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文荐评

《德国政党国家》导读

作者:程迈   点击量:1818

     在译者看来,目前在中国国内的宪法学研究中存在着过于重视抽象的概念、规范的解释和分析,但是对于具体的制度研究不足的情况。这种具体的制度并不限于宪政制度本身,也包括宪政制度运作的各种背景制度,例如一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甚至该国的文化本身,因为在现代国家,一部有意义的宪法并不是什么高悬天国神圣经卷,而是要在一国切实实施的法律文本。实践的制度必须与实践的环境联系才能发挥作用,这更决定了背景制度在宪政实行中的重要性。 

  当然,这种研究活动空洞化局面的形成,与中国尚缺乏有效运作的宪法审查机制有关。在要不要实行“宪政”、什么是“宪政”都会成为热点的时代,具体讨论如何实行宪政看起来似乎是过于超前的事情。正是在这种无可奈何的空洞化中,具有高度理性主义色彩、强调思辨和概念分析的德国宪法的理论和实践在中国有着强大的影响力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是对于中国这个没有超验宗教传统、政治文化务实的国家来说,要以一种纯粹思辨、纯粹精神的角度来理解包括宪法在内的法律制度,然后继续在纯粹思辨的层面上设想如何实施这种制度,以此作为宪法实施的形式,这将是一种难上加难的任务。作为倾向于更多地关注现世和现实的中国人来说,如何将纸面上的宪法真正地落实为现实中的宪法,不让理论上高大上的根本法在享受书斋中追捧的同时,在现实中却沦落为被拨去爪牙的驯虎,这也或许才是中国宪政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 

  正是在这种困局中,译者选取了讨论德国宪政甚至各国宪政中最具有争议的话题“政党国家”这本著作。本书由德国联邦政治教育中心出版,作为一个加强德国公民政治教育的超党派的独立机构,德国联邦政治教育中心出版的各种著作其目的就是为了在德国公民间推广对现代宪政民主制度基本常识的认识。作为一个背负着催生过纳粹政权这种奇耻大辱的国家,自基本法实行之初,德国的政治和法制就将自卫民主,将一个积极反思、鼓励公民认同和参与的民主制,视为德国宪政民主的基本准则。正是在这一思想背景下,本书对德国政党国家的描写和论述将最好地反映出德国宪政民主理论和实践中的现状和共识,而不会陷入太多争议陷阱,对于通常缺乏背景知识的外国读者来说,这一点自然是非常最重要的。 

  更重要的是,在德国这个宪法和政治传统理性思辨色彩强烈的国家中讨论政党这个在现代民主政治中最具有争议的话题,其中的强烈反差或许能够使读者能够更好地体会和理解政党在现代宪政民主政体中的作用和地位。例如,本书着重讨论了作为“德国政治文化慢性病”的对政治和政党的厌恶情绪以及在市镇层面上声明划清自己与政党界限的选民团体,给读者的印象是,政党是德国宪政民主政治中的一个异类。但是历史的演进却恰恰揭示出,这个异类在德国宪政民主的运作中曾经发挥过并且还在发挥着重要的组织、协调和引导作用。对于每一个有着强烈政治自觉意识的公民来说,他们都想在国家政治生活中能够最好地发出自己的声音。但是不幸的是,在任何规模庞大的民主政体中,如果让所有的公民都同时发声,这只能陷入乌合之众般的争吵。在从公民到达国家的漫长道路中,事先的组织和协调是并不可少的。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公民参与政治活动的局限性来自于人类认识与表达能力的本性,因此对这些局限性已经不能简单地用“历史”或“经验”中的局限性来描述。任何忽视或者回避这种局限性的理论与其说是在追求它在规范逻辑、纯粹理论上的完美,还不如说是因为它眼高手低的窘迫而只好投以心虚的理论傲慢。例如对于“人民”或者“人民主权”这种让宪法学者备感纠结的概念和理论,在现实中,人们在任何历史时代看到的都是相互冲突的群体以及这些群体背后的利益。正如本书提到的,许多理论家曾经试图用一个“整体人民”观念来解决或者说回避这些看似自相矛盾的“人民内部冲突”。在“整体人民”的思想下,看似在分割、区别人民的政党自然失去了自己的理论正当性基础,但是“整体人民”观的实施,无论它是法国人民还德国人民,最终却不可避免地导向以实现“人民”的自由为名而取消了“人民”的自由的结局。当生动活泼的现实与某种理论发生冲突时,人们是不能也无法要求现实妥协的,除非人们真的想取消人的自由。 

  或许正是因为清楚地意识到了这种问题,基本法实施六十多年都没有放弃过依托政党,建设一个有组织、有能力民主政体的道路。历史的演进使得现代社会进入到网络信息社会,凭借各种网络信息平台,公民的参与可能似乎被无限制地扩大,政党的政治组织和协调的功能似乎正在被严重地边缘化。就德国的情况来说,各党的党员也在大幅度流失,曾经强大的德国政党国家似乎也正在失去德国人民的信任。 

  但是本书提供的各种事实证明,德国的各个政党和政党国家体制依然具有充分灵活性。例如本书提到,欧洲经济危机中,德国各政党成功地找到了符合德国需要的应对措施,使得德国经济能够保持逆势增长,使得德国各政党至少暂时又重新赢得了德国人民的信任,这似乎在证明德国政党国家体制还具有自己的活力。 

  虽然作为普及性的入门著作,原书作者在介绍德国宪政民主政治的基本理念和制度框架的同时,不可避免地要为现行制度的存在原因进行解释,甚至要为其合理性做出一定的辩护,但是制度实践的经验似乎进一步为作者的各种辩护立场提供了新的证据。例如在本书出版后,原书作者在序言中所提到利用网络平台强调公民直接参与,组织化程度最松散的海盗党现在已经昙花一现,面临着即将从德国政治舞台上消失的命运,这似乎在证明宪政民主政治依然应当是一个有组织的政治,其它的参与形式最终都只能沦为迎合民粹主义的政治噱头;目前活跃在德国政治舞台上的左翼党与东德的统一社会党有很深的渊源,但是这并不妨碍它在联邦议会中早就站稳了脚跟,并在2014年其候选人在图灵根州出任州长;相比之下,曾经的西德老牌政党自民党不断丢失自己的领地,面对着消失的命运,这似乎在证明德国的政党国家体制并不仅仅是让那些体制内政党自肥的制度,依然具有开放性。 

  正是面对着这种强烈的反差,这些丰富的事实和素材,从现代宪政民主政体最具争议性的话题出发,作为一名宪法学研究人员的译者在阅读和翻译过程中感觉到受益匪浅,将自己的研究过程中经常遇到的一些看似空洞的概念和规范,填充进了丰富的内容。希望本书的读者也能够像译者一样,在不断体会这种充实感的同时,在德国宪政民主政治的真实语境中体会宪政民主在人间的丰满含义。
(程迈:南昌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本文为作者为德国埃弗哈德.霍尔特曼教授所著的《德国政党国家:解释、发展与表现形式》所作的导读,该著作由程迈所译,由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5年出版。)
GOR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