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姜明安就考试违规处罚程序问题点评中青报记者文章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107

  姜明安就考试违规处罚程序问题点评中青报记者文章
 
《中国青年报》记者 韩俊杰 实习生 段艳超
 
姜明安点评:
    我国高校入学考试(高考)和研究生考试属国家考试,高校组织此种考试的工作(包括监考、阅卷、决定是否录取等)属于国家授权行政,其对违规考生的处理属于行政行为的范畴,相应处罚属于行政处罚。根据依法行政的原理原则,高校对违规考生进行处理、处罚,必须遵守正当法律程序,包括告知、送达处罚决定、说明理由、听取申辩,为相对人提供救济途径(如申诉、复议等)。否则,其处理、处罚就是违法的,应被撤销,如撤销不可能或撤销可能损害公共利益,应确认违法。
就郑州大学对吴静作出的处罚行为而言,至少存在以下几个问题:其一,处罚决定书制作不规范,处罚决定书中相关重要项目(如“考点负责人签名”、“考生签名”)缺失。如“考生签名”缺失属于考生拒绝签名所致,必须在处罚呈报表中予以说明,否则,其行为在形式上即是违法的;其二、没有履行告知、说明理由、听取申辩、送达等正当法律程序。虽然监考老师说事实上履行了告知,但是缺乏证据证明。行政行为应由行政主体负举证责任。
这一事件给了我们两点重要启示:其一,国家应抓紧制定《考试法》,通过法律规范考试的组织、管理的各个环节,特别是对违规、舞弊行为的处理、处罚;其二,对高校领导和国家教育考试的组织管理者应加强依法行政的教育,增强他们的正当法律程序意识和尊重考生(包括应被处罚的违规考生)合法权益的意识。只有这样,才能在我国教育领域实现法治。
 
 
记者文章:
 考生被判作弊为何差点被录取?
 
     按照常规,考生在研究生入学考试中作弊,将被终止参加考试、全科成绩将作废,该考生将没有考试成绩,也就不能参加学校的复试及录取。可是,在今年1月份的研究生入学考试中,考生吴静(化名)被监考老师认定作弊,准考证被没收后,不仅顺利地参加了后面的考试,并且考试成绩一门不少地出来了,还顺利通过了报考学校的复试,被通知拟录取,发放了调档函。直到她将被正式录取时,报考高校才从有关方面得知她有违纪记录,而取消了她的录取资格。
考生被判作弊为何仍差点被录取?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考生:判我考试作弊,半年未见处罚决定书
 
    2009年1月10日、11日,毕业半年、已经在上海参加工作的吴静(化名)参加了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考点在郑州大学。
吴静说,1月11日上午,数学考试进场后,她用铅笔在准考证背面默写了一些数学公式。“正写着的时候监考老师分发试卷走到我旁边,他看见我正在写公式,拿起我的准考证就走了。等开启试卷信号发出后,我按规定拆卷答题了。在答题过程中一切顺利,考完封了试卷,我向监考老师要准考证,监考老师说我违纪了。我吓傻了,问他:‘我怎么违纪了?你明明看见我写上去的,并且开考前你已经把准考证拿走了,这怎么能算是违纪呢?’他不听我解释,甩开我忙着走了。”
    “下午,还是同样的监考老师,没有准考证的我继续参加了专业课考试。下午考完,我找监考老师要准考证,他说准考证不在他那,问他在哪,他也不给我说就走了。第二天,我去郑州大学研招办要我的准考证,里面的工作人员都说不知道,我问他们谁管这事,他们也说不知道。”
    吴静反映说,后来,她的考研成绩出来了,一门不少,总分是325分,达到了报考学校的分数线。在参加并顺利通过了学校的复试后,吴静接到了报考学校的拟录取通知和调档函。可是,当她正着手办理调档手续时,突然接到了报考高校研究生处的电话,通知她:“因存在考试违纪纪录被取消录取资格”。
对此,吴静称,首先,她是在进考场后凭自己的记忆在默写公式,并没有故意不让谁看到,当监考老师看见后拿走准考证不让写,她也没有与监考老师顶撞。并且监考老师是在开启试卷前就将准考证拿走了,在考试期间她并没有接触所默写的公式。她的行为并没有违反考场规则。
其次,她还说,根据《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教育考试机构在对考试违规的个人做出处理决定前,应当复核违规事实和相关证据,告知被处理人做出处理决定的理由和依据;被处理人对所认定的违规事实存在异议的,应当给予其陈述和申辩的机会。” 第二十六条规定:“教育考试机构做出处理决定应制作考试违规处理决定书,载明被处理人的姓名或者单位名称、处理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处理决定的内容、救济途径以及做出处理决定的机构名称和做出处理决定的时间。考试违规处理决定书应当及时送达被处理人。”“考生或者考试工作人员对教育考试机构做出的违规处理决定不服的,可以在收到处理决定之日起十五日内,向其上一级教育考试机构提出复核申请。”
“但是,在考试时,监考老师没有告知我违反了什么纪律,没有给我陈述和申辩的机会。考试结束以后至今已经半年了,我仍没有收到任何单位给我出具的考试违规处理决定书,剥夺了我的知情权和申请复核的权利。”
此外,吴静还说,就在事情发生以后,她和家长到考点单位郑州大学研究生院索要考试违规处理决定书,郑州大学仍拒绝向她出具。
 
