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上海“积分制”将制造新歧视

作者:张千帆   点击量:2473

上海“积分制”将制造新歧视

 

近日,上海市政府在其官方网站上全文公布了《上海市居住证管理办法(草案)》的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阶段将于122日结束。其中第六条对外来务工人员规定了两种类型的居住证:“A证”持有者需要“在本市有合法稳定职业和合法稳定住所,参加本市社会保险,且积分达到规定分值”,具备其它条件但积分未达到规定分值的则只能领“C证”。作为取代“绿卡”和暂住证的户籍改革措施,居住证制度无疑具有进步意义,按积分区别不同类型的外来人员或许未尝不可。然而,这个征求意见稿却将父母积分和随迁子女的受教育权利挂钩,必将制造新的教育不公。

征求意见稿第26条规定,父母A证的随迁子女“可以按照本市有关规定在本市参加中考、高考”,父母持C证的随迁子女则只能“在本市参加全日制普通中等职业学校自主招生考试”。换言之,只要父母积分不够,其子女只能就读“职高”,而不能参加高考。事实上,这正是上海目前的随迁子女考试政策:“绿卡族”的子女可以参加高考,父母没有绿卡的随迁子女则只能报考职高。至少在随迁子女高考问题上,居住证变了名称和形式,实质却是换汤不换药。随迁子女能否参加高考,依然是一场和他们自身能力或努力无关的“拼爹”游戏。

由此可以看出,居住证制度实际上就是上海市的异地高考政策,只有获得A证人员的子女才能参加上海市高考。然而,这一政策并不符合教育部等四部委颁发的《关于做好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后在当地参加升学考试工作的意见》,因为《意见》只是要求进城务工人员在当地具备合法稳定职业、合法稳定住所(含租赁)并参加社会保险,其子女即可在当地参加高考,而上海市的异地高考政策则将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对外来人员进行打分,并按积分高低决定其子女能否参加高考。这种做法无疑将随迁子女按照其父母的条件分为三六九等,进而对其接受高等教育的宪法权利造成任意歧视。

当然,四部委的《意见》也提到“城市功能定位、产业结构布局和城市资源承载能力”等因素,但是正如30位学者提交国务院、教育部的建议方案指出,这些极为笼统的因素只能适用于未来城市发展规划的制定,而不能适用于现有的随迁人口认定,否则就将授予地方政府将现有随迁子女分为三六九等的任意权力。在很大程度上,城市资源承载能力问题本身就是歧视性政策造成的;京沪等大城市之所以人满为患,至少部分是因为严重的教育资源分布不均衡与大学招生地域歧视形成了这些城市的受教育特权,进而吸引源源不断的“高考移民”。歧视造成的问题不能再以新的歧视来解决,否则只能制造新的矛盾和冲突。

目前,上海市尚未公布具体打分标准。征求意见稿第10条只是笼统规定:“积分指标体系由基础指标、加分指标、减分指标等指标组成,各指标项目中根据不同情况划分具体评分标准。”可以想见,未来出台的积分体系可能是十分复杂的,或许看似“科学”合理,但实际上每一条标准都可能构成任意歧视。譬如积分制很可能将犯罪或劳教记录作为获得A证的障碍,但是为什么父母有不良记录,孩子就不能考大学呢?我们有什么权利用父母的错误来惩罚孩子?

积分制也很可能将父母一方的大专文凭或学历作为获得A证的条件之一,但是设想两个孩子都同样符合随迁子女的条件,他们的父母都同样在上海有合法稳定的职业和住所,也都参加了社保,凭什么其中一个因为自己的父母没有大专文凭就不能参加高考?如果这样的政策持续实施下去,这个孩子在上海读了职高,长大了在上海成家立业,他的孩子将因为他没有大专文凭而照样不能在上海高考……教育歧视代代延续,我们究竟在制造什么样的社会?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文明”、“繁荣”的大都市吗?如此下去,上海将复制古代印度的种姓社会。

归根结底,积分制衡量的是父母的条件,而不是随迁子女自身的条件,因而任何让父母积分来决定孩子未来的规定都构成歧视,并将严重阻碍中国社会的人才流动。一个有活力的社会必须是机会均等、自由流动的社会。如果父辈的境遇决定了后代的命运,那么这个社会只能走向僵化、保守、呆滞、懒惰、骄横、愤激。我相信,这不是上海人民想要的社会。

上海市可以规定居住证,甚至也可以计算外来人员的“积分”,但是不能将父母积分和随迁子女的高考权利挂钩,进而变相违背中央《意见》,对随迁子女在当地参加高考设置不平等的门槛。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