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姜明安论中国法律体系之行政法体系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4979

专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
行政立法:总体完备,仍缺《行政程序法》
 
 
对话人物:姜明安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参与起草《公务员法》《行政诉讼法》《国家赔偿法》《行政许可法》《行政复议法》《立法法》等重要法律,参与一百多部法律、行政法规和规章的立法咨询、论证工作。
    采访记者:《新京报》记者赵继成
 
第一部分 行政法的地位
 
新京报:行政法在整个国家的法律体系中处于什么地位,怎么评价它的重要性?
姜明安:有人曾这样划分法制时代:古代社会是刑法的时代,刑法在整个法律体系中占主导地位,法的功能主要是治民,维持统治秩序;近代社会是民商法的时代,民商法在整个法律体系中占主导地位,法的功能主要是调整社会经济关系,维持市场经济秩序;现代社会是行政法的时代,行政法在整个法律体系中占重要地位,法的功能主要是规范公权力和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维护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秩序。
 
新京报:为什么现代社会是行政法的时代?
姜明安:首先从法的数量上看,行政法在整个法律体系中所占比重最大。我们国家有两百多部法律,其中一百几十部都是行政法,占70%,不管是治安管理处罚法、土地管理法、食品安全法、药品管理法、还是教育法、体育法、广告法等,都是行政法,更不要说行政诉讼法、行政许可法、行政处罚法等典型行政法了。至于数以千计和数以万计的行政法规和行政规章,则更是90%以上属于行政法。
另外,从法的功能上讲,行政法主要是规范公权力和保护人权的。一个国家是否先进,是否强盛,主要看两个方面:一是是否以人为本,一是政府是否依法行政。市场规则制订得再好,如果政府腐败、无能,整个国家不可能发展。近代以后我们中国落后,主要原因就是政府腐败,从清政府到国民党政府,都是政府腐败。而政府腐败的重要原因就是没有行政法规范公权力、监督和制约政府官员。改革开放前,我们国家走了很多弯路,例如搞文化大革命,也是因为公权力不受约束。如果有行政法,走民主程序,决策经过论证,听证,还能搞起来吗?
 
新京报:很多人对此的理解主要是宪法的缺失?
姜明安:宪法是国家的母法,是对国家基本制度的整体性规定,宪法的很多具体制度,都要靠行政法来落实。比如宪法规定了公民申诉、控告、检举权和权益受政府侵害有获得国家赔偿的权利,但如果没有行政复议法、行政诉讼法、国家赔偿法,公民这些权利就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