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众参与

手机软件乱象与小政府大社会主义

作者:江南   点击量:1375

           手机软件乱象与小政府大社会主义
 
     互联网时代,众多企业家被赋予创新、自由的光环,因为他们的产品往往都廉价且周到地为用户服务,但身陷于各类电子终端网络间的你,真的有自己做主的权利吗?

石柱:手机预装门

    不久前,央视《每周质量报告》用了将近20分钟集中报道安卓手机预装软件乱象。

    据报道称,我国智能手机普及率已达71%,内置软件的使用率和满意度良莠不齐。一款新买来的安卓手机,通常情况下里面都会自带十几款软件,更有甚者会高达数十款。这些垃圾软件不仅让用户话费高筑,而且由于用户权限不够,所以想卸载它们非常难。不少用户投诉购买安卓手机后,手机速度变得越来越慢,无论怎么释放内存都没有效果。

     之前,以“爱管闲事”著名的企业奇虎360曾推出“卸载手机预装软件”功能,遭到众多手机应用商店抵制,而以“爱跟随你”著名的企业腾讯也紧跟推出类似功能“手机清道夫”。

    网易科技报道说,360卸载手机预装软件的功能真正得罪的还不是软件厂商这么简单。文中称:“小米应用商店全面下架360产品的事件可能被误读了。被称为六大派围攻光明顶的腾讯、小米、金山、搜狗、百度、央视可能不都是主角,360这次较上劲的是手机厂商。这里面,小米是手机厂商,而小米的反应最为激烈,也因为传播能力更强比较为人知,但真正有大影响的是华为、联想、HTC等更大销量的手机厂商。”

    联想终端业务负责人陈文晖这么解释最近发生的事情:“在这段时间确实我们接到大量用户投诉,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的产品被删掉。对于现在目前这个情况,我们还是很谨慎的把这个产品下架”。之后他又解释,360无法删除乐商店,但360向用户发出提示,称这个程序应该被删除,联想的难题来自用户的困惑,到底是不是有问题。”

    腾讯手机管家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推出‘清道夫’深度清理功能的要求是不恐吓、不篡改,做到真正的客观透明,把应用软件的选择权、判断权都交到用户手中,让大家可以更加清净、自主地使用自己的手机,同时,也呼吁手机厂商和刷机商能保持自律,为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

点评:

     《西游记》里,孙悟空跟菩提老祖学艺,老祖问他要不要学掐指一算便知过去未来的神通,猴子抓耳挠腮半天,说到“求神问卜,不如自己做主”。可惜猴子后来还是被一班和尚做了主。今天的互联网手机用户们看上去被各软硬件厂商轮流“过度服务”着,颇有阿Q式的“要什么有什么,想要谁就是谁”的舒坦,其实却根本被人家做了主。

     咱们先说什么是“预装软件”。简而言之,你拿到一个智能手机,插卡打开,就会有至少几个,多则几十个的应用,这些应用,都可以归类为预装软件。我不太科学地把这些软件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网络服务商提供的,比如你买的是“电信定制版”手机的话,一般会给你装上“翼商店”、“天翼导航”等“翼字头”软件,联通版则会给你装上“沃字头”;第二类是手机厂商提供的,比如三星,给你装上“三星服务中心”,小米则给你装上“小米应用商店”,联想给你装上的就会比较多,各种“乐某某”应用;第三类则是各类商业软件商提供的应用,比如说微信、微博客户端、植物大战僵尸、各种炒股软件等等。

     让用户比较窝火的地方在于,这些强制安装的应用有好些都没有节操,有的会不断提示你打开使用或者升级,再狠点的直接后台自动运行,更绝的的是甚至弹出各类收费询问窗口,让用户一旦误点立刻费用飙升,而你要想卸载掉它们的话,就会碰到一个绕不过去的障碍:“ROOT权限”。因为通常手机出厂时把权限锁死,用户不能自己卸载它们。