监考学校对作弊考生的处理决定书存在明显的缺陷和瑕疵
 
就吴静反映的问题,中国青年报记者赴考点单位郑州大学进行了调查。
郑州大学研究生院没有安排直接当事人接受记者的当面采访,但向记者提供了一些书面的材料。
在该校提供的其他几份文字材料中,记者发现,该校对吴静作出处理的两份文件,都存在明显的缺陷和瑕疵。
其一,在对吴静作出处罚认定后,应该寄送至报考学校、报考学校所在省级教育考试机构和考点所在地省级教育考级机构的重要文件——“硕士生入学考试违规考生记录表”中,记者发现,分别是“编号”、“考点负责人(主考或副主考)签名”、“联系人”、“电话(加区号)”以及“考生签名” 五个栏目均为空白。同时,在“考生违规事实”一栏的填写中,明显存在先后两种、属不同时间书写的笔迹,并且在后一种笔迹写的短短19个字的内容中就有两个明显的错别字,“拒绝”写成了“拒决”,“签字”写成了“鉴字”。
其二,在考点留存的“硕士生入学考试违规考生处理决定书”的存根上,记者发现,其中“违规证据”一栏为空白。
对于文件中,本应由监考工作人员填写的栏目存在的空白,郑州大学没有作出正面的解释;对于“考生签名”栏目的空白,当时负责监考吴静所在考场的老师在一份书面材料中写道:“考生吴静在考试开始后约十多分钟,被发现准考证背后记有与考试有关的内容(数学公式)。根据考场监考规定,进行了相关上报和记录,在考试结束后,交考务办处理。”落款日期为距考试5个月后的“6月3日”。
郑州大学研究生考试第五考务办老师也在一份书面材料中说:“考试完毕后,对考生(吴静)进行处理,认定夹带事实,但考生拒绝在‘处理决定’上签字,口口声声说:‘我没看’。几位考务人员认定作弊事实,告知作弊考生:‘你签字不签字都已经认定作弊’,随即将‘违纪通知单’递交本人”。
郑州大学研究生院有关工作人员说:“考生拒绝在文件上签字,我们也没有办法。难道让我们逼着他们去签字?”但是,就在该校向记者提供的一份由郑州大学制作的考场记录表中,该校就在表格下面的备注中对此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对考生拒绝签名确认的,监考老员要写出详细的书面理由。对于考生违纪舞弊事实清楚,无正当理由而拒绝签名确认的,要严肃追究当事人的责任。”
然而,对原本应该“严肃追究责任”的拒绝签名确认的考生,郑州大学监考老师一没有按照该校的要求当时就写出详细的书面理由,二没有作出应有的处理,反而允许该考生在没有准考证的情况下,顺利参加了下一场的考试。对此,该校监考老师在一份6月3日作出的书面材料中解释说,那是因为该考生“坚持要继续坚持考试,考虑到学生考研不易,并且第三门作弊的事情已经处理,就同意该考生进行考试”。
对于记录表中的错别字,该校一位工作人员解释说:“那是学校的保安写的,然后由监考老师签字。”但是记者发现,该错别字的笔迹,与该校后来组织老师出具的“第五考务办作弊处理过程证明”中的笔迹完全一致,并且同样出现“签字”写成“鉴字”的错别字,而该“证明”的落款人是该校第五考务办负责人“夏伯乾”等人。
此外,另据记者了解,在郑州大学判定违规的考生中,除吴静外,还有一名考生没有在相关文件上签字。而该校也没有提供任何向该考生履行告知送达义务的证据文书。
 
