京大学张千帆教授邀请来北大做客第13期博雅公法论坛,主讲日本修宪的来龙去脉以及各方态度和主张。户波江二教授认为,日本修宪问题反映的是民族主义和立宪主义的冲突,现行宪法是建立在民主自由和平的基础上的,尤其体现在第九条的放弃战争权以及相关保障条款,但朝鲜战争、政党统和、日美安保协议、苏联解体等历史事件推动了修宪的呼声。修宪派和护宪派在战争与和平的宪法原则、自卫队、天皇地位上发生分裂,但修宪需要绝对多数,国民尚无法达成共识。

以下是演讲内容整理:

日本存在修宪派和护宪派,我们护宪派希望反省战争

我这次接受张千帆教授和北大法学院的邀请来做讲座。在中国关于日本的安倍内阁基于保守主义和国家主义的态度想要修改日本宪法的动向,大家可能在新闻的报道上都有所耳闻,我今天讲的内容其实也是针对这一条线索来讲,有很多内容大家之前已经知道了,如果有一些重复的话,希望大家能够谅解。

曾有中国学生向我提问:日本对二战之中发生的侵略问题到底怎么看?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尖锐的提问。日本宪法学家,包括很多很有良知的公民,包括我在内,大家对战争行为都感到痛心,也有深刻的反省。但是现在日本的主流政治环境却并不是这样的。关于日本宪法有两个派别,一个是修宪派,一个是包括我在内的护宪派,护宪派主要是反省战争,如何更好地利用现在的日本宪法做出更大的贡献等方面进行活动。

在欧美,立宪主义已经取得了对民族主义的胜利

首先我讲的是民族主义和立宪主义在日本的对立和发展。在早期的欧洲一开始并没有宪法学,而是“国家学”,当时国家学的主要研究是“国家是什么”,要先弄清楚这个问题。所以当时的主流看法是国家作为一个统治机构,当时的国家主义也是基于国家如何进行统治的问题而展开的讨论。

18世纪末以后,近现代革命就导致上面思维的转变,统治结构也发生了变化,逐渐树立起了国民主权以及立宪主义或者宪政主义的意识。根据这些学说,大家认为应该规定好国家的基本秩序,然后限制国家的权力,并且维护公民的权利和自由,这些应该是宪法所应有的基本功能。

在当时的欧洲由于民族主义的上升,逐渐出现了“民族国家”这种概念,这里就要考虑到民族主义的概念以及民族主义和立宪主义是不是会发生一定的对立问题。相对民族主义而言,立宪主义、宪政主义赢得了这次理论的胜利,也就是说应该基于宪法的架构限制国家的权力或者限制国家主义。

作为民族主义和立宪主义融合的结果,就是产生了“国家宪法作为国家基本法”的地位得到确立,纵观欧美近现代史大家可以看到,美国是一个典型,在它立国的时候就有美国宪法,美国在国家和宪法统一的基础上发展至今。法国也这样。德国虽然曾经发生了法西斯主义,但在二战结束之后,去彻底反省战争、维护和平,这在他们国家的《基本法》中有体现。关于中国的民族主义和立宪主义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想大家比我更清楚,所以希望大家考虑这个问题得出自己的答案。关于日本的民族主义和立宪主义产生了矛盾冲突的状态,我接下来会进行详细的介绍。

日本的民族主义和立宪主义冲突体现在修宪问题上

说到民族主义,虽然是民族主义也分好的民族主义和坏的民族主义,好的民族主义如中国和韩国,在近代化过程当中,为了争取国家主权和民族独立,为此不断做出贡献,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例子。但是日本在这方面没有做得特别好,因为日本的民族主义有一些特点,从古代延续到至今难以割舍的、对这个国家独特的一种保守主义,因为这些保守主义的存在,导致日本民族主义盛行。日本的民族主义和立宪主义的冲突集中体现在日本国宪法是否要修改的问题上。