     我说句不怕得罪厂商的话,前两类应用里,90%的都是垃圾,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自己的软件强加给用户,扩大市场占有率。最后一类应用,也就是第三方提供的应用,则牵涉到“水很深”的手机应用预装市场。

    早年安卓平台智能手机尚不成大气候的时候,给手机装上应用是硬件厂商必须动脑筋做的事,要精挑细选给用户体验好的产品预装进系统,甚至还会掏钱让第三方公司为自己做定制的产品。然而当今天市场成了规模,各种软件厂商为了装机率和打开率争夺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你要把手机应用推给用户,是要向厂商付钱的。根据应用质量不等,价格从0.1元/台到0.5元/台不等(质量越烂甚至是偷偷扣费的应用,需要付的钱就更多,和卖假货假药的最舍得向百度、淘宝付钱推广是一个原理),一般200万台起装,牛逼的厂商一把装个1000万台也是常事。所以这年头,互联网“免费服务”根本不是极致,“贴钱服务”大有人在。

    当然,那些喊着民族品牌如何服务国人的评论健将们,是不会告诉你这个事实,实际上他们每卖出一台手机,都要向好几个甚至几十个做付费应用的厂家出卖这个用户,而付了钱的厂家自然不是做慈善,他们会想法子让用户打开使用并付费。

     在这一点上,奇虎360所谓的“一键卸载预装软件”,从功能上是一个突破,它至少让用户有办法绕过“ROOT权限”去卸载掉那些被强制出卖掉的部分,所以自然要被小米、联想这类的公司攻击。不过它也带来一个问题,就是360也是一家商业公司,实际上它要帮用户卸载别人家软件的居心也很叵测:让自家软件的用户量进一步上升。所以它会提示用户卸载“小米商店”,因为它有“360商店”。(你是不是觉得360有点马英九的味道?)

     在我看来,安卓手机市场很像公知大V们标榜的“弱政府”政治模型。它是一个一眼望去非常“开放、自由、民主、法治”的平台。公众对建立一个“好体制”的期许:“让坏人无法作恶,让好人得到保护”,几乎可以顺理成章一马平川地在这个平台上建成。

     理论上讲,硬件商和软件商们都可以遵循平台公开的标准制定自己的产品(实现开放和法治),然后用户可以随意挑选购买和下载使用产品(实现自由和民主),标准的制定者除了做好升级服务工作并向厂商收取一定费用外没有什么作为(小政府)。以静态框架和“理性人”假设下观之,似乎厂商一定会不断加大服务力度降低收费来取悦用户获得好评(党派选举),用户则成了完全自己做主的上帝。岂不是实现了“希腊复兴”?

     实际上发生的事则和现实一样讽刺。这个“好的体制”早年确实培养了一批社会精英出来,然而他们获得了社会地位和科技实力后,很快掉过头来变成了利用用户的不对称地位窃取并劫持他们的利益,此时,甚至连“揭竿而起”的民间英雄也不可能诞生,只能是内部利益分配不均的倾轧,如360和腾讯起来干掉硬件商的预装收费权。

     你会发现,这些打着自由民主公平旗号的人,比老大哥更老大哥,《1984》里的老大哥至少让你感知到它的存在,让你知道谁在做主,而现在这些厂商的老大们,自己天天刷着微博,骂强政府骂电信垄断骂五毛,实际上中国最大的五毛党就是刷手机应用的这帮人,他们把政治上最黑暗的操纵选举公开实现了。希腊很快变成北韩,他们甚至没有金胖的坦率。

    年轻时的孙悟空以为反了天庭政府就是“自己做主”,实际上真正让他套上紧箍咒的是大V唐僧灌输给他的“拯救世人”的美好愿景,在西方极乐世界,众生平等,但有些人更平等。所以他们当然喜欢弱政府。


(江南:证券之星、赶牛网总编。本文转自观察者网http://www.guancha.cn/jiangnan/2013_10_06_176592.shtml。)

Gor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