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法治没建立起来就搞民主是灾难

作者:王振民   点击量:1909

法治没建立起来就搞民主是灾难

 

    11月22日晚,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在清华大学以“法治改革与中国未来”为题演讲,凤凰大学问刊发相关内容,与读者分享。王振民认为要实现由“富”到“福”,由“富”到“强”的转变,关键靠法治中国的建设,法治能够决定国家未来。

    关于民主与法治的关系,王振民提醒千万不能法治还没有建立,就搞起民主了,没有法治的民主,就像没有法治的经济繁荣一样,越民主、越繁荣,就越是灾难。王振民还指出中国人在潜意识里迷信暴力,不相信法治与谈判。

    王振民说,改革不能等,不能常态化,“这次改革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失败的本钱。如果这么大规模的司法改革,最终又夭折,或是大打折扣,这对于国家的未来,可能是非常不妙的”。

    王振民,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院长,中国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主要从事宪法学、行政法学、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等方面的研究,著有《中央与特别行政区关系——一种法治结构的解析》、《中国违宪审查制度》等。

    编辑:胡泽、王鹏

    以下为演讲实录:

    法治建设决定国家未来

    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除了提出四个现代化之外,又提出了国家第五个现代化,就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我们以前只提工业、农业、国防、科学技术,从来没有人敢说国家治理现代化。国家治理现代化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说我们现在的治理不够现代化,我们的治理有问题?我们看到了执政党,也就是中国共产党敢于在自己的文件中承认自己的不足,我们国家的治理和政治体制对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有很大波及,必须要实现国家整个治理体系的现代化。这就是我们未来要追求的另外一个目标。

    十八届三中全会还提到要加快发展市场经济、民主政治、先进文化、和谐社会、生态文明,也就是能够把整个社会的活力激发出来,让发展的成果更多惠及全民。过去更多强调效率,社会公平被长期忽视。我的观察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对国家未来的描述由过去单纯追求“富”,转变为追求“福”。过去三十多年,我们努力就是为了国家富,三中全会把这个目标做了一些修正,当然国家要富、人民要富,但更重要更根本的是人民的幸福,就是福。

要由单纯的富转变为强。富和强不一定联系在一起,有些时代有的国家很富,但是很弱,不是富强,而是富弱。经济的发展能不能转变成硬实力?这是不一定的。你的GDP可能很高,但是不一定有相应的硬实力。我们需要从单纯物质上的追求转变为对制度文明和精神文明的追求。三中全会回应社会的呼声,回应对体制改革的呼吁、对文明的呼吁。我们这些年经济发展了,但是文明程度与经济发展是不是同步进行的呢?这些都是打疑问的。

    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国家的描述有比较大的变化,这个变化是国家的未来、目标,怎样才能实现呢?法治中国建设是成是败很大程度上决定所描述的中国未来能不能实现,现在我想跟大家讲的是法治决定未来,决定国家的命运。

我们看一看,在世界上其他国家,它们的法治怎样决定了国家的未来。

    对社会科学的研究,一定要进行比较,要看看别的国家。世界上第一个成为世界领袖的工业化、现代化国家是英国。英国国土不够大,人口也不够多,但这样一个小国却能主导人类的发展、领导世界的潮流二百多年。它曾经是历史上人类所能建立的最大帝国,其殖民地达到三千三百五十万平方公里,是本土面积的110 倍。当英国占领地球四分之一的陆地,控制地球四分之一的人口和几乎所有海洋通道的时候,英国也只有一、两千万人。

    北美、澳洲、以及东南亚的一些国家,英国人无论走到什么地方,都把它的法治制度建起来,我觉得英国的崛起和发展与它的法治有非常密切的联系。

   英国最早在十三世纪制定了一个《自由大宪章》,它是英国国王发布的,实际上是世界上第一个规定政府法治原则的文件。英国人至今仍把它作为英国宪法的组成部分。

    法治政府难不难?其实不难。《大宪章》确定了国王和政府要遵循法律,即便法律是国王制定的,国王也要遵守自己制订的法,这就是法律。法治可以和民主无关,“君主之下的法治”,或者是“君主专制之下建立起来的法治国家”,这就是英国法治发展的历史。

