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国家动物园动物伤人责任谁负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4934


(一)本案是否超过了诉讼时效?30年前的承诺能否作为立案的依据?

按照《民法通则》,一般民事诉讼的时效为二年;根据《行政诉讼法》,一般行政诉讼的时效为三个月;依据《国家赔偿法》,国家赔偿的时效为两年。因此,本案当事人无论提起什么诉讼,按照法律的一般时效规定,应认为都超过了诉讼时效。至于三十年前对方当事人的承诺能否作为法院延长诉讼时效的“特殊情况”,此似乎既没有法律的根据,也没有司法解释的根据。

而且,本案的困难问题还在于,这个案子既不属于民事诉讼的范畴,因为它不是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争议;也不属于行政诉讼,因为它不存在行政机关或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具体行政行为侵权的问题;也不属于国家赔偿,因为它不具备国家赔偿的构成要件:有国家机关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的行为;该职权行为违法;该职权行为与受害人受到的损害有因果关系。

严格地说,本案应是一个国家补偿的问题,因为受害人是因国家公共设施(动物园)致害,而非因国家机关或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违法或过错行为致害。至于国家补偿的请求时效和补偿标准,则取决于相应具体法律的规定。

  (二)出事后动物园对受害人家人给予了抚恤,这是否意味着对此事已一次性处理完毕?

  这取决于当时相应法律、法规或政策性文件的规定。但是当时恰恰没有这方面的法律、法规和明确的政策性文件。怎么办呢?根据当时的政策精神,对受害人应按当时公职人员因公死亡的抚恤标准抚恤。然而当时动物园和园林局仅给了受害人家属500元“营养费”,显然此事并未一次性处理完毕。

  (三)30年前的案件是否可以适用刚刚出台的法律对受害人进行救济?

  法律不溯及既往是法的基本原则,除非法律本身对之有特别的规定。因此,无论当事人之间过去有什么合同,有什么承诺,受害人和受害人亲属都不能要求法院根据现在的法律处理30年前发生的案件,法院也不能适用现在的法律对30年前发生的案件的受害人及其亲属进行救济。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受害人及其亲属就不能寻求任何救济,国家就不应对受害人及其亲属提供任何救济。对于本案这种情况,不要说当时致害单位的负责人曾经向受害人亲属作过承诺,即使没有作任何承诺,其也应依据有关政策或在自有资金的范围内给予受害人亲属以适当的补偿(过去已作的补偿显然太少)。

  (四)动物园作为实习场所,是否应该对实习学生的死亡负全部责任?受害人如果当时是因为逮鸟不慎被河马咬死,与她如果是因为轰鸟保护草料被河马咬死,在行为认定上是否有区别?赔偿后果是否有不同?

  对于这些问题,均应取决于法律的规定。但遗憾的是,我国行政补偿方面的法律很不完善,目前对此均缺乏明确具体的规定。根据一般法理,国家对公共设施致害的责任应分几种情况:国家有过错的,国家应予赔偿;国家无过错的,国家应予补偿;受害人本人无过错的,国家应赔偿或补偿其损失之全部;受害人本人有过错的,应根据其过错的大小减少国家赔偿或补偿的数额;如果受害人受到的损害完全是由受害人本人的过错造成的,可以免除国家的补偿责任。

  (五)本案引发的社会思考是什么?

  本案引发的社会思考主要有二:国家应抓紧健全、完善行政补偿方面的法律、法规,如非典、抗洪、见义勇为以及国家公共设施致害、刑事犯罪行为致害等的补偿,否则,就不仅难以消除,而且将继续产生严重的社会不公;其二,应建立健全社会救济机制,国家和社会对于不能依正式法律途径获得救济的受害人或受害人亲属(如本案当事人),应为之提供各种非正式法律途径的救济,使各种因天灾人祸而处于无助无望的人们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生发出一份对社会的感激之情。

将载《北京青年报》2004年6月27日“法律圆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