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宪法实施不能坐而论道

作者:张千帆   点击量:2575

 
     近日,“第七届中国法学家论坛—宪法实施法治论坛”在北京举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路甬祥出席了开幕式并讲话。他说,以宪法为核心和统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形成,是我国法治建设的重要成果,也是我国法治发展进入新阶段的重要标志,但这一体系的形成并不是一劳永逸的。斯言不虚。


  1982年颁布的宪法如今已到而立之年,宪法实施自然也就成为一个法律界热议的话题。关于这个问题,宪法学界存在两种说法。一种观点认为宪法得到了有效的实施,理由是目前所有的政府机构都是按照宪法规定设立的,政府的立法、行政、司法等职能都是按照宪法程序履行的;譬如说30年来,全国人大依宪制定了300多部法律,即可被认为是宪法实施的结果。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宪法第67条规定了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宪法,监督宪法的实施”职能,但是30年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却未主动对宪法作出解释,而现实中却存在着一些涉嫌违宪的现象,譬如2003年废除的收容遣送条例、2011年修改的城市拆迁条例、目前正在计划修改的劳教制度等。这些现象的存在表明,宪法贯彻尚有障碍。


  以上两种观点其实并不矛盾,因为“实施”存在着程序和实体两种定义。简言之,程序性实施就是国家机构都按照宪法规定的程序办事:各级人大按照宪法程序立法和监督,国务院等行政机构按宪法规定的权限制定法规或作出决定,法院与检察院按宪法规定办案,如此等等。实体性实施则是对宪法实体条款的具体展开,主要形式包括对宪法特定条款的立法(如针对宪法第三章第三节制定的《国务院组织法》)、职能机构(如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宪法特定条款的解释、司法机构依据宪法对有关立法或行政行为作出的个案判决等。由此观之,现行宪法的“实施”主要限于程序性实施,实体性实施存在不足。


  产生这种现象的根本,在于程序性实施难以保证实体规定得到有效的贯彻落实。宪法实体性实施不足的困境并非我国独有,世界上许多国家都难免存在侵犯公民宪法权利的法律规范。程序正义固然是重要的,但是仅此并不能保证实质正义;如果宪法程序只是一种“走过场”,那就更不能防止其产生不正义的法律或决定。当年的收容遣送条例除了违反立法法第8条的权限规定之外,并不违反任何宪法程序,但正是这部条例授权有关部门不经法定程序即可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并早在孙志刚事件之前就已造成多名被收容者死亡。


  事实上,即便各级政府高度尊重宪法与公民基本权利,严格按照宪法规定的程序和实体原则办事,如果缺乏有效的行宪机制,那么也很容易造成宪法搁置不用的普遍印象。如果国家制度允许依据宪法质疑法律、法规、规章以及各种“红头文件”等有约束力的规范,且有关国家机构依据宪法审查有关法律规范,以此正面回应社会的质疑,那么不仅将有助于保护公民的宪法权利,而且将极大提高宪法和法律在公民心目中的地位。


  由此看来,促进现有的宪法解释与审查机制的充分运行与建立更加有效的宪法解释与审查机制,均是于国于民都有利的改革措施,这将实质性地保障中国宪法的实施进程。

(张千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本文原载法制日报“法治周末”20121017日)

Bar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