    近代以来,英国三百多年的法治发展历程中,有两部非常重要的法律,一部是1624年制定的世界上最早的专利法。有了《专利法》,保护知识产权,使得英国科学家的思想得到解放,极大激发了科学创新,各项发明就孕育而生。因为有法律的保护,发明创造迅速转变为坚船利炮,科学创造催生了工业化,英国一跃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工业化国家。这部法律对于英国从科技发明到工业化,再到后来英国军队走向大洋、占领世界有直接关系。一部法律催生了科技革命、工业革命、军事革命,造就了一个现代化强国。

    第二个对英国影响巨大的法律就是1689年在光荣革命之后制定的《权利法案》(The Bill of Rights)。《权利法案》实际上是英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法案,经过光荣革命,英国人创造了新的政治体制。此后,英国的君主立宪制、议会制经历324年,体制基本上没有变化。也就是说,英国上一次因为政治问题而流血的革命是在324年以前,它的政治改革用两年的时间就完成了,完成以后,改革就到此为止了。到今天,英国有没有改革派,有没有人要推翻英国的政治体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没有这个情况。当年确定的体制到今天大家还在遵守,这也是为什么英国的军队能够放心大胆地走向大洋,因为它的国内政治高度稳定。三百多年来,英国基本没有打过内战。

    中国不像英国,英国的军队可以走向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因为三百多年的政治没有变化。英国的政治哲学主要是保守主义,很少有人愿意搞独立或是大改大革,很少人要对政治、法治进行彻底的摧毁重建。中国人革命的思想过重,法治主义的东西太少了。英国能够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现代化国家,与它的政治稳定有关系。

政治为什么稳定?因为它的政治法治化,法律三百多年可以不修改,而且至今有效。当然它的体制也不是一点变化都没有,比如逐渐扩大民主。它是在国王的独裁专制下,通过强权建立的法治,例如它在新加坡、中国香港建立的法治,属于殖民统治,不是通过民主的方法建立的。法治和权威一定是有关系的,没有权威就没有法治。

    国家也可以谈出来而非打出来

    美国是第二个实现国家崛起和国家现代化的国家。美国人非常得意,得意什么呢?美国老讲:“一个国家,一部宪法,一种命运。”有什么样的宪法,就会决定这个国家有什么样的命运、未来和前途。

    为什么美国人这么讲呢?本来是没有美国的,最早是英国人在北美大陆建立了13个殖民地,后来这些殖民地纷纷独立。当时这13个独立的州都非常弱小,英国非常强大。为了共同安全,这13个独立的州选派代表谈判,1787年5月到9月,会议谈了4个多月,当年50多位美国先辈们谈出的结果就是把原来的 Independent States变成了United States,谈出了一个美国宪法。

中国人说打江山,这个江山能不能谈出来呢?是可以谈出来的。这就像以前中国人的婚姻是包办婚姻,现在产生了一个新词,叫做“谈恋爱”,恋爱是可以谈出来的,国家也是。像现在内地和台湾,也是要经过一个很长的恋爱时期。

    我特别比较过225年以前美国的统治和中国公元前21年秦始皇的统治,中国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是打出来的。中国的法治为什么建起来很难?为什么政府动不动就用暴力拆迁,不用谈判?就是因为这个基因,每一个中国人在潜意识中都有这种暴力意识。我以前讲过,很少有中国人没有打过人的,只要是为人父母,一定会打孩子,很少有中国人没被打过。可能现在不打了,都是独生子女,舍不得打,但是老一辈父母打孩子决不手软。我们的政府在使用暴力拆迁的时候,也是决不手软的,迷信暴力,不相信法治和平等谈判能解决问题。

    我觉得美国非常幸运,一方面它有一片好的土地,另一方面是美国在建国之前就已经有一个非常庞大的法律制度。这个国家是谁奠定的,谁创造的呢?是一帮律师。当年起草美国宪法的55个人中,有26个人是律师,这个国家在成立之前就有法律了。中国可以没有法律而存在,但是美国是不能没有法律和宪法而存在的。这就是两个国家的区别。

