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众参与

一名基层城管队员对于城管执法及城市管理的想法

作者:赵阳   点击量:1377

                                     一名基层城管队员对于城管执法及城市管理的想法

城管需要减负

    《社会观察》:您从事“城市综合管理执法工作”(一般简称为城管)已经有接近二十年了,您觉得在这二十年间,城管的工作范围发生了哪些变化?

     赵阳:“城管”是基于“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制度而产生的,使得城管部门可以行使其他行政机关的行政处罚权。从1997年设立之初到现在,城管的管辖范围扩大到市容环境卫生、规划、绿化、市政、环保、工商、公安交通等各个方面,还要履行法律法规或省、市人民政府规定的其他职责,管辖范围确实越来越宽泛了。在某些城市,诸如屠宰、房屋租赁、旅游市场管理等职能都交由城管行使。现在城管的职责已经达到几百项了。我曾经说过,我们各地城管可能没有谁能把这些职责全部记清楚。遇到执法的时候,我们可能还要回去查查执法手册,看看这个是否属于我们的职权,因为太多了。

    《社会观察》:您觉得为什么这些职责都落在城管的身上?

     赵阳:首先,还是根据相对集中处罚的规定,城管可以按照规定行使其他部门的职责。其次,城管由地方政府直接管辖,我们是市政府的一个组成部门,我们的职责就是市政府规定的。我们经常说,“城管是个筐,啥都往里装”。大家感觉我们已经管了这么多了,我实在想不起来还有什么职责不能交到我们身上。

     《社会观察》:你认为城管的职责应该限定在哪些范围?

     赵阳:我个人认为应该给城管减负。一是要突出城市管理领域的执法权,如屠宰、房屋租赁、旅游市场管理等职能不宜交由城管行使;二是要考虑执法效率,如查处黑车、机动车违停等工作,原本不存在多头执法、职权交叉问题,仍应由原执法部门行使;三是专业性过强的职责不宜交由城管行使;四是城管的职责应与城管的定位相适应,有的地方城管部门经费、装备、编制紧缺,十几年不招聘新人,却不断新增职能,显然无力胜任;五是城管职能的增减应有更加严格的论证和法律程序。

     当然,这些观点只是我的提议,并不会被很快采纳。但我们希望给政府一个参考,怎样逐步地去限权减负,我也不指望一夜之间把城管的职责砍掉一半。比如说,我们能否以十年为限,这十年间能否不再给城管增加新的职责?首先放缓不断增加职责的趋势,然后我们再来研究哪些职权不适宜,再逐步地过滤掉。我觉得要渐进性地改革,不要像有些人说的那样,动不动就要一下子完全撤销城管。

     《社会观察》:就您个人看来,从何时开始,在公众和媒体眼中,城管队员的形象开始变差?您觉得这种形象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赵阳:城管是个年轻的部执法操作程序上有一个逐步规范的过程。在城管部门诞生初期,确实有很多不文明甚至是暴力执法的现象,虽然那时候的曝光不多,但是给老百姓留下了非常恶劣的印象。包括我们一些城管领导,对于媒体并不熟悉,不知道怎么应对媒体,也闹了很多笑话。现在老百姓对于城管的这种形象已经固化了。我觉得我们城管是在为以前的工作还债,你想改变城管的形象,不可能一夜之间就改变了,也需要一个过程,我觉得不用着急,先做好自己能做的。

     《社会观察》:在现实工作中,您接触到的执法对象及群众,对于城管的态度是如何的?

    赵阳:我接触到的执法对象及群众,大部分对城管多少都有些不满,存在偏见。其实大多数人对城管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基本上是看媒体报道以及城管街头查处小贩得出的印象。这也是近些年才出现的问题,可能由于社会矛盾的激化,老百姓对现实社会有很多不满,就把这种不满发泄到城管身上。我们城管部门在政府所有执法部门中是最弱势的,地位也是最低的。我前面说了,城管是个筐,什么都往里装。为什么其他部门管不好、管不了、不想管的事情都交给城管呢?这么多年我们城管一直在呼吁,我们是没有娘家的,没娘的孩子没人疼。包括老百姓骂城管,感觉也没有什么事,但是遇到警察,敢暴力抗法的概率就很低。碰到城管执法的时候,群众打你骂你,城管又没办法,这个是我们天天都能听到的,你去暂扣小贩的物品,他肯定是用各种难听的话骂你,甚至会打你,他打你几下又怎么样呢?如果发生了这种冲突,我们最担心的就是被别人误解,说城管打人了,我们只能加紧取证,证明自己是文明执法的。这种执法环境对我们执法确确实实带来了很大的顾虑。

    《社会观察》:这种顾虑是指执法的时候会放不开手脚?

