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发展”首先是人的发展

作者:张千帆   点击量:2250

“发展”首先是人的发展

 

      三十年来,中国改革一直围绕着“经济发展”这根主轴。在经济决定论的思维指导下,我们不假思索地将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划等号。然而,今年冬天北京挥之不去的浓雾重霾足以表明,这个等号是不成立的。如果“发展”让我们拥有了高楼、公路、铁道乃至奢侈日用品,却摧毁了人类生活所依存的环境,污染了基本生存所离不开的空气、水和食品,让人生病甚至早死,让年轻一代不能正常发育,那么我们要这样的“发展”干什么?在经济主义的“发展”思维产生了昭然若揭的后果却依然甚嚣尘上的今天,我们不能不反思改革的目标和方向。如果改革的目的是为了人的发展,而不单纯是为了达到某个GDP或人均收入数字,那么我们必须重新思考一些人类生活的基本常识:作为人,我们究竟需要什么?作为生活在社会中的人,我们需要政府做什么?

      作为人,我们首先需要一个适合生存的物质环境。我们显然和所有动物一样,需要清洁的空气、纯净的水、充足的绿地和树林……总之,一个远离各种污染的生态环境。在工业化社会,经济活动主体可以给社会产生巨大财富,但是如果没有法律约束,也可以毫无节制地破坏环境。正是因为市场经济不能自动带来一个健康生活的环境,我们才需要政府用法律制裁污染者,环境保护是现代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同样,市场经济能给我们产生大量食品,问题是人类所需要的是安全与卫生的食品。当外表光鲜的有害加工成为一种产业,让消费者真假莫辨、不能自保,那么保护食品安全也就成了现代政府应尽的义务。

      然而,我们的政府目前在这些方面作为如何呢?不可否认,他们做了一定的工作,但是离国民对健康环境和安全食品的需求还远远不够,在污染防治和食品安全方面的投入远远不足。事实上,政府不仅未能有效制止污染,而且其GDP主导的发展思维恰恰是环境污染的重要源头。通过各种人为拉动的开发、修路、改造,政府行为极大减少了耕地、森林、绿地,同时加剧了城市灰尘和噪音。经济主义发展思维不仅使政府疏于环境保护和食品安全等本职工作,而且使官员直接插手经济,扭曲市场规律并增加寻租成本,既污染了官场风气、导致集体腐败,又让中国的自然生态陷入官商勾结的一轮轮剥夺与破坏之中。要恢复适合健康生存的自然环境,必须扭转经济主义发展思维,让政府退出微观经济干预。人民并不需要政府帮他们挣钱,如此“帮助”必然蜕化为官与民争利;人民需要的是政府帮助他们治理市场交易过程中产生的后遗症,积极防治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隐患。

       作为人,我们还需要适当的教育。毫无疑问,现代公民的培养离不开基础教育;一个健全心智的人必须具备人文、数理和伦理方面的基本知识,才能在现代社会中生存并竞争。一个健康繁荣的社会是由一个个具备现代知识的健康个体组成的,其中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特长、爱好和能力做出自己的独特贡献并实现自我的价值。然而,各人家境不同,许多家庭未必有能力让自己的孩子获得适当的教育机会。为了让每一个人都得以充分发展自己的潜力并获得平等竞争的机会,国家有义务为所有儿童提供免费和大致平等的义务教育。义务教育是每一个家庭的义务,更是政府的义务。如果政府不能提供适当的教育机会,致使相当一部分儿童就不能成长为合格的现代公民,那就是政府的失职。

       对于当前相当稀缺的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我们还做不到平均分配,但是一定要保证每一个学生都能获得争取教育资源的平等机会,只有这样才能合理分配有限的高等教育资源。在一个外来务工人员的随迁子女还不能在其就读地参加高考的国家,教育方面的歧视不可胜数,其中有些是由政府监管失职纵容的,有些则是长期行政化的教育体制自身造成的。要打破没有理性和人性的户籍歧视,为全国各地的学生开放平等的受教育机会,教育部门有义务重建合理的统一考试体制,并通过法律禁止一切形式的招生歧视。

更重要的是,教育部门必须主动退出教育垄断,让中国教育回归独立与自由发展。政府有义务提供但没有权利垄断教育。事实上,行政垄断与歧视正是造成中国高等教育资源匮乏的制度根源。就和政府不能包办经济一样,政府也不得包办教育;如果说计划经济必然造成物质贫困,那么计划体制下的教育必然造成教育和思想贫困。要营造一个健康繁荣的教育体制,就和营造健康繁荣的市场体制一样,政府需要将自己的定位从全盘垄断转变为适度监管,允许民营力量进入教育领域并和公立教育平等竞争。

    一个人所需要的还有很多,不过正常的生存和教育环境是其最基本的需求。只有满足这些基本需求的改革才是良性的,才是值得我们追求的。良性的改革必须以人为本,以人的健康成长和发展为基本导向。经济只是人类生活的一个方面,既不能代表人类生活的全部,更不能无限夸大并以此摧毁人类生存的其它条件。因此,单方面追求“经济发展”的改革目标显然是错误的。事实上,即便经济发展也用不着政府直接插手,过度干预只能为寻租与腐败创造机会。中国改革走到今天,一定要从人性的需求出发进行一次彻底的反思,扭转经济主义发展思维,让政府退出微观经济干预和全盘教育垄断,并担当起教育平等、环境保护、食品安全等本来应当承担的职能。

    归根结底,“发展”是人的发展。对于改革方向与政府职能的重新定位,中国还需要一次思想解放的大讨论。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