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自查自纠”也可引入第三方

作者:沈岿   点击量:2317

     针对质检总局责成江苏省质监局调查处理“骗补门”一事,潇湘晨报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研究员沈岿。
    调查扎实、公开,才能获得信任
    潇湘晨报:“骗补门”事件中,质检总局责成江苏省质监局调查。然而,江苏质检院是江苏省质监局的下属机构。因此,有人担心,这是“老子查儿子”。你怎么看?
    沈岿:从行政法原理上说,行政系统内部完全可以进行上下监督,完全可以进行自纠自查。目前,在司法机关还没有启动介入程序的情况下,也还看不到司法机关介入的条件,行政机关对媒体已经关注的、包括厂家指出的涉嫌违规违法问题介入调查,是正常的。
    “老子查儿子”是一个比喻。从质监局和质检院的关系看,可能很多工作人员之间的工作关系会很密切,因为,在部门的日常事务中,在部门的职能方面,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比较密切的。
    潇湘晨报:让这种关系非常密切的单位进行调查,有人担心会影响公平公正。你认为在这起事件中应该如何避免外界的这种印象?
    沈岿:公众怀疑不无道理。要想获取公众信任,江苏省质监局有必要把调查做扎实,实事求是地做出结论,并且充分公开。调查的关键在于是不是能够把这个事情处理好,并且将结果公开。只有公众和厂家都挑不出毛病来,才能获得信任。
    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江苏省质监局必须把调查结果公开,同样,调查依据也应该公开。只有公开了,公众和厂家才有质疑这个结论的条件,才有是不是应该进一步调查的质疑余地。
    对调查程序应出台详细规定
    潇湘晨报:有人认为,类似“老子查儿子”的事,其实是个无解之问,因为从另一个角度上,这样的操作也可以说成是“自查自纠”。对于这种情况,应该如何监管以实现公平公正?
    沈岿:可以请一些社会公众人士来组成调查委员会或调查小组。小组成员必须独立,与质检院和质监局没有任何关系。如律师、教授、学者、政协委员等,让他们参与整个调查过程,这样也可以获得民众信任。
    行政系统在司法机关没有条件介入的情况下,一方面要进行调查,一方面要获取公众信任,在机制上就必须有一个独立方参与进来。
    如果要从制度设计的层面上来做个前瞻的话,最好是有部统一的行政程序法,对调查程序做出详细规定,包括调查人员组成、调查程序、调查手段等等。
    潇湘晨报:当前,在调查过程中引入独立第三方的做法,我国在这方面有没有相关规定?
    沈岿:目前而言,没有相关法律明确规定,包括国务院《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实施纲要》也没有。调查的(程序)问题,一直没有统一的程序性的规定,即便是政策性的纲要也没有。如果说要做类比,比如出现一些重大的交通事故、安全事故,都会组成专门的调查小组。这些调查小组里,有相关部门的人员参加,但是也有可能在一些具体的事件中请一些社会上的人员来参加,这类实践不是很多,主要是由部门来推选,甚至专家都是部门信得过的。
    另外,人大方面,宪法规定有组成特别调查委员会的内容,全国层面上的特别调查委员会还没有启动过,但是地方上是启动过的。行政系统可以类比参照这些规定,来组成特别的调查小组,这样可以获得更多的社会信任。       

                                     记者陈文嘉
    相关链接
    “老子查儿子”典型路数
    能拖就拖
    2012年8月,广州越秀区区委常委、武装部政委方大国被指在飞机上“殴打空姐”,越秀区委宣传部在8月31日公布相关部门初查结果后,再无后续调查结果公布,有网友将之戏称为“方大国打人烂尾案”。
    大事化无
    2012年10月4日,河南温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李世轩在追捕小偷时,开枪将其击毙。事情被媒体报道后,温县公安局发布一份情况通报,称小偷拒捕被击伤后身亡,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此事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颠倒黑白
    2009年10月14日,司机孙中界在上海浦东搭载路人,后被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指为非法运营,为证清白自砍小指。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发布调查报告,称不存在“钓鱼执法”问题。10月26日,浦东新区宣布,该区城管局调查结论与事实不符。

 

(本文来源于潇湘晨报2012年10月31日 第3版。谢谢沈岿教授赐稿!)

Gor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