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姜明安教授就“乌坎事件”接受《香港经济导报》记者田泳的采访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360

 
姜明安教授就“乌坎事件”
接受《香港经济导报》记者田泳的采访
 
记者:姜教授,您作为我国行政法权威,对去年广东的乌坎事件一定非常关注。如果我们现在回过头来再次梳理一下这件在中国改革开放史上一定会被人们记住的事件,您会怎么解读它的发生?它是一起偶然的、孤立的社会事件吗?
姜明安:乌坎事件的发生既有偶然性,也有必然性。偶然性是指其他地方可能没有乌坎所有的这些现实情况:土地几乎全被官商勾结低价征收、整个“两委”几乎都与腐败有关、村民上访不仅长期得不到解决,甚至有人被抓和致死等;但它的发生也有必然性,这个必然性是指乌坎的问题有许多是中国目前很多基层组织存在的普遍性的问题,这些问题一旦被偶然性激活,某种事件,包括群体性事件,就必然会发生。我认为这种必然性源于五个因素:1、近年来中国城市化的快速进程必然会导致很多社会矛盾的产生。2、农村土地性质不明确:土地集体所有到底是谁所有?是村委所有、集体经济所有、农民个人所有还是农民集体所有,法律上不明确?3、基层选举制度还存在很多弊端。有些地方存在乡镇政府干预、存在派系、贿选等问题。4、基层官员腐败。一般来说,郊区和城乡结合部的土地价值很高,乡村干部与开发商勾结从中“收益”很大。5、村务公开推进不力。村子“卖地”的钱、补偿款等有的被村干部私分,真正到农民手里很少。
 
记者:乌坎事件中农民的主要诉求是土地、是维权。农民的土地使用权被官商勾结低价强征。如果农民不能真正享有土地所有权,农民的安全感就成了偶然事件。近年来,推动农村土地改革呼声很强烈,您认为,要根本解决这个问题,目前一个比较好的方向是什么?
姜明安:土地所有权的问题涉及政治体制、经济体制、司法体制、行政管理体制等方方面面。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