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评析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4555

议题一:株洲炎帝广场开发部开发经营的广场商业街资产是否应该视为国有资产?政府政策是否要换算成投资?

广场开发部开发经营的广场商业街资产的性质取决于广场开发部的性质,而广场开发部的性质又取决于:其一,其管理、经营人员是国家公职人员还是非公职人员;其二,其启动资金和初始投资是政府财政拨款还是社会集资或私人投资。如果广场开发部管理、经营人员一开始就是国家公职人员,其启动资金和初始投资又来源于政府财政拨款,则广场开发部无疑姓“公”,其经营的广场商业街资产亦无疑姓“公”。否则,无论其是否是政府下文成立,或是政府给予了其多少优惠政策,它都不应姓“公”而只能姓“私”。

政府和私人合资办企业,可以以国有土地或其他国有资源出资,也可以以技术等无形资产出资,但以政策出资或将政策换算成投资则闻所未闻。政策是公权力运作的一种形式。公权力不能用于市场交易。这就像球场上裁判权不能用于为任何一方球队服务,并通过此种服务取得报酬一样。否则,整个游戏规则将被破坏殆尽,市场将无法运作。


  议题二:政府“原则同意将炎帝广场和广播电视塔的所有资产、人员、债务整体划归株洲市广播电视局管理和经营”的决定,是否侵权?

  广场和广场商业街似乎不能相提并论:广场由政府出资建成,并由政府组建的广场物业办经营管理,政府对其资产、人员、债务等自然可以处置;而广场商业街由广场开发部筹资建成,并由其经营管理,其资产、人员、债务等是否能由政府处置,则应取决于广场开发部的性质。如广场开发部姓“公”,归属于政府,政府对其处置是其权限范围内的事,自然不构成侵权。但如果广场开发部姓“私”,属民营性质,政府对其处置当然就构成“侵权”。

  此外,广场和广场商业街即使都是国有资产,政府将其划归广播电视局管理和经营也是不妥当的。因为广播电视局属于行政机关,只能行使管理职能,而不能政企不分,同时进行管理和经营。


  议题三:株洲炎帝广场开发部的产权争议应该如何解决?

  这是一个民事争议和行政争议竞合的案件:广场开发部对株洲市政府将其资产确认为国有资产,并划归市广播电视局管理和经营的行政决定不服所形成的争议是行政争议,而广场开发部与株洲市政府关于其资产性质的认定及其产权归属的争议则属于民事争议。行政争议应通过行政诉讼解决,民事争议应通过民事诉讼解决。行政诉讼要解决的是行政决定的合法性问题,如行政机关是否有权限作出相应决定;行政机关作出相应决定是否有充分、确凿的证据;是否有法律法规根据和正确适用了法律法规;是否遵循了法定程序,等等。民事诉讼要解决的是民事权利的归属问题。当然,本案由于民事争议和行政争议竞合,法院可以和应该并案审理(行政附带民事)。


  议题四:对于中小企业开发中的产权保护,法律是否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无论是中小企业,还是大企业,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其产权都需要法律保护,目前这种法律保护都需要加强、完善。要保护产权,首先需要明确产权。一个企业成立,甚至一开始筹建,法律就应对之提出明确产权的要求。产权不明确,行政机关不应允许其登记,不应给其颁发营业执照或筹建许可证。其次法律应建立产权确认和产权争议裁决制度,明确规定产权确认的标准和程序、产权争议裁决的机关、管辖和程序(应包括行政程序和司法程序)。只有通过法律建立完善的产权确认和产权争议裁决制度,才能既防止民营企业产权被侵犯,又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这种情况目前也不少,同样不能忽视)。


  议题五:本案引发的社会思考?

本案对我们有两点重要启示:一是法律应对政府行为加以规范:政府建立一个机构,必须明确其性质,必须确定其是行使行政管理职能,还是承担经营、营利职能;是国有,还是民营;是从属于政府,还是自负盈亏,不能不明不白,稀里糊涂。否则,政府相应领导人要承担法律责任。二是政府和政府工作人员的观念要转变,要适应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的时代潮流:不能把政府对企业的政策支持和扶持当成投资;不能认为没有进官员个人口袋就可以任意处置企业(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的资产。必须树立严格依法行政慎用公权力的观念。

2004年12月5日《北京青年报》“法律圆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