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姜明安谈南洋教育储备金案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4622

对南洋教育储备金案件的处理,应注意厘清不同层面的问题。
首先,应区分南洋集团及下属各个学校收取储备金的行为是违法行为还是犯罪行为,违法不等于犯罪。如认定为犯罪,应确认犯罪的主体是谁。
犯罪必须具有犯罪构成要件:主体、客体、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四个要素缺一不可,缺少一个就不能认定为犯罪。
在南洋教育储备金案中,如果存在犯罪的话,犯罪主体应该是南洋教育集团,而不是各个学校及其管理者。因为“各个学校均受北京南洋集团垂直管理。学校和集团之间,收支两条线,学校收取的储备金和学费统一上缴集团,或根据集团的指令与南洋其他学校进行资金调拨;开支则根据每年学校申请的预算,由集团批准后执行。校长受集团直接领导,负责学校的正常教学和行政,对财务只有行政协调职能,而财务的业务领导是集团财务部”。
所以,以“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追究济南南洋学校两任校长和一任财务主管的刑事责任是有疑问的。因为他们只是代集团收取储备金,而且他们代收行为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办学,而不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从而他们不具备“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的客观方面和主观方面构成。如果确认南洋教育储备金事件中存在犯罪的话,根据《刑法》第31条的规定,单位犯罪,也只对单位(本案为南洋教育集团)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判处刑罚。
认定犯罪,确认行为是否具有犯罪的主观方面构成非常重要。怎样判断行为人是否存在犯罪主观方面构成?应以其行为为根据。在本事件中,即应视行为人是自己,还是代他人收取储备金,是将此储备金用于兴办教育,还是以办学为名,将资金用于投资或其他方面以营利?南洋集团第一任董事长任靖玺通过自有资金和吸收的储备金,在全国建立了12所15年一贯制的南洋学校和一所大学,说明任在主观上是兴办教育,而第二任董事长帅建伦,却不仅没有兑现注资,而且存在从南洋学校“抽血”的行为,其目的就很难认定其是办学。
在犯罪客观方面的认定上,有人认为,“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的行为应是针对“不特定的社会公众”的行为,本案行为人吸收的是“特定人”(学生家长)的存款,故不构成犯罪。对此,本人不完全认同,认为学生家长在学生入学前也是不确定的,从而也可认为是“不特定的社会公众”。
关于本案,本人认为,应予以区别对待,构成犯罪的按犯罪处理,仅有违法行为而不构成犯罪的按违法行为处理,不能不加区分地“一刀切”。这样,会打击一大批热心我国民办教育事业的仁人志士的积极性。
其次,在这一事件中,始终存在着政府的违法作为和不作为。政府相关部门在审批这些民办学校时,应该对学校的资金来源进行审查,如果发现其通过吸收储备金办学,你就不应该给它发办学许可证。你给它发证就是违法作为。南洋集团及其下属学校存在十多年,政府应对之进行定期和不定期的监督检查,发现问题,应及时处理。政府有关方面早就知道“教育储备金”问题,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及时加以处理,即构成违法不作为。这个事件发展至今,各地政府及政府有关部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另外,对南洋事件所涉债权债务的处理方式上,本人主张对南洋集团进行整体清算,因为南洋集团是一个整体(集团法人),各地南洋学校受北京南洋集团垂直管理。学校收取的储备金和学费统一上缴集团,或根据集团的指令与南洋其他学校进行资金调拨;开支根据每年学校申请的预算,由集团批准后执行。因此,现在对其债权债务必须进行整体清算,对各个学校个别清算是很不公正、很不合理的。
最后,本人认为,对于民办学校,不应该一出现问题就马上想到关闭,关闭应该是穷尽其他一切措施后的不得已而为的最后措施。因为学校担负着特殊的任务----教育和培养人的任务。在问题出现后,政府首先应该积极想办法开辟一些筹资渠道,尽可能维持学校运行,充分利用好现有教育资源,确保学生受教育的权利。毕竟,从根本上来说,教育是政府的重要责任。
 
                            载2006年6月29日《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