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姜明安谈《土地管理法》修改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4478

姜明安谈《土地管理法》修改

(在财新传媒“拆迁与土地制度变革”研讨会上的发言)

 

    暴力拆迁下的悲剧有很多原因,有错误的发展理念的问题,有偏激的城市化道路的问题,有分税不合理的财政体制问题,还有改革滞后的政治体制的问题。

我们当时提出违宪审查建议的立意很明确,就是要推动拆迁的“废旧立新”——废的是“拆迁条例”(《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立新的“征收条例”。但“立新”的情况现在已经有了变化。我认为现在已经不是搞一个条例(行政法规)的问题了,应当立一个征收法——不仅仅解决城市房屋拆迁的问题,而是要把房子的问题和土地的问题结合起来解决,把城市房屋拆迁和农村土地征收拆迁结合起来考虑,把国有土地和集体土地问题统筹解决,以及把公共利益的土地征收和商业利益的土地交易(买卖)统筹解决。

    理由首先在于,我们现在讲城市房屋拆迁的时候,而实际上现在更大的问题是集体土地上的拆迁,是集体土地的征收问题。现在绝大部分问题发生在郊区、城乡接合部,真正在国有土地上的问题已经比较少了,主要矛盾在集体土地,在农村。

    我的思路是先修改《土地管理法》,重点修改几个条款,就可以解决问题当下一些燃眉之急的问题。

    首先是修改第8条和第条,解决集体土地所有权的问题。我们国家的土地所有权有两种——国有和集体所有,但是集体土地所有权现在是残缺的。所有权应该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四项权能,没有处分权就不是真正的所有权。我们应该通过修改土地管理法第8条和第条,确立农民对其土地的处分权。

   其次是修改第43条,解决集体土地也可以成为建设用地的问题。现在的规定是,建设用地必须是国有土地,集体土地必须通过征收变为国有土地土地才能成为建设用地这是问题的根源。城市的土地征收涉及的使用权的问题, 农村的土地征收涉及的是所有权的问题。使用权的问题可以按照使用权的办法,所有权的问题则必须要按照所有权的办法。这个土地本来是农民集体的,为什么一定要政府强制征收?农民自己为什么不能卖呢?所有权人不能处分自己的土地,这是没有道理的。

    修改第43条,农村土地转化成建设用地可以有两个途径——一个是征收,用于公共利益;另一个就是交易,用于商业利益。就是说建设用地,不但政府可以卖,拥有土地所有权的农民也可以卖。我认为应同时解决土地征收和土地交易这两项问题,一揽子解决为好。   

    再次是修改第46条和第48条,主要解决征收和交易的程序问题。现在的规定是,政府的征收决定,发一个公告就完了,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对这个征收公告还不能到法院起诉。你没有得到所有人农民的同意,甚至没有让人家知道这个土地要征收了,就把人家的土地所有权变了。这两条要修改,应增加一个程序,征收或交易之前一定要开村民集体大会或听证会,要把征收、交易和补偿、交易价格问题结合在一起讨论,征收公告之前要让老百姓都知道征收的事,公告应该送达每个被征收人。

    最后还应该修改第47条,解决征收补偿的问题。要参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条例》(征求意见稿),规定集体土地和集体土地上的房屋和其他建筑物、附属物的补偿,包括补偿方式、补偿范围、补偿标准,现在的标准太低,农村房屋比城市房屋补偿差几倍、几十倍,这一条必须修改。

 

(本网编辑:jing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