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姜明安教授就拆迁问题答搜狐博客网友问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4711

姜明安教授就拆迁问题答搜狐博客网友问
 
1、网友艳阳天:姜教授的观点我很赞同,想请教您一下,您觉得拆迁条例废除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不废除,会不会有进一步的修改,如何修改?
姜:《拆迁条例》将很快被废除。前天,国务院法制办已邀请我们几位学者对他们制定的即将取代《拆迁条例》的《征收与拆迁补偿条例》(暂定名)进行座谈,听取我们对新条例的意见。我个人认为,新条例相对于旧条例有了质的变化,我们关注的大部分问题得到了较好的解决。其中,最重要的有四个方面:其一,新条例对因公共利益的征收、拆迁与非因公共利益的房地产开发、拆迁进行了区分。后者不适用强制拆迁,而由建设单位与房屋所有权人按照自愿、公平的原则订立拆迁补偿协议。新条例对“公共利益”进行了列举规定,不属列举规定的“公共利益”范畴的项目建设,其遇到的拆迁问题均循民事协商与合同途径解决;其二,新条例对对因公共利益的拆迁确立了先征收、补偿,后拆迁的原则,这也就是说,不先解决征收、补偿问题,就不得拆迁;其三,新条例明确规定征收、拆迁主体是政府,而不是开发商。这也就是说,旧条例授权拆迁人,即开发商,拆除被拆迁人房屋的事今后是不允许的;其四,新条例严禁野蛮拆迁,明确规定建设单位或受委托实施拆迁的单位不得采取断水、断热、断气、断电等方式或者以暴力、胁迫及其他非法手段实施拆迁。
 
2、网友秋日私语:姜教授所讲我是深有体会,因为去年亲身经历过拆迁风波,里面不公平、不合理现象比比皆是。我所担心的,不是拆迁条例会不会修改,我担心的是修改成了一个过场,以前存在的问题还是解决不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政府要倾听百姓的声音,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姜:秋日私语网友说得很对。我也有这样的担心,政府如果不倾听百姓的声音,只是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修改旧条例和制定新条例,是解决不了以前存在的大量的问题的。我在前天的会议上就提出了十来个问题,请他们调查研究,以找到适当的解决之道。这些问题主要有五:其一,强制拆迁是否应一律应由人民法院裁定,只有经过法院裁定,政府才能组织实施;其二,被征收、拆迁人申请复议和提起诉讼,除非特殊紧急需要,拆迁是否应停止实施,以免造成“官司打赢了,房子却早已被拆了”的局面;其三,征收拆迁时对违章建筑的认定是否应受时效限制,行政机关对当事人建筑违章早就知晓,但多年不处理,不作为,一到征收拆迁时,就说人家是“违章建筑”,不予补偿,这是与诚信原则相违背的。行政处罚是2年时效:2年内未发现,未处理,就不能再处理了。其四,危旧房改造是否都属于“公共利益”,如果“危房”改造尚可纳入“公共利益”,“旧房”改造纳入则似乎没有道理:有人愿意住“旧房”,政府为什么一定要强制他拆了盖新房呢;其五,征收补偿各地标准不能统一,但是否应有一个基本原则呢?例如,对住房的补偿,如何评估,对营业房的补偿,是否应考虑其上年度的赢利情况。对于所有这些问题,都应该交由公众讨论,倾听百姓的意见。
 
3、网友MUHE姜教授您好,谢谢您替老百姓说话。不知您的建议能否采纳,但目前强拆的手段是五花八门的,和开发商政府相比,百姓永远是弱小的。如果他们用一些卑鄙的手段,比如断水电、雇黑黑社会人员进行人身威胁,面对这些“暗箭”,我们该怎么办?另外,最近国务院表示要修改《拆迁条例》,很多网友认为阻力很大,可能会不了了之。不知您如何看这个问题。
姜:对于野蛮拆迁,国家将通过立法严格禁止。政府必须严格执行法律,政府如果不执行法律,对野蛮拆迁行为不加制止,甚至怂恿支持,老百姓完全可以通过选票把这样的政府选下去。至于个别官员腐败,我们可以通过人大罢免他们。你可能说,我们这些制度不灵。确实,我们这些制度有时不灵,但我们可以通过政治体制改革让这些制度灵起来,让这些制度正常运作起来。只要我们通过努力建立起法治政府,开发商的野蛮拆迁问题是很好解决的。
至于你担心修改《拆迁条例》阻力大,会不了了之。我认为不至于。虽然有阻力,而且阻力确实不少,但是民心不可违,民意不可阻挡。现在上上下下都在努力推进旧条例的废止和新条例的出台,不可能不了了之。当然,目前面临的问题很多,新条例究竟能够解决多少,我不敢断言。不过,我们大家如果都努力献计献策,问题肯定能解决得多些。
 
(本网编辑:Flyingdrag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