战后日本宪法是优秀的符合立宪主义的宪法,是经过帝国会议通过的,但反对派认为是美国强加的。

下面看一下日本战后的宪法。这是1947年施行的,跟过去传统发生了割裂,基于自由、民主、和平等原则制定的一部优秀的、符合立宪主义的宪法。这部新的宪法一个根本特点是否认战前旧的宪法,具体表现在两点:一是否认战前天皇制统治的国家结构形式,以保障人权和民主主义作为它的基础。二是从战前的军国主义对亚洲各国的侵略行为当中我们要进行深刻的反省,要立足于和平主义。

这部日本国宪法也有弱点或缺点,主要体现在当初草案是由以美国为首的盟军(占领军)制定的,并不是由日本国民制定的,可能当初日本并不存在有一个民主的形式而制定出一部宪法可能性。这部宪法草案虽然是由美国占领军(盟军)制定的,但是还是经过了最后一次日本帝国1946年议会审议通过,最后在1947年5月3日正式施行。

关于这部宪法的制定,当初受到很多人的批判和反对,主要以一些保守主义的政客代表,他们认为基于战前的天皇统治,以及他们所谓的战争正义性等角度批判了这部今日宪法,所以他们提出的观点是——这部宪法是美国人强加在我们头上的,我们自己应该制定宪法,美国占领军制定的宪法是无效的。

1950年代日本政党统和,自民党独大,朝鲜战争让日本走向再军事化道路。1960年代日本爆发30万人反日美安保协议运动,但失败了,之后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修宪问题被掩盖。

特别要注意的是1955年这个年份,因为在此之前日本存在很多政党,但是这一年发生了政党的统和,绝大部分保守政党融合成了现在的自由民主党(自民党),大部分同情社会主义的社会政党、左派政党融合成了社会党,名义上算是成为了两党制,但是其实大家也知道,在那以后自民党一直把持日本政权,所以与其说是1:1的两党制,还不如说是1:0.5的两党制。

1950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这一年爆发了朝鲜战争,日本发生了再军事化过程,这其实不是日本要再军事化,而是美国命令日本这么做的,在这种压力下,日本吉田首相不得不创设了“警察预备队”,警察预备队于1954年就成为日本的自卫队。50年代发生了一些重要的事情,1950年日本结束了占领状态,实现了独立。

1960年有日美安全保障协议的问题,当时发生了30万人的民众和学生为主体的反对运动,他们包围了日本官邸,这是日本史上发生的最大一次反对性运动。当时时任首相也就是现在安倍晋三首相的爷爷岸信介(是战犯),在他的强行统治下导致这次的反对运动失败,日美保障协议最终得到延长,这是在当时最严重的一场关于宪法修改的斗争。 

1960年到1990年年代,日本时代特征是转向经济发展。日本经济高速发展,关于宪法修改的问题并没有放到政治台面上讲——从另一个角度,应该说是自民党作为执政党没有把这个话题放在政治台面上,而不是说这个问题并不存在。

苏联解体后,日本社会党解体,政权一直牢牢掌握在主张修宪的自民党手中

其实在日本的政治结构当中一种非常奇怪的扭曲结构,也就是说政党与支持的理念和宪法修改问题发生了奇怪的逆转。大家知道执政党自民党全称自由民主党,对外政策是亲美的,比较支持资本主义的发展,比较支持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主义、民主主义。虽然它的名字和政策都是支持自由与民主主义的,但是关于日本国宪法,这部基于民主主义的宪法问题上,却是支持修改宪法问题,非常讽刺。

相反作为1:0.5的体制中,另外0.5另一大党同情社会主义、同情劳动民众、同情工人,包括社会党和共产党,他们被称为是劳动人民的党,主要是基于社会主义,在宪法问题上维护这一部日本国宪法,反对修改宪法。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从自民党角度来看,自民党是一个成分非常复杂的党,政治光谱上,从左到右包含了各大政治派别,应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党。安倍在其中属于保守的,虽然自民党是自由民主主义的党,但他在其中是属于保守主义的派别。这个情况在60—90年代还是存在的,所谓自民党内部政治光谱的广泛性,自民党内部存在保守派和自由派之争,由于自民党一直掌握着议会的多数,所以政权交替反映在自民党内部的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之争,首相也是在这两派之间不断地产生,没有0.5社会党派出场的份。

