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言论出版自由是“维稳”根本

作者:张千帆   点击量:3913

言论出版自由是“维稳”根本   

    中国宪法第35条明确规定了言论出版自由,这条规定对中国社会的长治久安及其重要不用多说了。刚才有媒体的朋友对自己的价值表示怀疑,认为现在许多事即使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是让我们大家对这一点不要有任何怀疑:你们的工作是中国当前最有价值的工作,记者是中国挖掘真相、维护公正的先锋。当然,新闻报道应该更加注重制度建设,但即使一时推动不了,将事情报道出来也是首功一件;否则,我们连发生什么都不知道,“盲人骑瞎马”,大家都生活在集体无意识之中,那哪能谈得上解决任何问题呢?我们不要以为中央什么都知道,许多发生在地方的事情恐怕都是通过媒体报道才知道的。

    反过来说,即便报道不能改变现状,也不能就此而不报道吧。报道揭露问题之后能否解决问题,不取决于你我,这是执政者的事情。执政者没有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这是他的责任;但是如果发生了事情而没有报道,就成了你的责任。也许在一个堕落的制度环境下,不仅政府堕落了,连人民也开始堕落了,但不要忘记我们自己也是这个“人民”的一部分。我一直主张每个人都首先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然后才谈得上工作的社会价值和作用。学者的责任是讲真话,不讲或不敢讲真话是学者的堕落和耻辱;媒体的责任是发表和报道真话,不发表或不报道就成了媒体的堕落和耻辱。
 今天的记者权利保障机制研讨会有一个由头,就是陕西渭南警方拘捕谢朝平案。谢朝平写的《大迁徙》揭露了当地移民问题,他尽到了自己作为记者和作家的责任;这样的作品不能发表,是生活在这个国家的我们大家的悲哀和耻辱。


    谢朝平案件显然是地方公权力的严重滥用,非法经营只是一个借口。《大迁徙》是完全合法的出版物,它写的东西完全是真实的,而这种报道对于中国真正的和谐是极其重要的,所以不能按照程序上的一点瑕疵就将其定性为非法的。在国外,只要他不是实际恶意,即使报道有错误也是合法出版物;即使是有实际恶意,如果报道涉及重要的社会公共的利益,也不能对其进行处罚。在中国,我们就不要求那么多了,但是至少要允许真实、准确的报道吧?如果一个对社会有重要价值的真实报道被定性为“非法出版物”,那么我们还能出版什么呢?只有什么国家才会这么做呢?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一个民主和法治国家。


    如何改善媒体环境?无非是两种途径:一种是民间途径,一种是官方途径,包括在适当时机推动新闻立法,目前时机可能还不成熟。但即使没有新闻理发,已有的法律对记者的行为已经构成严重的限制,譬如安全法、保密法、诽谤法等。这些法律必须得到适当的解释,才能保证它们符合宪法第35条的要求。这些解释要在社会上形成共识,也要让政府理解:言论和出版自由不仅对国家、对社会是好事,对于政府也是好事;只有保护记者的这些宪法权利,才能真正维护社会稳定。现在动辄打压记者和作家的言论出版自由,结果只能是越维越不稳。


    当然,我们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上面,更重要的是聚集民间的力量、民间的资源,看看我们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刚才大家都提了很好的建议,尤其是建立记者、律师、学者的“自由职业共同体”。在这三者当中,记者风险最大,因为是第一线的;律师次之,只有在记者“犯事”之后你们才发挥作用,但是风险也很大;学者风险最小,而我自己也经常感觉多数学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但我相信许多学者还是想做一些事情,只不过不知道该做什么,需要你们告诉我们做什么。


    我希望今后我们能加强彼此之间的联络,今天的记者权利保障机制研讨会算是一次小小的联谊。大家都知道在中国维权很艰难,但是我们在一起还是能做一些事情。让我们认真对待每一个个案,这次就从谢朝平案做起。大家要相信,中国还是有前途的;明天终究会来临,黎明就在前方!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言论自由是控制公权滥用的必备利器   

    据近日报道,新闻记者接二连三因报道地方负面新闻而受到权力和资本势力打压。因为没有哪个地方官员愿意把当地的丑事披露出去,让自己成为社会批评的靶子;无论是刚发生的“网上通缉记者案”,还是2006年深圳法院受理富士康天价索赔记者案或2008年辽宁西丰县警察“进京抓记者”,都是地方政府打压记者的典型例子。可以理解,言论自由和新闻监督很可能对官员仕途不利,但同样显然的是,封杀言论和新闻监督则将纵容官员滥用权力,进而对整个社会产生比个人丢个“乌纱帽”严重得多的后果。

