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灯

作者:张千帆   点击量:4529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灯……
——北大宪法学基础课08年结束语
 
张千帆
 
       08是不平凡的一年,09年也非常值得纪念,不仅是五四的90周年、四九的六十周年,也是六四的二十周年。这么多年过去,社会各方面取得许多进步,但宪政基本上还是原地踏步。为什么那么难呢?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是知难行易,有些事情是知易行难。宪政是属于后面那种:困难不难理解,原因不难分析,但是行动依旧很艰难。维护专制很容易,因为既得利益集团人数少,少数人对自己的利益看得很重很清楚,行动起来很麻利;推动宪政却很难,因为宪政是为了大家的事业,而恰恰是大家很难行动起来。我们每个人都多多少少是一个机会主义者,都多少想搭别人的便车;尤其是对于宪政这样多少有点风险的事业,我们更像是困境中的囚徒:让我一个人去碰体制,必然碰得头破血流也无济于事;如果别人齐心协力推动宪政,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坐享其成。如果每个人都采取囚徒思维,那么这群自以为聪明的可怜虫自然永远也享受不到宪政的恩惠。
       当然,我们不用绝望,因为我们不是囚徒——或者模仿更严谨的康德式话语,不仅仅是囚徒而已。我们有智慧,当然不应为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所羁绊;我们有勇气,不会因眼前的一点障碍而退缩;我们有自信,不需要也不屑坐享他人的成果,只有奋斗得来的果实才能让自己满足。总之,既然看到了“囚徒困境”,我们应该有能力超越它。只有摆脱了囚徒思维,我们的宪政才有希望,我们也才能过上真正有尊严的生活。
       做一个大写的人很难很危险吗?也许在如火如荼的“文革”确实如此,但在如今这个年头,没有谁再让我们“抛头颅、洒热血”,也没有谁会拿枪顶着我们的脑袋。我们再也没有“伟大领袖”、“造反派”、“红卫兵小将”可以抱怨或推脱,我们是自由的,完全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做什么样的人,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的选择。我们可以选择现状,也完全可以选择宪政。
       其实我们没必要说大道理,大家都晓得的,因为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盏灯。除了极少数鼠目寸光的既得利益者之外,谁会反对宪政呢?谁不愿意在宪政之下过有意义、有尊严的生活?我只是想说,这种生活其实离我们并不那么遥远。子曰:“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论语·述而》)和崇高的“仁”相比,宪政对我们的要求又不知宽松多少倍。我们只要做一个真正的共和国公民,宪政也就不期而至了。
    共和国的公民是怎样的呢?一个公民不仅自己具备理性、宽容、自由、守法等共和的美德,而且对自己国家的制度也秉持一定的期望。他尊重合法的权威,也维护自己的尊严;他尊重他人的隐私,但保留批评政府的自由;他保持独立的个性,但坚持结社和集会的权利;他从不逃税,但是要求知道税钱花在哪里;他有义务参加选举,但前提是选举必须有意义,也就是说他的选票必须是一次知情的、自由的、平等的选择——必须是有“选择”的,因而候选人必须自由产生,而不是“等额选举”或幕后内定;选择必须是自由的,因而不能受到暴力胁迫或组织指示;选择必须是知情的,因而候选人和选民之间必须存在充分的交流,候选人有自由在合法范围内充分展开,选民则有权利从自由的新闻报道获得全面信息;选择还必须是平等的,因而每一票的分量都是大致相等的,城乡、性别、职业、地区都不构成区别对待的正当理由。如果以上某些方面一时还做不到,但是保持一份期许和诉求难道真的那么难吗?
       是的,宪政是很宽容的;对于我们老百姓而言,宪法只是意味着权利,而没有义务;我们用不着担心宪法的惩罚,用不着为私人违宪的风险而胆怯。不过,如果我们没有勇气承担自己的责任,那么我们也就没有资格享受宪法权利。
       点亮每个人心中的那盏灯,宪政之火即刻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