关于0.5社会党一直作为第一大在野党发展,但是它的势力逐渐衰竭,尤其是以1990年冷战结束、苏联解体等一系列事件为代表,社会党在日本走向了多党化和分裂化,导致它的影响力逐渐降低。之前社会党改成现在的“社民党”,现在日本议会中只有四、五个议席左右,势力非常小。其他各种复杂的政治势力,在社会党以外的势力进行了重组整合,1998年就成立了民主党,民主党就是现在日本第一大在野党。

日本宪法规定“不保持海陆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但自卫队是否违宪只有一部分宪法学家会关注。自卫权论和自卫队救灾的良好形象获得国民支持。

接下来讨论一下日本国宪法,它修改争议的焦点即第9条问题。宪法9条的内容是: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第二款是为了达到前一款的目的,不保持海陆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我在“不保持海陆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划了一条线,因为日本其实是存在自卫队,由此一直存在着一种声音——自卫队的存在是否违反宪法?关于自卫队是否违反宪法的问题,日本政府最后提出了一套自卫权论的论调,认为国家还是有一个自卫权的,为了维护自己的国家需要有最低限度的自卫力量,只要不超过这个限度,认为就是不违反宪法第9条的。应该说这个说明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起到了作用,1990年代以后合宪性问题就不再作为问题进行讨论了。90年代之前修改宪法没有成为问题,原因之一就是政府的自卫权论调,第二是自民党避免把修改宪法作为一个议题提出来,因为修改宪法需要得到2/3以上的议员发动,但是没有达到2/3的多数就不敢提。

演变到现在,关于宪法第9条和自卫队问题,几乎只有在一部分宪法学家中成为一个问题,在社会上并没有成为广泛的问题。反观自卫队在救灾问题上有一定的功绩,导致日本国民对自卫队比较支持。后来这个问题也发生了变化,从自卫队是否符合宪法转为自卫队能否派到海外去进行战争的问题。这个问题当初在海湾战争日本是不是派自卫队去伊拉克而引发的。关于这个问题,当时日本政府的解释是,日本这部宪法并没有否定日本所谓集体自卫权,不是说集体自卫权不存在,而是说日本不遭受侵略,行使自卫权是否遭到禁止。那时候的日本并没有遭到侵略,所以这种行为应该禁止。

日本内阁法工委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但外务省积极推动并主张向海外派兵

关于日本没有遭受侵略的情况下无法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提法,具体是由日本内阁府一个机构提出来的(这个机构相当于中国的全国人大法工委),由它来具体审查法案以及内部的法律问题。日本自民党受制于它非常深,直到去年安倍内阁通过了内阁决定的形式,对这条解释进行了变更。内阁府的法工委虽然认为应该禁止行使集体自卫权,但近年推动集体自卫权行使方面主要是日本的外务省,外务省认为应该在国际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应该向海外派兵,在安理会担任常任理事国。受到这些鼓动,安倍政权在这个问题上更加起劲了。 

1990年代是修宪问题的转折点,修宪口号从反对美国强加到日本应为国际做贡献。

接下来聊一聊90年代以后的宪法修改论调。我刚才已经提到过,1990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包括冷战结束以及日本内部政党结构发生变化,这导致社会主义思潮后退,也没有使立宪主义得到强化,而是削弱了立宪主义,反而加强了日本保守主义的思潮。刚才说了两个原因,第三点原因就是前面提到的海湾战争和以致引发的日本“维和法”的制定问题,产生了自卫队能否派到国外的争论。第四点就是日本泡沫经济的崩溃,日本经济长期陷入萧条,导致政治上的停滞以及要把国家强化的作用的思潮抬头。第五点是日本媒体结构的变化,日本媒体传统上持批判政府、怀疑政府的态度,但是1994年《读卖新闻》以提出一条修宪案为契机,《读卖新闻》转为拥护政府,还有更加右派的《产经新闻》。对于这个情况,传统上支持维护宪法的《朝日新闻》和《每日新闻》提出了非常严重的反对。可以说,这个时候的媒体层面也发生了非常尖锐的对立。

关于修宪的口号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战后初期提出的口号就是废除强加于日本人头上的宪法,作为相对新型的口号就是认为日本国宪法已经更累了,该改一改、歇一歇。现在最新的提法是应该通过宪法修正,让日本能在国际上做出更大的贡献。实质没有变化,但是口号发生了很大的嬗变。

