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司法在现代国家治理中的使命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1434

司法在现代国家治理中的使命

    要认识和把握司法在现代国家治理中的使命,首先要认识和把握现代国家治理相对于传统国家治理的特征,认识和把握司法作为现代国家治理手段相较于其他国家治理手段的特征以及司法机关作为现代国家治理主体相较于其他国家治理主体的特征。   现代国家治理的

  现代国家治理相对于传统国家治理的特征有五:其一,治理主体由单一向多元转变。传统的国家治理,治理的主体只能是国家机关,国民只是国家治理的对象而不能成为治理主体。而在现代社会的条件下,由于政治文明的进步,公民社会的成长,再加上科学技术,特别是互联网的发展,人民直接参与国家治理不仅显示出越来越明显的必要性,而且展示出越来越广泛的可能性。从而国家治理主体愈益多元化。各种社会自治组织、团体、行业协会、NGO、NPO等一方面通过自治参与公共治理,另一方面通过法律提供的途径和形式直接参与国家治理,或者通过国家向社会转移公权力而获得国家治理权进而成为公共治理主体。
  其二,治理客体由被动、单向向立体、主客体互动转化。传统国家治理以“民”为治理客体,现代国家治理则不只是国家治民,更有民治国家;治理对象不只是经济、市场,还有社会、生态环境;不只是现实世界,还包括虚拟世界。而且,现代国家治理,“民”不再是纯粹的、被动的治理客体,而主要是治理主体。“民” 在一定的时空可能是国家机关治理的对象,但在更多的时空,国家机关乃是“民”治理的对象。
  其三,治理目标由以统治秩序为本向以人为本转化。传统国家治理主要追求统治秩序和效率。如追求“亲亲”、“尊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或追求“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秩序,或追求“以GDP为中心”的政绩。现代国家治理目标则以人为本,追求人的权利、自由、幸福和人的可持续发展。
  其四,治理方式由恣意、神秘化向透明、规范化转化。传统国家治理以“独视、独听、独断”、“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为治理方式。现代国家治理则要求程序化、规范化,要求公开、透明、公正参与、讲求诚信和信赖保护。
  其五,治理手段由人治、权术之治向法治、文明之治转化。传统国家治理者选择治理手段,只问手段是否有效,而不问手段是否正当,故多采人治和“权势术” 之治。现代国家治理在手段选择上则不仅要考虑其有效性,而且要考虑其正当性和文明性,通常运用民主法治、科学诸手段治理国家。

    司法作为现代治理手段的特征

  司法作为现代国家治理的法治手段相较于立法、行政等其他法治手段,司法机关作为国家治理主体相较于立法机关、行政机关等其他国家治理主体,其特征主要有五:
  其一,中立性(独立性)。在西方法治国家,司法在形式上不受特定群体和党派利益的影响。在我国,司法虽应接受党的领导,但这种领导主要是政策上和组织上的,党委和政法委均不干预个案的审理和裁判。
  其二,评判性。司法仅对已经发生的过去事件进行评判,不对尚未发生的未来事件作出设计、规划和决定。
  其三,被动性。司法只应当事人的申请作出裁判,而不主动对社会进行干预。“能动司法”仅相对于“机械司法”有一定意义,即法官裁判案件不应只考虑具体法律条文,而应同时考虑法律的原理、原则和法治理念。如果超越这个限度去“能动司法”,让司法为一时一地的中心工作----如经济发展、维稳等----服务,就会破坏国家的整个治理体系,损害国家的整体治理能力。
  其四,裁量性。司法对案件事实性质的认定和法律的选择适用均具有一定裁量性,司法裁量不同于行政裁量,司法裁量同时具有终局性。实践中行政机关和法院为了限制行政公职人员和法官的裁量权,防止其滥用,多制定各种“裁量基准”。但法官对“裁量基准”只能裁量适用,而不应无条件适用。当案件出现“裁量基准”制定时未考虑到的因素时,法官应在法定裁量的大范围内而不应在“裁量基准”限定的小范围内选择适用法律和裁决。
  其五,既决性(终局性)。司法裁判具有既判力,即法院就相应案件一旦作出终审判决,任何机关、组织、个人,均应服从,不得作出与法院生效判决、裁定相抵触的行为或决定。法定审判监督程序对此虽可有例外,但此种例外应严格限制在非常小的范围内。司法的目标是追求公正,但公正只能是相对而不可能是绝对的。如果为了纠正某一个案的小的“不公”而轻意放弃坚持司法的既决性,就可能损害司法整体的公正性。

    现代国家治理中的司法使命

  基于现代国家治理的特征和司法作为现代国家治理法治手段以及司法机关作为现代国家治理主体的特征,我们可以将司法在现代国家治理中的使命归纳为下述四项:
  一、维护国家治理秩序。现代国家治理包括狭义的国家治理、社会治理和市场治理。司法在国家治理中的使命首先是维护国家治理秩序。其不同于立法和行政, 立法在国家治理中的使命首先是确立治理规则,行政在国家治理中的使命首先是依规则实施直接治理行为。现代国家治理要求司法必须担负起全面维护国家治理秩序的使命,从而不仅应受理涉及狭义国家治理和市场治理的案件,而且应逐步扩大受理涉及社会治理的案件的范围。
  二、推进国家治理法治化。国家治理现代化要求国家治理法治化,国家治理法治化要求国家必须依宪、依法治理、执政党依宪、依法执政,为此,司法必须担负起保障宪法、法律实施和违宪、违法审查的使命。虽然对法律、法规、规章和重大国家治理行为的审查在世界上有由普通法院、宪法法院、行政法院或立法机关内专设机构审查的不同模式,但在我国,由人民法院担负此使命应较为合适。在目前,至少应授权法院在行政诉讼中审查规章和其他规范性文件。否则,我们讲国家治理法治化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三、在国家治理中保障人权。现代国家治理的目标是以人为本,保障人的权利、自由、幸福和可持续发展。但是在国家治理现实中,治理主体由于各种主客观原因的影响,往往会脱离这一目标,为追求一时的“治绩”,如追求一定的经济发展指标、一定的维稳指标等而侵犯人权。为此,人民法院应基于司法的基本性质,积极担负起保障人权的使命。而不是像目前某些地方的某些法院一样,拒绝受理公民此类案件,将被侵权人推出法院的门外。
  四、培植国民的法治理念。司法在现代国家治理中的另一重大使命即是以其裁判活动和其他司法活动培植国民的法治理念。习近平同志曾经对司法提出这样的要求:让公民在每一个具体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怎么才能让公民在每一个具体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必须创设两个基本条件:一是法院必须依法公正审理案件和作出裁判,司法腐败、司法不公,公民肯定不可能感受到公平正义;二是公民必须有最基本的法律常识和法治理念。如果我们的公民(特别是案件当事人)没有最基本的法律常识和法治理念,法院审理案件和作出裁判即使再依法公正,他也可能感受不到。有时不仅感受不到,甚至还会怀疑法官腐败(“法官对这么坏的被告人怎么不判死刑呢,肯定是拿了人家的好处”)。为此,我们的司法不仅有依法公正审理每一个案件和作出裁判的使命,而且有通过审理每一个案件和作出裁判的活动提高公民法律知识水平和培植国民的法治理念的使命。

 

本文来源:法制日报2014-08-27 第10

 

lwz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