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蔡定剑的启示

作者:张千帆   点击量:3932

  柏恩敬先生刚才说到定剑的乐观,这大概是我从他身上学到最重要的东西;其实也没有学到,因为我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悲观”的。当然我的“悲观”不会表现出来,平时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在这一点上倒和蔡老师不一定就那么不一样,他的乐观也许只是表面上的乐观。他在政府部门工作那么长时间,对中国的现实困难比我们更清楚。这也尤其让人感到钦佩,他明明知道问题的难度,还是义无反顾去做,不计后果,确实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今天大家谈了一天的中国法治和宪政。江平老师、郭老师从一开始就表达了对宪政的关怀,这种关怀对任何国家都是一种永恒的关怀,对中国也不例外。定剑的主要工作是在宪政领域,但是他共同主编的《中国走向法治三十年》并不局限于宪法领域,这一方面体现了他学术兴趣的广泛,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宪政与法治之间的密切关系。一般认为宪政是法治的更高的阶段,法治进一步实施了宪法,宪法之治就是宪政,但是从三十年的法治过程可以看到,一个国家实行法治是要有点宪政基础的;如果没有宪政,虽然这个国家可以有很多的法,是不可能实现法治的。虽然今年已经宣布建成了“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但是法治还是遥遥无期。我们法律体系或许还有一些缺憾,如新闻法、宗教保护法没有制定、行政程序法没有制定、行政诉讼法需要修改等等,但是30年的最大成就是立法体系的完善,这是不可否认的。问题是这些法怎么得到落实,如果法制定那么多,最后都没有落实,那么法的成就还几乎是零。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困难,而难点正是在于宪政的突破口无法打开。


  总的感觉是,今后若干年若是没有奇迹的发生,中国宪政与法治会继续往下而不是往上走。这就是为什么我一开始说的,我不如蔡老师他们乐观。当然,法治是一个很大的游泳池,总归会有起有伏,但是我的观察是总体上更可能会越来越糟。中国历代的改革存在一个规律,就是一开始改革非常迫切,既没有成就也没有包袱,希望很大;改革进行一段时间,取得了一些成就,甚至很多成就,但是似乎希望也越来越小,进一步推动的阻力越来越大。三十年改革取得了很多成就,尤其是立法领域,但是今天的希望似乎要比1978年、1982年制定宪法时候还要小,仿佛是这些成就扼杀了改革的希望。当然,两者之间应该是没有这种因果关系的,但是确实存在着这种此消彼长、同时发生的现象。我们现在正处于后面这个阶段,希望似乎越来越小。


  近年来,媒体人和法律人可能都会有这种感觉,政府会越来越保守,表面文章会做得很好,但是实施起来会阻力重重;民间会越来越激进,社会的问题越来越多。政府和人民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大,这样造成处在中间的知识分子越来越分裂。一部分人,也许是大部分人,会往“上”走,跟着政府成为“御用文人”;另一部分会像蔡老师那样站在社会这一边。当然,这种分裂也没什么可怕,因为知识分子其实是个很小的群体。我们在学术界包括法学界听到左的和右的两种声音似乎旗鼓相当,但是到社会上看看,一般网民对绝大多数问题的是非判断是非常清一色的。他们的意见才真正代表中国的方向,因为这个国家毕竟不是政府的国家,而是人民的国家。问题是人民的声音太微弱,发挥的作用太小,不足以影响政府。


  当然,社会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影响政府,比如媒体曝光和微博参政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这些影响带有很大的局限性,对各个领域的影响也不一样。譬如我们今天探讨的三个领域,法治、反歧视、人大制度建设和公共预算监督,目前已经取得或未来所能取得的成果都不一样。我们都注意到,近年来反歧视的努力在蔡老师、陆军等个人和组织的推动之下取得了很大成果。但是之所以能够取得这些成果不是完全偶然的,其中有其必然因素,一个消极因素就是反歧视和既得利益没有发生直接冲突,或冲突较小。一旦谈到中国预算监督,问题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预算公开会触动很多利益集团的利益。因此,虽然它在政治上不是什么敏感题目,中央目前也在鼓励公开“三公”消费,我看要取得实质性的进展恐怕是很困难的。人大制度改革也是这样。熊伟说的对,良性改革的关键是改善人大的选举,但是人大怎么改?地方政府打压独立候选人,难道他不知道这是违法的吗?改革三十年了,很多事情已经不是我们知不知道的问题,也不是我们能不能做的问题,而是愿不愿意做的问题。


  因此,改革的动力究竟在哪里?如果前三十年的改革主要是以政府为主导的,以官员和学者为主要推动力,今后的改革需要公民自己的参与。改革三十年后,官方宪政之路已被堵死,现在只剩下民间宪政一条路。但是中国今天最头疼的问题恰恰是公民自己没有参与的积极性。专制的后果就是培养懒汉。专制国家总是希望臣民什么都别做,不要去选举、不要去维权,而且堵塞所有的制度渠道,让你维权无望;久之,你也就不会有这个想法,因为这么做是自讨苦吃。我们在做课题的时候就发现,大学招生每年歧视成千上万的人,就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起诉;自从2001年青岛三女生起诉教育部但是没有被受理之后,再也没有人通过法律途径推动招生平等。怎样能够使顺民、臣民成为现代社会负责任的公民,进而通过民间宪政力量激发制度进步,就成为蔡老师说的“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


  在这一点上,定剑做了很多工作,身体力行,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大家感到很遗憾,“世上再无蔡定剑”,因为我们今天这个社会太需要蔡定剑,而蔡定剑恰恰太少太少,甚至可能没有了。其实,蔡定剑只是个普通人,他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各位只要像他那样稍微再努力一点,多少都能取得一点成就,也许做得不如他好、成就不如他多,但是肯定不会没有成就的。如果我们有那么多的人做那么一点事,加起来我们的成就一定能大大超越蔡定剑的个人成就。定剑对我们最大的启示就是,一个凡人能够能为这个社会做什么。


来源: 作者博客 | 来源日期:2011年05月18日

责任编辑: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