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众参与

村委会组织法修改须确保农民民主权利

作者:张千帆   点击量:3979

  全国人大法工委昨(9月20日)召集专家研讨《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改
  
    村委会组织法事关全国数十万村庄的民主自治和七八亿农民的切身利益,修改立法应慎之又慎。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集思广益、扩大讨论,按《立法法》的规定在全国范围内举行立法论证,确保村委会组织法的修改促进和保障广大农民的民主权利。
  中国宪法学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等专家在今日下午由全国人大法工委召开的《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修改专家座谈会提出了上述建议。
  此次座谈会主要讨论了村委会任期、委托投票的法律规范、村民代表会议如何做实等问题。
  对于委托投票,少数学者建议取消委托投票,有学者认为需要限定委托投票的数量,譬如规定每人只能投一张委托票。张千帆等专家认为,关键在于建立委托投票的监督机制,譬如公示制度,应公开所有委托人和被委托人姓名,委托可限制在某个范围的直系亲属之内。
  关于村民代表会议,有学者认为不宜明确要求村委会委员作为村民代表,应该规定村委会成员不得超过村民会议的一定比例。张千帆等专家主张认真对待村民代表会议的组成和选举,应明确将目前含糊不清的“推选”改为“选举”,村民代表会议应该按照“一人一票”原则在村民中平等选举产生。由于村民代表会议今后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必须充分重视这一机构的制度建设。
  关于村委会任期,少数学者主张改为五年,理由是减少选举成本,使乡镇和村庄选举同步便于治理上的衔接,并维持村民自治的稳定性。多数学者反对延长任期,认为成本在以前不是问题,在经济更加发达的今天更不是问题。据说全国村庄为每次村委会选举需要付出30亿元,但是这个数字对于每年数万亿元国家财政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完全可以通过国家专门拨款解决。
  张千帆认为,这几点理由都不足以为延长任期提供正当性。一是成本,美国联邦众议院选区很大,有好几十万人,选举成本也远比中国村委会高,但是仍然每两年选举一次。民主就是有成本的,如果为了节省成本而牺牲民主和村民自治,农民付出的代价其实更高。二是效率,农村是半熟人社会,并不存在村委会必须长时间熟悉。村委会可以连选连任,也不存在第三年村主任不好好干、忙着琢磨选举的现象,要想连任必须为本村做实事、做好事。三是乡镇衔接,许多法治国家恰好相反,为了分权自治故意对不同机构设置不同任期。乡镇选举和村庄选举的衔接未必是好事,很可能反而为乡镇控制村委会、削弱村民自治提供便利。乡村本来应该自治,不应受到上级领导和干预,因而任期不衔接并不会损害治理。最后,现在基层干部对延长任期呼声很高,但是他们对任期显然是有利益瓜葛的。村民自治最终要让农民受益,所以必须由村民自己说了算。华中师大中国农村问题研究中心对830多个村庄进行问卷调查,结果发现78.2%的农民反对延长任期。这是维持三年任期的合理性的最有力证据。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2010-09-21
SunR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