可是,美国这个国家,也是由小国变大国的。它一开始也是弱不禁风的,当年英国曾经对美国搞过“两个美国”,支持美国南北独立。美国由一个弱国变成强国,这和法治是密切相关的。

    在过去的二百多年,有多少国家灭亡?有多少国家衰落?我们国家的二百多年,基本上是在内战、抗战和衰落当中度过的。美国一直以来之所以强大,在于它一开始就是一个法治国家。它是“先有宪法,再有政府”。我们今天说“把权力放在笼子里面”,美国这个笼子早就做好了,政府一出生就是在笼子里面,它不可能超越宪法和法律。我觉得这是美国人的幸运。

美国宪法的描述首先是正义;其次是安全,有国内安全,有国际安全,安全是建立国家的一项重要原则;然后是增进全民福利,谈到富有和幸福的问题;最后就是让后代能够安享自由带来的幸福。美国在二百多年前能写出这样的宪法确实不容易。这个宪法有两个重要的特点:第一,如果说英国是第一个为知识产权立法的国家,那么美国就是第二个。

    为什么目前诺贝尔奖获得者超过一半都是美国的科学家?美国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科学家?为什么先进科技的诞生地基本上都是美国?就是因为美国一建国就保护知识产权。

    第二,如果说英国是第一个为最高权力更替立法的国家,美国是第二个。美国宪法非常全面地规定了美国的最高权力,宪法实际上就是一部关于权力更替的法律,一部政治文明的法律。美国宪法给美国人民确实带来了幸运。

在美国的总统中,只有一位学过经济,正是让美国经济破产的小布什总统,他是哈佛大学商学院毕业的。美国历史上治理经济最好的都是学法律的,比如克林顿,这是美国人公认的。而且当年美国不仅经济发展好,而且每天晚上电视都有很多娱乐新闻,因为克林顿老是犯错误,还得请律师给他打官司。克林顿下台的时候,欠了450万美元的律师费。中国人的习惯是做官发财,但是在美国做官不仅发不了财,而且欠了很多债,所以克林顿只能拼命演讲,赚钱还债。

    美国的领导人从中央到地方,总统、议员、州长超过一半是学法律的。英国的经济学家根据这些领导人的教育职业背景作了一个统计:全世界的领导人中,有 20%是学法律的;但是在发达国家,这个百分比可以达到60%、70%,接近80%。所以我觉得美国能够建设法治国家,和它一开始的法律职业、法学教育是紧密相关的。

    美国的情况有一个特点,刚才我讲英国的法治是在国王的独裁专制下建立起来的,美国的法治之所以一开始能够成功,我觉得也是先法治后民主。一开始它的民主是有问题的,特别是保留了奴隶制,其实这两个国家在民主上都是具有重大瑕疵的,比如黑人没有选举权,妇女没有选择权,但是它们先把法律建起来了。可以有不完美的民主,但是不能有不完美的法治。

    法国在西方国家中走了另外一条路,正好和英美相反,它是先民主后法治,所以他的革命比较多。凡是先搞民主,后搞法律的国家,都是长期政治混乱的,革命一个接一个。法国发生的革命次数仅次于我们国家,在西方是最多的,法国特别喜欢革命,就像喜欢罢工一样。

    法国历史上有一位军事强人,就是拿破仑,他白天只会打仗,在战场上流血牺牲,晚上却召集法学家开会,制定《民法典》。战争结束了,《民法典》制定出来了。拿破仑自己也觉得一生中最大的功劳,不是打了很多胜仗,因为最后一场战役滑铁卢战役失败了,但是唯一能够流传下来的、永垂不朽的就是《民法典》,这是他非常引以为豪的。领导人靠什么青史留名?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法治上做出自己的贡献,而不是打了多少胜仗,也不是GDP增长了多少。

 

来源:凤凰网http://news.ifeng.com/exclusive/lecture/special/wangzhenmin/

 

lwzl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