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行政程序法制化是推进民主政治建设的必须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457

行政程序法制化是推进民主政治建设的必须
---- 在《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实施研讨会上的发言
   姜  明  安
 
公众参与、政务公开、权利制约权力与权力制约权力的结合是现代民主政治的重要制度和重要特色。而现代民主政治这些重要制度的实现和重要特色的显示均有赖于正当程序法律化,特别是行政程序法制化,有赖于公权力,特别是行政权力,依正当法律程序运作。为此,必须制定统一的行政程序法典,保障公权力运作的公开、公正、公平。
首先,现代民主政治要求公众参与。传统民主主要是议会民主,要求政府是消极政府,管事越少越好。而现代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科技高度发达,社会、环境、生态及影响人类生存安全和可持续发展的各种问题日益突出,政府不能不担负起越来越繁重的行政管理任务和职责。尽管人们一再通过“有限政府”的原则和制度限制政府的规模,转变和转移政府的职能,但现代政府仍然要做很多很多的事,对国家经济和社会生活进行广泛的干预。现代政府不仅要行政,要执法,如审批、许可、征收、监督、检查、强制、处罚等,还要立法,如制定行政法规、规章,发布规范性文件等,还要司法,如确认财产权属、调处争议、裁决纠纷等。现代政府行使如此广泛的公权力,对于保证社会经济正常运作和人们正常生活所必需的“公共物品”的供给是必要的,但毫无疑问,它也会对人民的权利和自由带来威胁,因为权力有膨胀和腐败的趋势。对此,仅以议会民主、代表制民主制约是远远不够的。控制现代公权力腐败、滥权、侵权的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制度是参与民主。然而。参与民主必须依靠法制化的程序保障。没有行政程序法,公民参与不可能真正实现。
其次,现代民主政治要求政府政务公开。传统民主只强调立法公开和司法公开,行政更多强调的则是保密。因为在消极政府时代,行政主要是秩序行政、高权行政,政府行为较少涉及人民的经济和社会生活,其影响人民权利和自由的范围远不及现代社会广泛,从而政府政务不公开并不会构成对人民权利和自由的严重威胁。但现代社会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行政更多的是规制行政、服务行政和福利行政,政府对公民的管理已达到“从摇篮到坟墓”的广度和深度,政府的行政行为无时无刻不影响着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益。在这种情况下,要保障政府的公仆性质和人民的主人地位,没有政府的政务公开是不可想象的。现代民主必然要求“阳光政府”,要求政府行为公开。而要保障政府行为公开,防止行政“暗箱操作”,舍行政程序立法,以法律保证行政过程透明是无他途可循的。
再次,现代民主政治要求权利制约权力与权力制约权力的结合。传统民主主要强调权力制约权力,特别是强调司法审查,强调以司法权制约行政权。但是以司法审查为中心的权力制约权力机制有着天然的局限性:其一,其制约监督启动的主动性、积极性不足;其二,其制约监督有时可能陷于权力争斗,为制约而制约,无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其三,其制约监督往往是事后的,难以在事前、事中防止滥权、阻止侵权,避免重大损害、损失的发生。有鉴如此,现代民主强调以权利制约权力,通过法律赋予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在行政过程中以陈述权、申辩权、查阅资讯权、申请听证权等种种权利,以制约公权力滥用和对相对人权利的侵犯,从而防止滥权、阻止侵权于事前、事中,避免重大损害、损失的发生。然而,很显然,要启动这种权利制约权力的机制,要保证这种权利制约权力机制的正常运行,必须制定行政程序法,使正当程序法律化。
 
《湖南省行政程序规定》的制定和即将实施开了个好头,它无疑将有助于推动我国其他地方行政程序立法的步伐,而全国各地如都能像湖南省一样,抓住机遇,陆续推出各自的行政程序立法,则国家统一行政程序法典的立法进程必将大大加快。若如此,我国民主政治建设将展开崭新的一页。
 
                      载2008年10月7日《新京报》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