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众参与

姜明安谈人大质询与民主监督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4376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
姜明安谈人大质询与民主监督
 
  编者按3月12日17:00,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姜明安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人大质询与民主监督为主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根据民主和法治原则,质询过程与结果除非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应一律向公众公开
  ●质询过程公开的最好方式是电视和网络直播,这样会大大激发公民参政、议政和监督政府的热情和积极性
  ●这种质询案也是对人大代表的一种考试,这个代表是不是合格,通过质询我们可以对他有所了解。如果不合格,质询水平太低,我们下次就不选他了
  ●申报制度方面,我认为应该有配套的制度来进行保证,我们现在的制度的确还不健全。但是不健全不是可以拖下去的理由,要下定决心去解决
  访谈全文
从改革开放以来,人大确实有很大的进步”
 
  【姜明安】: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愿意回答大家的问题。谢谢大家。
  [糖果乐园]: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将依法开展专题询问和质询,其出台的背景什么? 
  【姜明安】:在今年的全国人代会上,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之所以提出将依法开展专题询问和质询,我认为有三点背景原因:其一,中国民主政治的发展对人大制度改革的推进。近年来,人民群众通过多种方式和途径,表达出了希望全国人大更好地行使对一府两院的监督职能,并能使人大对一府两院监督职能的行使让老百姓能更好地看得见的愿望;其二,一些地方人大近年开展专题询问和质询,取得了较好的成效,其经验给予了全国人大以改进其监督工作的启示;其三,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在行使代表和委员的职能中,越来越感觉到在一些问题上,他们对一府两院监督乏力,希望能找到一种较有效的,能够对被监督者有较大震动力和使之能较快有所回应的监督方式。于是,此前被长期冷落的询问和质询权在广大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眼前越来越清晰起来,许多人对之越来越跃跃欲试。 
  [孙亚非]:嘉宾好!感觉人大质询虽然迟来,但总是有所进步了,是这样吗?
  【姜明安】:从改革开放以来,人大确实有很大的进步,不仅是形式上,在设置上都有很大的进步,比如说审理政府工作报告,审理法院、检察院的工作报道,在这些方面都有很大的进步,真正开始行使自己的职能了,包括行使罢免权等,现在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他们也敢讲话,也敢批评政府了,我们可以从全国人大的两会或者地方的两会我们都可以看出。
  [寒碧]:人大的质询权此前被冷落其原因是什么?
  【姜明安】:原因大致有四:其一,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经济,特别重视效率,效率优先,质询权的行使虽然不与效率绝对冲突,但至少对效率没有促进作用;其二,近二十年来,我们虽然一直在讲政治体制改革,试图更好地发挥人大作用,但由于各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对政治体制仍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政治体制改革的步伐迈得不大;其三,中国没有代议制的传统,许多代表、委员不愿意采用质询这种比较激烈的监督方式,而习惯于采用建议、希望等比较和缓的方式;其四,长期没人做,没有经验,即使有代表、委员想质询,但他们不知道怎么质询。
  [依稀红颜美少年]:质询的结果将如何影响我们老百姓的现实生活? 
【姜明安】:我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可以影响我们的现实生活: 

  第一,老百姓有一些困难、有一些问题,我们可以通过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提出质询案,政府会对这些问题提出解决的办法,这样就可以间接解决老百姓的困难,通过质询解决这些问题要求会很好。有一些政府部门根本不理你,如果通过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提出,他们是必须解决的。这可以解决我们老百姓很多困难、苦恼和问题。 

  第二,质询案可以看到人大代表怎么代表我们的利益和意志,是不是履行了人大代表的职责,这种质询案也是对人大代表的一种考试,这个代表是不是合格的,如果不合格,这个质询案根本没有提出好的,我们下次就不选他了。 

  第三,通过质询案,政府答复我们,也是对政府的一种考验,政府是不是尊重我们的民生,重视老百姓提出的问题,政府机关对我们质询提出的问题看有没有解决,如果没有解决,我们可以启动罢免程序,罢免他。
 
“质询过程公开的最好方式是电视和网络直播”
 