     赵阳:这个是肯定的,这个就是一个度的把握。你没有达到这个度,就是执法不力,可能效果不好,别人就不买你的账;要是执法再强硬一些,发生冲突,别人又会说你暴力执法。究竟怎么去掌握这个度,我们真的是很难去讲。我们城管执法的情况是千变万化,非常非常复杂,可能现在更多的是依靠城管执法队员自身的能力和他的一些社会阅历去判断,但是个人素质再高,执法的时候肯定也会有冲突,很难避免。

     《社会观察》:那您觉得现在有些地方城管提出的“柔性执法”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赵阳:我觉得“柔性执法”这个概念就不对。我们现在所讲的“柔性执法”是人为地夸大了宣传,甚至有了作秀的成分。什么“鲜花执法”、“美女执法”、“卖萌执法”……这叫执法吗?这叫人性执法吗?这其实就是炒作,很难起到什么好的结果,也很难推广。事实上媒体也去调查过了,“鲜花执法”就是那么一两次,不可能几十年如一日都搞“鲜花执法”。所以首先“柔性执法”就是个伪概念。其次,执法部门肯定有一些强制的措施,如果你所谓的“柔性执法”解决不了问题,那么最终还是需要强制的措施。这种宣传造成一种印象,好像城管执法就应该搞“柔性执法”,强制执法就是不对,就是暴力执法。那正常的依法暂扣小贩的物品,都讲了那么多遍,宣传教育也都搞过了,所谓的“柔性执法”都给你跪下了。如果我辖区内的小贩我给你跪下了,你保证不再摆摊了,我愿意给你跪下,问题是能解决问题吗?

     《社会观察》:所以你们现在会有些畏难心理吗?

     赵阳:畏难倒谈不上,应该讲我们城管现在执法非常谨慎。我们也在探索执法的技巧,如果完全按照法律法规来执法的话,可能并不具有操作性,可能会出更大的娄子。谨慎执法首先是我们要做好取证工作,对违法事实进行取证;第二,我们要通过大量的外围工作,尽量柔化处理,让对方服从管理,避免动用强制手段。如果一定要通过强制手段来采取措施的话,那一定要做好现场的取证工作。现在我们城管执法的时候,胸口都会别一个执法记录仪,很袖珍的那种,能够记录下我们的执法过程。以前都是老百姓拍我们,但是可能只拍了一个冲突的镜头,就说我们城管打人怎么样,现在我们事先做好取证工作,如果发生冲突,有人发布断章取义的视频,我们可以发布更完整的、更能说明事实真相的视频。

城市管理需适应城市发展速度

    《社会观察》:近年来,城管与小贩冲突的新闻时而见诸报章,城管与小贩真的是不可化解的一对矛盾吗?如果是的话,您觉得这种矛盾的根源是什么?

     赵阳:城管执法只是城市管理的末梢环节。如果说城管和小贩有矛盾的话,其实是“老百姓不断增长的摆摊需求与城市市容和有限空间的矛盾”。一部分人要生存,一部分人要整洁;一部分人要摆摊,但城市有限空间容纳不下无限增长的摊点。我们现在城镇化的进程在不断地加快,大量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他到了城市之后,摆摊设点是门槛最低的工作,这给城管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发展中的问题要在发展中解决,人的素质的提高是很漫长的过程,包括给小贩尤其是农村进城人口拓宽就业渠道,完善社会保障,有更多就业选择,都是很漫长的过程。

     《社会观察》:你曾经说过,城市可以没有城管,但城市不能没有管理。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城市管理?

     赵阳:城市管理的最高目标是让市民生活得更舒适,也要更加干净整洁,这没问题。但问题是,这需要考虑到具体的现实情况,现在很多时候小贩和城管起冲突,就是一些突击检查造成的。平时摆摊没什么,突然要他收掉,他可能想不通,就麻烦了。现在搞的这些突击检查和市容环境评比,只是搞几天就过去了,都是给检查和考核的人看的,和老百姓有什么关系?你既要让贫困人口满意,也要让中产阶层满意,也要让富裕阶层满意,让不同阶层的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面。城市管理不能搞一刀切。以前我们讲,大街小巷一个样,节假日和工作日也一个样。能一个样吗?现在我们城管也在转变思路,采取不同的管理标准。主干道的要求肯定高一点,小街小巷为什么不能给小贩一个摆摊的点呢?对于经济适用房,生活相对贫困的地区,多设几个摊点;对于高档小区,他们这方面的需求可能少一些,那就减少几个摊点。所有的城市管理都是一个“度”的问题,你不能超越现有的条件。城市发展了,你的管理水平跟不上,造成城市管理一团糟,这肯定是不行的;但是也不能城市的发展没有到那一个阶段,你非要搞得一个摊点都没有,这也不符合当前城市的发展水平。


(赵阳:南京玄武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大队的队员,西祠胡同论坛“城管行政执法之家”的版主。本文原载于观察者网。)

Gor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