修宪派主张:将自卫队变成国防军;让天皇成为元首,强调爱国和公民义务,肯定日本发动的战争。

进入二十一世纪,修改日本宪法进入正式的议事日程。第一点就是在2000年的时候,日本上下议院也就是众议院、参议院各自设置了宪法调查会的组织,名义上要调查宪法的情况,其实是为修改宪法做出布局。从政党的情况来看,2000年自民党是小泉政权,2006年是第一次安倍政权,在安倍执政期间,日本完成了《教育基本法》修改以及《公投法》的修改,《公投法》就是为了修改宪法而准备的。2009年事情有了转机,2009年的民主党由在野党跃为第一大党,夺取了政权,但是由于民主党政策混乱以及内部派阀分裂,以及因为2011年3月11日东日本大地震,导致民主党的民众支持率不断下降,2012年败给了自民党,自民党再次执政,安倍再次上台。2012年持续至今的第二次和第三次安倍政权,吸取之前失去政权的教训,在经济上和政治上支持率越来高,议席一直保持在300左右。但在修改宪法方面,保守主义仍然没有变化,积极地做着各种准备。具体来看,这些修宪主义的人到底持什么样的主张?第一点是刚才提到宪法第9条的修改,正式把日本自卫队成为日本的军队,成为国防军。第二是不仅要修改宪法第9条,而且通过建造新的日本的方式,对宪法整体进行修改,其中尤其要强调日本的文化、传统,强化爱国心,让天皇成为元首,最后强调公民的义务。  

关于具体修改宪法是怎样体现的保守主义的?在这份提纲最后一页,自民党宪法修正草案2014年10月版,我这里列了一些,比方说认为日本国有悠久的历史和固有的文化,应该将天皇作为国民统一的象征,删除战争带来的惨祸等内容,应该说保守主义成分比较浓。但是对于修改宪法也要做出客观而全面的评价,不能否认在修改宪法论调中有一些积极的作用,比如加入环境权、隐私权等新型人权,设立全国公投和地方公投等制度,包括设立宪法法院、强化地方自治,强化保障人权等措施,应该说这些有它的积极因素。但是正因为这些积极因素导致修改宪法成为非常复杂的问题。其中既有消极因素也有积极因素,不能一概而论。  

接下来谈谈哪些成为宪法问题,具体来两点。第一个问题,对于日本国宪法缺少基本的国民共识,美国、法国等欧美国家,宪法跟国家是一体化的,得到了全民的共识。但在日本宪法与其说是共识,不如说成为国民对立的象征,这是它最致命的问题之一。修改宪法主要表现有哪些?第一是对于日本的文化,传统、爱国心,以及二战之前日本发动各种各样的战争都持肯定的立场,然后将宪法第9条的修改作为修改宪法最重要的议题。  

在这里给大家提一个小的问题,但是可以非常有趣地反映宪法问题,就是关于日本的教材选定。在日本宪法学界一直将选定教材问题认为是违反宪法的,一直持反对态度。而政府其实积极地在教材选定上发挥它的作用。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二战当中日军到底是怎样进入中国的,之前的教科书一直用“侵略”两个字眼,“日军侵略中国”,但是日本政府一直持一个态度,应该修改成“日军进入了中国”,这是一个微妙的变化。大家也知道,一直由于政府的推动,有4%大概5万册左右所谓支持“日军进入中国”说法的历史教科书流入市场当中,应该说有相当一部分中学生阅读这样的教科书。可能受了这样的影响,所以有了名古屋市长提出了南京大屠杀并没有发生的论调,这是非常痛心的。

