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能动司法与公正司法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3751

能动司法与公正司法

   

提要: 能动司法与公正司法的基本关系应该是:公正司法是目的,能动司法是手段。为了推进和保障公正司法,有必要提倡和实施一定的能动司法。但是,司法的能动性必须以司法的被动性为基础,不能突破法治的界限,不能以牺牲司法公正为代价。

传统法治理论认为,司法相对于行政,行政是能动的,司法是被动的。所谓“司法的被动性”,从诉的启动言,是不告不理;从诉的审理言,是当事人举证、当事人辩论,法官中立;从诉的裁判言,证据和法律是根据、准绳,不能有任何个人感情或意识形态参与其间,不以判决可能的影响、后果左右依法裁判。行政的能动,是推动社会经济发展和维护社会秩序的需要;司法的被动,是保障当事人自治权、自主权和维护司法公正、公平的需要。

而现代法治理论认为,司法不仅是被动的,同时也是能动的。司法虽然不能主动介入社会和干预社会,但司法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动性影响社会,维护和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司法虽然只能依证据和法律裁判案件,但法官在获取、审查、认定证据和发现、解释、适用法律方面有着大量发挥能动性的空间。法官虽然不能凭个人感情和意识形态办案,但法官是有思想的人而不是办案机器,其在审理和裁判案件的过程中,完全可以运用自己的法治理念和法律智慧,在追求合法性时,同时追求合理性;在追求形式公正时,同时追求实质公正;在追求个案公正的法律效果时,同时追求普遍正义的社会效果。这种追求不仅可以通过裁判实现,也可以通过调解(民事诉讼)和协调(行政诉讼)实现。

近年来,我国法律实务界的领导特别提倡能动司法。应该说,在我国现阶段强调和重视司法能动性的一面是有必要性的。这是因为:其一,我国现在正处在一个转型时代,不仅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在转型,法制和法治也要转型,也在转型。法制和法治怎么转型,其方向、目标和途径是什么,当然需要司法主动和能动的探索;其二,我国目前虽然已经初步形成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但这个体系还只是初步的,框架性的,还不健全完善,还必须有赖执法、司法在其运作过程中通过能动地适用法律、解释法律(特别是最高人民法院进行规范性的司法解释)去弥补法律的漏洞和缺陷;其三,我们目前正处在一个社会矛盾、社会纠纷易发、多发的时期。如处置不当,这些社会矛盾、社会纠纷随时可能激化,演化成群体性事件。对此,司法不可能置身事外,无所作为。其必须能动地运用自己的法治理念和法律智慧,通过最有效的法律途径和法律手段,去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化解社会矛盾,构建和谐社会。

        但是,司法的能动是以司法的被动为基础的,从而司法的能动应是有界限的。  司法能动的界限主要有三:一是司法能动不能突破司法的基本功能和作用;二是司法能动不能违反法治的基本原则和精神;三是司法能动不能脱离司法行为的基本依据和准绳。就司法的基本功能和作用而言,司法不同于立法和行政,立法和行政在某种意义上是机车,是带动和推动车子前进的,司法在一定程度上则是制动器。车子跑得太快或跑偏时,需要制动器制动,如果你不制动,还帮助去推动,车子就要翻了。司法的能动是要能动制动,而不是能动推动。在当下,司法特别不能积极配合地方当局去推动那些违反法律,违反民心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的建设。就法治的基本原则和精神而言,法治最重要的是制约公权力和保护公民权利。司法不能和行政靠得太近,而要与行政保持适当的距离。各种国家权力如果只有配合没有制约,必然导致滥用,公民权利必然失去保障。这是人类几千年的经验总结。我们不能为了一时一地的速度、效率和一时一地的经济发展大局而放弃制约,放弃法治的基本原则和精神。就司法行为的基本依据和准绳而言,无论是正式的审判行为,还是非正式的调解、协调行为,其基本依据和准绳都应该是法,包括硬法和软法,而不能是领导人的指示、指令,或为贯彻领导人指示、指令而随时制定的土政策。法(包括硬法和软法)与领导人的指示、指令及土政策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体现的是人民的利益和意志,后者则可能只反映领导人追求一时一地发展的需要和满足其提高政绩的欲求;前者具有规范性和相对稳定性、普遍性,后者则随(上之所好)而变化无常。如果我们的审判、调解、协调都不以法为依据和准绳,而只是遵循和听命于领导人的指示、指令及土政策,那可能在表面上“能动”地服务了大局,但从实质上却损害和牺牲了法治的真正大局,表面是司法能动(不受法拘束的能动)了,但实质上却损害和牺牲了司法独立、、公正和权威的真正能动,而陷入受行政权力拘束的被动。

     因此,能动司法与公正司法的基本关系应该是:公正司法是目的,能动司法是手段。为了推进和保障公正司法,有必要提倡和实施一定的能动司法。但是,司法的能动性必须以司法的被动性为基础,不能突破法治的界限,不能以牺牲司法公正为代价。

                         201154《法制日报》

Flyingdrag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