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行政机关不能变相抵制司法判决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4847


在本案中,作为被告的行政机关和作为审判机关的人民法院对《行政诉讼法》的认识均存在误区,其行为都是不符合,乃至违反《行政诉讼法》的。《行政诉讼法》第五十五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的,被告不得以同一事实和理由作出与原具体行政行为基本相同的具体行政行为。本案被告可能认为自己的原具体行政行为是正确的,合法的,可能不同意法院的判决,认为法院的终审判决是违法和不当的。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被告的“认为”确实有道理,有证据支持,它也只能向法院提出申诉,请求法院再审,而不能继续重新作出原具体行政行为。否则,就是藐视法院,藐视法律,将受到法律制裁。法院接到被告对终审判决不服的申诉后,如认为必要,可能决定再审,如认为不必要,也可以决定不再审。即使再审,其可能判决维持被告的原具体行政行为,也可能仍维持法院的终审判决,即撤销被告的原具体行政行为,责令其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在法院决定不再审和法院再审决定维持其终审判决的情况下,行政机关即使仍认为法院的判决有错,或法院的判决即使真正有错,行政机关也必须执行法院的判决。这是法治的要求,如果这样做会导致某种损失,那是法治必须付出的代价。

  就法院而言,既然已经作出了终审判决,下面的问题就应该是执行的问题, 怎么能够允许被告一而再,再而三地作出一个又一个与被撤销的具体行政行为完全相同的具体行政行为,让原告一而再,再而三地起诉,法院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循环受理和审判呢?这不是拿法律开玩笑,拿当事人的权益开玩笑吗?《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五条明确规定,行政机关拒绝履行法院判决、裁定,法院即可以对之予以制裁,如罚款、建议其上一级行政机关或监察、人事机关予以处理,对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的刑事责任等。法院为什么不愿意对行政机关采取强制执行措施而只乐于对老百姓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呢?

  有人说,这是我国行政审判的体制问题,解决这一问题的有效途径是建立行政法院。我倒不这样认为。本案可能涉及司法权威问题,但司法权威主要应靠司法独立、司法公正以及法官的素质来支撑、维系。没有一套确立和保障司法独立、司法公正以及法官素质的机制,即使建立行政法院,司法权威问题同样不能得到解决,本案的问题同样可能发生。

  当然,在我国建立行政法院确实有必要性(虽然不是为了解决本案的问题,但对解决本案的问题亦有助益):目前,我国基层法院行政庭受案很少,每月(甚至每年)几个案子,而且其审判往往受到当地党委、政府和其他方方面面的干扰。如果几个县市设一个行政法院,既可以节约司法资源,又可以较大限度地摆脱地方干预,还有利于集中优势“兵力”,解决重大、疑难行政案件。此外,行政法院在几个县市设一个,受案审案较多,且专门办理行政案件,有利于其积累经验,培养专家型行政法官。至于行政法院设在县市之上可能造成公民诉讼不方便(路远和花费大)的问题,可以通过法官巡回审判的方式解决。所以,我是支持在我国建立行政法院的方案的。如果目前建立行政法院的条件还不成熟,可以考虑采取扩大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主要由中级人民法院受理行政诉讼一审案件的过渡方案。待条件成熟时,即将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改组成行政法院。

(载2004年6月15日《人民法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