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关于莫兆军案件的几点看法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6034




1、张氏夫妇的死与莫的审判行为有无必然联系?莫在该案审理中是否存在过错?

本案张氏夫妇的死与法官莫兆军的审判行为并无必然联系。所谓“必然联系”,是指此行为必然导致彼行为,此行为是彼行为之因,彼行为是此行为之果。在本案中,法官莫兆军未实施任何必然导致当事人张氏夫妇的死的行为,如殴打、侮辱等。即使莫法官作出的判决是错误的,当事人完全可以通过上诉,启动第二审程序纠正;即使莫法官作出的判决是第二审判决,当事人也还可以通过申诉,寻求审判监督救济。对于任何一般正常的当事人来说,法官莫兆军作出的判决都不会导致其选择死亡。应该说,张氏夫妇因不服判决选择死亡完全是偶然性的,可能与其个人性格、生活环境、法律知识缺乏等有关。莫法官的审判行为与张氏夫妇的死显然只是先后关系而不可能存在必然联系。

至于法官莫兆军在该案审理中是否存在过错行为,首先要确定这里的“过错”是指违法,还是指工作瑕疵,如果指前者,莫法官的行为不存在过错;如指后者,应认为莫法官行为有一定瑕疵。根据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第一,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负举证责任,当事人不能完成举证责任的,要承担不利后果(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2条);第二,一方当事人提出的书证原件,对方当事人提出异议但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的,人民法院应当确认其证明力(第70条);第三,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第76条);第四,因证据的证明力无法判断导致争议事实难以认定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据举证责任分配的规则作出裁判(第73条)。从现有材料看,莫法官的判决就是根据上述规则作出的,因此,其行为法律上不存在过错。但从工作方法和工作态度上说,莫法官的行为在本案中还是有一定瑕疵的:在当事人提出本案证据是违法取得(在暴力威胁下取得)的情况下,如能慎重对待,可建议当事人申请公安部门调查证实,暂缓本案判决,这样可能避免悲剧发生(尽管任何法官一般都不能预见到会有此悲剧发生)。莫法官本来可以这样做或应该这样做,但不是必须这样做,不这样做并不违法而只是不当。


2、对张氏夫妇的死,国家应否予以赔偿,法官莫兆军应否对此负责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国家赔偿责任的一般要件包括:(一)有违法侵权行为存在;(二)违法侵权行为造成了被侵权人合法权益损害;(三)侵权主体是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四)侵权行为是侵权主体行使职权的行为;(五)属于《国家赔偿法》规定的赔偿范围(第2条)。具体就法院和法官在民事诉讼过程中的行为而言,《国家赔偿法》规定国家承担赔偿责任的范围仅限于:违法采取对妨害诉讼的强制措施;违法采取保全措施;对判决、裁定及其他生效法律文书执行错误(第31条)。张氏夫妇的死显然不是这些行为造成的,莫法官在本案中也完全没有实施这些行为,因此,国家对张氏夫妇的死依法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当然,法院鉴于张氏夫妇的死与其审判行为有一定联系,法院的判决尽管是合法的,但它毕竟是构成张氏夫妇选择死亡的一个促成因素,从而法院给予张氏夫妇家人一定抚慰性补偿是合乎法律的人文关怀精神的。但是,这种补偿支出不能视为法官莫兆军行为给国家财产造成的损失,更不能要求法官莫兆军对这种“损失”负责。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法官只在下述情形下对法院因赔偿受害人损害而造成的“损失”负部分或全部责任:(一)刑讯逼供或者以殴打等暴力行为或者唆使他人以殴打等暴力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二)违法使用武器、警械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三)在处理案件中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对有这些行为的法官,有关机关还应依法给予其处分,构成犯罪的,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从现有材料看,法官莫兆军并未实施任何上述行为,从而他本人不仅不应对张氏夫妇的死承担“损失”受追偿责任,更不应对之承担纪律责任和刑事责任。


3、本案给人们的启示是什么?

本案给人们的启示有三:其一,要建立法治国家,必须不断培植法治环境:国家不仅要注重提高法官和其他执法人员的法律素质,而且要注重提高像张氏夫妇一样的广大国民的法律素质;其二,法治并不是十全十美的,它也可能产生某些如本案一样的某些负面的东西,但如果没有法治,大多数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就没有保障,人们将付出更多更多;其三,法治并非是完全冷酷无情的,人们可以对之贯以以人文关怀的精神,如在本案中,莫法官完全可以以另外的,同样是合乎法治的方式处理本案,从而尽可能给予当事人更多的公正,尽可能避免可以避免的负面作用。但是,无论如何,法治总是要付出代价和成本的,人们只能将法治的代价和成本尽可能降至最低,但不可能将之降至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