    应当承认,“权力导致腐败”是人的天性使然;任何掌握公权力的人都有滥用公权、以权谋私的理性动机,因而控制公权滥用是任何良性体制所实现的重点目标。无论是自上而下的集权控制还是同级分支之间的分权制衡,目的都是为了通过官员之间的相互控制有效防止政府腐败和公权滥用。然而,同样应当承认的是,无论如何良好设计的体制都必然会给权力腐败留下漏洞,因而需要更为根本的控权机制。

    既然控制公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政府真正“为人民服务”,控制公权的最终动力来自人民;只有让人民直接监督政府,才能真正防止公权滥用、实现执政为民。人民监督政府的一个基本前提是知情——如果根本不知道政府的所作所为,“监督”从何谈起?但是人民又显然不能指望政府自己揭自己的短,因而只有依靠独立并受宪法保护的新闻机构。在这个意义上,记者就是人民的“耳目”。在此基础上,人民自己还必须有评论和批评的自由,并通过新闻媒体的“扩音器”将声音放大,才能对滥用公权的政府官员有所触动并弥补权力制衡体系的漏洞。

    美国长期实践三权分立,通过国会两院弹劾总统、总统否决不适当的国会立法、联邦法院审查国会立法的合宪性与行政行为的合法性等精心设计的手段,比较有效地控制了联邦政府的公权滥用。但是即便如此,权力腐败还是屡见不鲜;如果没有新闻机构的勇敢揭发披露,这些腐败将永远潜藏在人们的眼皮底下,甚至成为整个社会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新闻的勇气和作为则来自其受到宪法精心保护的自由,一个政府可以随便打压的媒体显然不敢揭政府或官员的短。

    譬如在1974年的“水门事件案”,共和党总统尼克松的手下在民主党竞选大会上安装了窃听器,严重践踏了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正是新闻报道揭发了政府丑闻并激发强大的社会压力,启动了国会弹劾与司法调查程序,最终迫使总统辞职下台。假如没有第一修正案对新闻与言论自由的有效保护,假如政府可以随意整治和自己过不去的媒体和记者,那么就没有人敢站出来揭发公权腐败,一场本来应该公平竞争的民主选举就蜕化为两党私下里暗器频发的相互倾轧。

    和美国相比,中国的腐败防治更加依赖自上而下的集权控制,因而言论自由也显得更加必不可少,因为如果媒体不能揭发披露,则不仅人民不知情,而且连中央政府也不知情。中国那么大,地方那么多,掌握公权力的政府官员那么多,一个中央哪能动辄派遣专案组深入调查、挖掘真相?而不可否认的是,现行制度尚存在诸多漏洞供掌握公权的官员滥用,造成大量贪污腐败、侵犯权利、与民争利事件,并引发此起彼伏的群体性冲突。刑事审判制度的滞后造成刑讯逼供泛滥,产生了聂树斌、佘祥林之类的冤假错案;土地征收和拆迁制度的漏洞则极大助长了地方政府为了“政绩”和收入而滥用公权的冲动,不仅造成大量资源浪费、盲目投资、环境恶化和贪污腐败,而且产生了唐福珍式的社会悲剧……如果没有传统或网络媒体披露,这些制度漏洞产生的公权滥用将永远不会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直到它们蔓延到中国的每一个角落。

    无怪乎,从孙志刚到佘祥林到唐福珍,近年来中国取得的每一点制度进步都发端于媒体披露。只有当恶性事件被公布于世,才可能激发社会的道德愤慨,进而触动中央高层采取行动。如果任由地方迫害记者、压制言论,那么中央就失去了自己最可靠的“耳目”,人民更是成了地地道道的“聋子”和“哑巴”。

    事实上,如果没有人民监督,官员之间的监督必然变质,不是蜕变为政府官官相护、人民投诉无门,就是上演名为打击腐败、实则清理异己的争权夺利闹剧。要控制地方权力腐败,中央与其加强自上而下的控制监督,不如切实保护宪法言论自由,让人民利用媒体公器迫使公权力对自己负责。

文章来源:《南风窗》2010年第17期。

SunRi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