报考高校:未见到《违规考生记录表》
 
    据记者了解,如果考生违纪,考点学校应当将《违规考生记录表》一式三份分别寄送到报考学校、报考学校所在省级教育考试机构和考点所在地省级教育考级机构,考生成绩当被取消,网上根本查不到成绩。而且在今年浙江省考试院公布的研究生入学考试查分系统首页中,明确标明:成绩单中成绩为-1代表缺考,-2代表违纪(单科成绩取消),-3代表舞弊(取消所有成绩)。而吴静通过该系统查询的成绩单一切正常,各科都有成绩,并且没有任何违纪或舞弊的标示。
在河南省招生办普招处,记者见到了郑州大学上报到该处的违纪考生统计光盘。光盘中资料的最后修改时间显示为2009年1月13日,其中,吴静排在该11名违纪考生中的第10个。郑州大学称,该校同样按照要求将《违规考生记录表》向考生报考学校和报考学校所在省级教育考试机构进行了寄送。但是,吴静所报考的杭州电子科技信息大学研究生处赵副主任告诉记者:“我们至今没有收到郑州大学寄来的《违规考生记录表》。取消这个考生的录取资格,我们也是接到省考试院的通知才直到她作弊了。”
赵副主任同时说,该校只负责批改专业课试卷,其他公共课科目的试卷是由上级教育部门安排其他大学批改的。“可能《违规考生记录表》夹在了某一门试卷中,我们没发现,被分到其他地方了。研究生招生的过程很复杂,容易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以前也有找不到《违规考生记录表》最后被国家核检出来的情况。甚至,有时还出现过试卷当初找不到,后来又找到的情况。”
在河南省招办,普招处一位负责今年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考试中违规考生的处理,教育部有明确的规定,并且制定了规范的格式化文书,监考老师应该严格按照要求认真填写,并依照合法程序对违规考生进行处罚,不能潦草大意、敷衍了事,剥夺考生的知情权、申辩权和依法提请行政复议的权利。此外,在该考生准考证作为作弊证据被没收后,监考老师允许考生继续参加考试,也是同样不符合规定的。”
 
    专家:处罚作弊属于行政处罚,监考老师必须依法严格履行各项义务
 
对于发生在吴静身上的事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人文社科宪法学与行政法学重点研究基地主任姜明安表示,我国高校入学考试(高考)和研究生考试属国家考试,高校组织此种考试的工作(包括监考、阅卷、决定是否录取等)属于国家授权行政,其对违规考生的处理属于行政行为的范畴,相应处罚属于行政处罚。根据依法行政的原理原则,高校对违规考生进行处理、处罚,必须遵守正当法律程序,包括告知、送达处罚决定、说明理由、听取申辩,为相对人提供救济途径(如申诉、复议等)。否则,其处理、处罚就是违法的,应被撤销,如撤销不可能或撤销可能损害公共利益,应确认违法。
就郑州大学对吴静作出的处罚行为而言,至少存在以下几个问题:其一,处罚决定书制作不规范,处罚决定书中相关重要项目(如“考点负责人签名”、“考生签名”)缺失。如“考生签名”缺失属于考生拒绝签名所致,必须在处罚决定书中予以说明,否则,其行为在形式上即是违法的;其二、没有履行告知、说明理由、听取申辩、送达等正当法律程序。虽然监考老师说事实上履行了告知,但是缺乏证据证明。行政行为应由行政主体负举证责任。
 
国家统一考试年年都有,对于拒绝在有关文件上签字确认的违规考生,年年也都会存在,那么对于这类考生,究竟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才是严格履行监考学校的义务呢?
《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第三章第二十六条规定:“考试违规处理决定书应当及时送达被处理人。”而依照《行政处罚法》第四十条规定:“行政处罚决定书应当在宣告后当场交付当事人;当事人不在场的,行政机关应当在七日内依照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将行政处罚决定书送达当事人。”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部分高校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并出台了专门的规定。比如,在华中农业大学研究生院出台的《考生违规处理程序及要求》中,该校专门对“告知送达”作出规定:“现场发现考生违规,在不影响其他考生考试的前提下,应当场向有关考生送达《硕士研究生考试初试违纪考生处理决定书》。考试过程中无法送达的,应于考试结束后7日内送达。”“考点在考试结束后,对考试现场没有送达《硕士研究生考试初试违纪考生处理决定书》的,挂号寄送《硕士研究生考试初试违纪考生处理决定书》。所有违规考生的违规证据、《硕士研究生考试初试违纪考生处理决定书》存根由报考点留存备案。”“对邮寄送达因地址不祥等原因退回的《硕士研究生考试初试违纪考生处理决定书》,应设法与考生本人联系再次送达;无法联系或确实无法送达的,保留退回信函原件两年备查。”
对此,姜明安教授表示:这一事件给了我们两点重要启示:其一,国家应抓紧制定《考试法》,通过法律规范考试的组织、管理的各个环节,特别是对违规、舞弊行为的处理、处罚;其二,对高校领导和国家教育考试的组织管理者应加强依法行政的教育,增强他们的正当法律程序意识和尊重考生(包括应被处罚的违规考生)合法权益的意识。只有这样,才能在我国教育领域实现法治。
河南省招生办普招处一位负责人称,这次事件是一个警示,凸显出目前考试工作中存在的一个共性的问题。她表示,河南省招生办将对此进行专门的研究,尽快出台更加细化的办法措施,在以后的考试工作中,进一步提高监考人员的责任意识和规范化执法意识,进一步提高考务工作的质量。”
 
 
(本网编辑:Flyingdragon)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