  [xzjuli]请问嘉宾,当前影响民主监督的主要原因何在?
  【姜明安】:大概有这样几个方面:第一,我们现在人大代表或者人大常委会的委员绝大多数都是兼职的,不是专职的,他们大量时间都是在做自己的工作,比如说,我是北京市人大代表,但是我还有自己的工作,我还要带博士生,还要辅导博士生写论文等等,其实履职的时间比较短,也就是说人大代表基本上都是兼职的,这可能是我们需要改变的一些地方。 

  第二,有一部分各级领导对民主政治还缺乏认识,还不够重视,把主要的精力、主要的时间都放在发展经济建设上面去了。因为GDP是他们的硬指标,但是人大的搞得好不好,对他整体影响不是很大,当然不是说一点影响没有。就是说他们没有把这个工作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上去看。 

  第三,政府有一些部门或者政府的领导人对人大的监督不太注意,甚至把人大代表提出的提案、质询视为找“麻烦”,可能觉得这个人爱管嫌事,政府部门和政府部门对我们人大监督不是很配合。 

  第四,人大代表素质有待于进一步提高,不是说他们的素质不高,有时他们不知道怎么去监督,也不知道质询案怎么写,怎么提,包括审理政府工作报告怎么审,本来是对政府工作进行评价和监督,他们觉得我是来学习的,是给政府工作报告敲战鼓,不是评价和监督,正确了一个学习过程,我认为这可能是素质不够的问题,可能也需要加强对自己职能、自己的地位、自己的使命方面还有待于去了解。 
  [忽闪闪]:到目前为止,全国人大对政府部门的监督主要采取哪些方式,效果如何? 
  【姜明安】:根据宪法和《监督法》,人大和人大常委会监督政府的主要方式有:其一,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和专项工作报告;其二,审查、批准预、决算;其三,进行执法检查;其四,对行政法规、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进行备案审查,可撤销违宪、违法或不适当的行政法规、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其五,进行询问和质询;其六,罢免政府官员或撤销政府官员的职务。目前这些方式大多数得到了较好的运用,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但质询方式和撤销违宪、违法、不适当的行政法规、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的方式未能得到有效运用,迫切需要改善。 
  [人心不足]:质询过程与结果哪些部分会向公众公开?
  【姜明安】:根据民主和法治原则,质询过程与结果除非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应一律向公众公开。质询过程公开的最好方式是电视和网络直播,这样会大大激发公民参政、议政和监督政府的热情和积极性。
  [我爱巧克力]:质询制度的推行对于中国民主政治进程有何促进作用?
  【姜明安】:质询制度对于中国民主政治进程的促进作用主要有三:其一,推进人大有效行使监督职能,充分发挥人大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其二,推进法治政府和责任政府的建设,使各级人民政府及其工作部门不敢松懈,否则随时可能被人大质询问责;其三,推进各级政府官员勤政廉政建设,如果质询制度常态化、规范化,政府官员在行使职权过程中在很大程度上就会不敢和不能腐败,不敢和不能滥权,不敢和不能不作为;其四,质询制度对于广大国民是一种鲜活的民主教育,如果质询制度常态化,长期坚持,我国国民的民主素质将会因受到此种民主活动的耳濡目染而不断提高。 
  [蓝莓果果]:是否存在衡量质询制度成败的标准,您是怎么看的? 
  【姜明安】:不存在绝对的标准,但是衡量其成效还是有相对标准的。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我们人大提出的质询案是否是是高质量的,是否抓住了一府两院工作中的重大的,根本性的问题,而不是就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纠緾不休;二是作为被监督者的一府两院是否对质询案重视,是否对质询案予以认真的答复,并改进自己的相应工作。一府两院依法行政、依法司法的实践是检验质询成效的最重要的标准标准。
 


