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对公民徐英东被收容后下落不明案答《南方周末》记者问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369

 


1、您如何看待冯彩云的悲剧?您认为公安部行政复议决定和两次行政裁定有没有法律问题?

  答:冯彩云悲剧的产生,有法律制度方面的原因,有法律制度执行和实施方面的原因,更有执法者(行政执法者和法官)法律意识和法治观念方面的原因。就法律制度方面讲,据以收容冯彩云儿子徐英东的法规即存在对公民人权保障不力的问题(现已废止);据以驳回冯彩云起诉的法律即存在对公民诉权保障不完善的问题(作为一个公民,自己的儿子被行政机关收容弄丢近4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竟无权向国家法院起诉,这里无疑有法律规定不明确的问题)。就执法而言,作为行政机关,不要说收一个人,就是收公民一件物,你也要保管好、保护好。丢了人,还说不清原因,怎么说也是失职;作为人民法院,不要说一个人被行政机关收容弄丢了几年后其母亲起诉,就是其兄弟姐妹,甚至其所在单位,组织、团体起诉,你也应该受理。把一个因行政行为丢失了儿子的,经受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痛苦煎熬的老母亲拒之法院门外,怎么说也不能说是司法为民。就执法者(行政执法者和法官)法律意识和法治观念讲,对“法”应该有一个最基本、最常识性的理解:法意味着公正,意味着对人民权利的保障。如果执法者有这个最基本的观念,其就不能把一个活人弄丢了无动于衷,让一个70多岁的老母亲自己去找;人民法院也就不会以“儿子死无定论,母亲无原告资格”为由驳回母亲的起诉,让其见到了儿子的尸体后或法院宣告其儿子死亡后再来诉。

  至于行政复议的申请人资格和行政诉讼的原告资格问题,法律根据首先应是《行政复议法》的第二条、第九条和《行政诉讼法》的第二条,然后才是《行政复议法》的第十条和《行政诉讼法》的第二十四条。根据《行政复议法》第二条、第九条和《行政诉讼法》第二条,公民只要“认为”具体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就可以申请复议和提起诉讼。你把我的儿子弄丢了,我还不能“认为”你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母亲对儿子的亲权、儿子赡养母亲的赡养权难道不是合法权益)?还不能取得行政复议的申请人资格和行政诉讼的原告资格?即使不能,作为母亲,总可以作为儿子的法定代理人吧。在儿子事实上不能亲自行使申请复议权、起诉权,无实施申请复议行为、起诉行为的行为能力的情况下,母亲为什么不能以法定代理人的身份代其申请复议和起诉呢?作为一个执法者和法官,理解法律、解释法律必须考虑法律的目的,原则、精神,不能孤立地就某一法条论法条。《行政复议法》和《行政诉讼法》均在第一条规定其立法目的是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维护和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因此,执法者和法官理解和解释法律确立的每一项制度(如行政复议申请人资格制度和行政诉讼原告资格制度),都必须根据这一立法目的,从立法的整体规定中,而不是从某一孤立的法条中去发现法,去探寻实现法的途径。


  2、按照我国国家赔偿法和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只有“当事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才可以提起诉讼,对失踪人的权益没有提及。现实的情况是只有失踪人死亡后才可以打官司,因而有观点认为,这个规定没有顾及一般的社会伦理。有人建言:行政诉讼应尽快引入宣告失踪制度;因行政侵权导致失踪的,应当认定为意外事故,只要下落不明满两年(而不是普通的四年),就可以申请宣告死亡;应当赋予失踪人的近亲属起诉的权利。您如何看待这些建言?

  答:完善法律当然是上策。象本案的情况,父母能否在儿子失踪一定期限后(如三个月或半年,两年太长)以自己的名义起诉或以法定代理人的身份代儿子(视其儿子为无行为能力,而无须宣告其死亡)起诉,法律如能对之加以明确规定,这当然是最理想的。前几年曾发生女研究生被拐卖,公安机关拒绝救助,其父起诉公安机关,法院以其无原告资格而拒绝受理一类同样性质的案件,如通过立法完善原告资格制度,此类问题就可以一道获得统一解决。

  但是,在没有修改法律以前,这类问题是不是就不能解决呢?当然不是,只要我们的法官具有良好的法律素质,能运用法律的目的、原则、精神全面地和灵活地解释法律,而不是机械地执法、司法,就能找到依法解决问题的办法。例如,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二条的“认为”侵权的规则或灵活解释民法的法定代理人制度(将失踪人暂时性地视为“无行为能力人”),均可让冯彩云依法进入法院。


  3、据我所知,目前在北京寻找因收容而下落不明的人并非孤立的一起个案。收容遣送的废除,会对以冯母这样的行政诉讼带来哪些影响和变化?失踪人的亲属有哪些权利可以主张?如果确是在收容期间失踪的,由谁来承担责任,承担什么责任?

  答:法律责任有民事责任、行政责任、刑事责任之分。如果冯母之子确因行政机关收容行为失踪,冯母既可根据《民法通则》第121条,要求行政机关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也可以根据《国家赔偿法》第2至4条要求行政机关承担行政赔偿责任;如果行政机关工作人员在实施相应收容行为中有违法或犯罪的情形,冯母或失踪人的其他亲属还可要求有关国家机关给予行政处分或追究刑事责任。这些法律责任制度与收容遣送制度是否废除无关,即使收容遣送制度没有废除,行政机关对被收容者的失踪同样要承担法律责任。


  4、四年来冯母自己在漫无目的的,在所有可能的地方,通过自己的线索寻找儿子,到底谁有查找失踪者下落的真正责任?查找的期限是多久?

  答:查找失踪者下落的责任当然是收容机关。不要说是被收容者,就是被判刑的罪犯,监狱对其也有看管、保护的责任。不能说丢了就丢了,死了就死了。如丢了,你必须找回来,找不回来你就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5、以冯母的个案为例,目前在诉讼无门的情况下,她该怎么办?是否只能进行宣告死亡的程序后方可诉讼?如果她现在到法院申请宣告死亡,加上一年的宣告期,是否只能再推后一年到2005年提起诉讼?如果提起诉讼她可以提出哪些赔偿请求?

  答:第一,她可以根据宪法,找收容机关要人(只要她有收容她儿子的证据),要求收容机关寻人、还人;第二,她可以根据《国家赔偿法》,直接要求收容机关赔偿,赔偿范围包括她这几年为寻找儿子所有的花费以及她和儿子损失的所有本应得到的劳动收入;如今后发现儿子死亡或伤残,还可根据《国家赔偿法》第27条要求生命健康权损害赔偿;第三,她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诉,请求再审,或者向人民检察院申诉,请求检察院抗诉。最后,她也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请宣告其儿子死亡,依《国家赔偿法》向收容机关申请行政赔偿或依《民法通则》第121条,要求收容机关予以民事赔偿。


记者:以上仅是我能想到的几个问题,如果您还有其他的高见请一并表达。冯母年事已高,她至今没有向法院申请宣告死亡。想到明年或者后年才能打官司,她问我“你说我还能活到那一天吗?”

收容遣送是废了,但遗留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很希望听到姜老师一些理性的意见和建议。

姜: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暂时只能讨论到这里。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