护宪派主张:拥护现行宪法的自由民主和平价值,反对修改军事条款。

相对而言我们来看一下维护宪法的主要论点,第一点是他们拥护日本国宪法的基本价值,也就是自由、民主、和平等具有普世价值的功能。第二是维持作为日本国宪法象征的第9条,因为他们之前争论,认为自卫队是合宪的,干嘛还要改,改成能够向外国派兵的方式?第三点是关于天皇制,日本民众对天皇是比较支持的,所以在维护宪法派别当中认为这一点不要去动了。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在学术当中其实值得注意,修改宪法和维护宪法分很多派别,维护宪法最强硬的是宪法一字一句不能改,有些观点认为应该支持修宪派当中的合理因素,对于环境权、人权应该加进来。我认为这种说法有道理,但会给修宪派造成一种口实,可以修改宪法,可以从加入环境权入手,之后要加什么是我的事儿,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的箭”。

日本主要政党是支持修宪的,宪法学者护宪的比例也由80%降到60%,但民间反对修宪力量还较大,安倍希望公投修宪是有疑问的。  

接下来讨论一下关于修改宪法在日本国民当中到底有怎么样的认识。日本政党,日本自民党和民主党都是支持修宪法的,反对修改宪法主要是社民党和共产党等小政党,公民党政党比较微妙,因为之前一直保持着维护宪法的传统,但是现在跟自民党联合政权,因此这个问题上是否应该跟自民党保持步调,转而采取修改宪法的态度还是值得观察的。还有一个政治派别就是近两年比较热的,即一名叫桥下彻的律师所创建的“日本维新会政党”,他曾经担任大阪府市长。他的改宪论调得到了一定民众的支持。宪法学界是怎样的?传统宪法学者当中有80%是支持维护宪法的,但是这个数字现在已经降到60%。时至今日有20%的宪法学者是支持修改宪法的,20%的年轻学者认为在这个问题上比较难以处理,所以他们没有意见。

其他一些学者其实也想修改现行的制度,但不想通过宪法的方式来完成,因为一旦开了修改宪法的口子可能后患无穷。所以他们也比较纠结,到底应不应该修改国民投票和环境权的问题。在政党层面和宪法学界层面都有非常严重的对立,但是在国民层面,一般的日本国民对这个问题并不关心,根据统计数字显示,不关心宪法修改问题的国民占60%,支持宪法修改的是25%,支持维护宪法的占15%,支持修改宪法的25%当中很大一部分是年轻人,这跟宪法学界不一样,宪法学界年轻老师对这个问题不关心,年轻的国民对这个问题是支持政府的态度。虽然表明态度的公民当中25%是支持修改宪法的,只有15%的国民支持维护宪法,但我认为这15%的势力是非常强大的,他们动机非常强,比方说以有孩子的妈妈这个阶层为例,他们非常担心以后宪法修改了,国家采取了义务征兵制,他们的孩子怎么办,所以日本女性界非常反对宪法修改问题,因为在日本修改宪法,不仅要得到2/3以上议员的发动,而且要经过国民投票、公投的认可,所以即使到了政治层面得到了通过,公投层面能不能经受住15%这部分态度非常强硬的人的考验,我认为是有问题的。现在安倍嘴上叫得非常硬,最后能不能走到公投这一步,我认为是有疑问的。应当说,今后宪法修改到底会怎么走是变幻莫测的,到底在什么时间点以什么形式提出什么内容的宪法修改,我现在也不好预测。

总结一下今天的讨论,刚才我已经反复提到了,究竟修改宪法应该要满足哪些条件:一是要确立宪法基本原则——自由、民主与和平,成为国民共识。二是反省战争和侵略的历史,限制国家主义,立志于共同发展、共同协作等方向。三是日本究竟怎么样向世界宣传这个国家的形象,究竟应该是宣传自由、民主和平呢?还是应该选择战争以及渲染自己的民族主义?四是关于今后的宪法修改,我们认为还是应该支持其中的积极因素,比如环境权、人权。如果在国民之间有非常大的争议,不应该强行修改。谢谢各位。

张千帆:非常感谢户波江二教授的精彩演讲,他给我们勾勒了一个非常清晰的图景。日本修宪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有护宪派和修宪派,护宪派与修宪派以宪法为共同的基础。我觉得有一点值得我们注意,那就是日本修宪不是执政党想修就修。修宪在任何一个国家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日本立国60多年没有修改一次。虽然是一党独大,但也是多党民主,修宪要2/3的多数,所以宪法一直稳定。目前的多党民主保证了户波江二教授讲的自由、民主还有和平。

lwzlaw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