官员财产公示:目前条件确实不成熟,实名制还没有建立起来
 
  [kdlluo]嘉宾,百姓要求官员财产公示已喊了几年了,为什么还说“条件不成熟”,到底阻力和难点在哪里? 
【姜明安】:关于官员财产申报制度,我讲两句话:一是要坚决推进;二是要理性推进。所谓“坚决推进”,就是要下决心,要有魄力,在战略上藐视困难。不能前怕狼,后怕虎;不能因部分人反对和存在一定风险而裹足不前,不能因条件不成熟而消极等待。有反对声音,应认真听取,合理者吸收,不合理者不为所动;有干扰,应认真应对积极排除,有风险,应采取措施积极防范;条件不成熟,应积极创造条件使之尽快完善。总之,对广大人民迫切要求加快建立的,在许多法治发达国家行之有效的这项反腐倡廉制度,我们要有紧迫感,要下大决心推进,即使或多或少有一点风险。所谓“理性推进”,就是要认真分析这一制度实施所需的条件和推进这一制度可能的风险,在推进的过程中不断完善配套制度,对风险采取周密的应对措施。这些配套制度和应对措施主要有三:一是公开、统一、规范化的公民信用保障系统,保证个人资信易于查实,为官员财产申报和公开制度提供相应的技术支撑;二是个人信用实名制,防止腐败分子为了逃避财产申报和资金核查,将其腐败资金和非法收入转移到他人名下,或馈赠亲朋好友,逃避法律的制裁;三是反洗钱制度,防止腐败分子通过洗钱将赃款转移国外和合法化。
讲到“条件不成熟”,目前条件确实有不成熟的一面,实名制还没有建立起来。有些官员把钱存在弟弟、姐姐、妹妹或者其他地方,我们查不出来。现在的财产或者经营交易有一些不是通过银行进行的,很多他们都是通过现金交易的,如果用现金交易就很难查到。如果是卡或者支票是可以通过银行查出来的,所以他们一般不通过银行。 

  申报制度方面,我认为应该有配套的制度来进行保证,我们现在的制度的确还不健全。但是不健全不是可以拖下去的理由,要下定决心去解决。现在问题还不是特别严重,所以我们现在解决起来还比较容易。 

  另外,我认为不可能一下子一步到位,现在有一些人财产比较多,但是有很多种情况,有的是贪官污吏,是腐败,但是有一些人的财产可能是家里父母亲积攒下来的,或者原来是经商得来的,我觉得我们可以一步步来,要有一个过程,可以选择一两个省、直辖市(强广东、上海),或者选择一两个部门(如法院、检察院或中经委、监察部)先试行。
  [纯情小牛牛]:质询主要针对的是哪些部门,准备解决哪些实际问题?
  【姜明安】:根据宪法第73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14条和《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第44 -- 46条,质询的对象是一府两院,质询的事项没有限定,应包括人大监督一府两院的所有事项,既包括政策问题,也包括工作问题,还包括官员的勤政廉政问题。 
  [大忽悠王]:推行的质询制度是否会遇到来自被质询部门的阻力,如何有效保证人大的质询权? 
  【姜明安】:这关键取决于我们各级党委重视和我们各级人大有没有敢于依法监督一府两院的魄力。政府部门如果不配合,设置障碍,我们人大可以启动罢免案,罢免阻碍人大质询或对人大质询敷衍塞责的政府部门负责人。对此,媒体的公开报道对于排除障碍是有重要作用的。 
  [黑漆漆]:权力部门和学界对于质询制度是否存在争议和分歧?
  【姜明安】:在学界,特别是法学界,历来主张推动质询制度在中国的实施。权力部门也没有反对的,只是有些领导人过分注重稳定,稳定压倒一切,对推动这一制度热情不够。现在最高权力机关讲话了,今后不应该会存在大的争议和分歧。 
  [xzjuli]请问嘉宾,您怎么看网上问政? 
  【姜明安】:我们过去的民主是比较间接的民主,民众通过选举各级人大代表,代表他们参政议政,所以他们对政府的工作不是很了解,所以对政府的运作也难有比较深切的感觉。但是有了网络以后,就很不一样了,政府部门的工作现在我们都可以从网上看到、查到,所以网络问政把过去的间接民主变成现在的直接民主。原来的三千多人参政议政,现在变成了十几亿人参政议政,这是一个很伟大的事情。当然,网络也有消极影响的一面,比如说网络造谣,所以我们既要大力提倡网络问政,同时又要对它进行规范,防止它产生消极影响。 
  [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嘉宾,询问和质询,会不会是询问更有操作性,而质询更能达到效果? 
  【姜明安】:询问和质询在法律上是没有明确区别的,“询问”是指在讨论和对工作报告里某一个问题有不太明白、不太成熟的地方时向相关部门了解情况;“质询”相比之下价值更高,代表对一件事很有意见,或者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时,向相关部门提出质疑。质询真正可以起到监督作用,询问只是了解情况。 
  【姜明安】:感谢网民和我进行交流,谢谢大家,再见!
 
(本网编辑: Flyingdrag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