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姜明安教授就孟学农辞职事答法制周报记者问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6091

姜明安教授就孟学农辞职事答法制周报记者问
 
法制周报首席记者:朱春先
2008年9月17日,法制周报记者就山西省长孟学农引咎辞职一事,可能对中国的现行干部管理体制带来哪些积极意义等问题,采访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下面是采访记录整理稿。
 
法制周报:孟学农以省长身份,在向群众公开道歉之后,再次作出引咎辞职的举动,并获得中央批准,请您谈谈这一事件的标本意义。
姜明安:这一事件的标本意义有三点:其一,它宣示了党和国家建立法制政府的决心。法制政府的一个重要要件是有权必有责,法治政府必然是责任政府。作为一级领导,他必须所管辖区域的人民的生命财产负责,他有责任预防(灾害事故)不去预防,有职责去解决问不去解决,那就是失职,训必须为之承担责任。
其二,对公权力的制约,必须完善责任追究机制。责任机制包括法律责任和政治责任。法律责任是指违反了国家的有关法律规定而依法定条件和法定程序追究的责任,包括刑事责任、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而政治责任是指公职人员对人民群众,对社会的责任。政府和公职人员失职或政策失误,辜负了人民的信任,即应引咎辞职,对人民或人民代表机关负政治责任。一个法治国家,光有法律责任没有政治责任,或者仅有政治责任而没有法律责任,都不能形成完善的责任追究制度,二者必须同时具备,才能对公权力形成有效的制约。
其三,政府官员最大的政绩不是GDP, 而应是是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保护,为人民谋福祉。地方政府官员不能只追求GDP的增长而忽视人民的安全、健康、幸福,他们应该花更大的精力在诸如环境保护,生态建设,重大安全事故的预防等等方面,真正以人为本。
 
法制周报:孟学农的辞职,更多的是一种个人自觉还是一种制度化的结果?
姜明安:对官员问责和官员自己引咎辞职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后者主要是当事者个人自己感觉失职,对相应导致国家和人民利益重大损失的事件负有责任而采取的辞职行为,而问责是有权机关对违法失职的公职人员依法定条件和法定程序追究责任。如罢免、撤职、记过等。对于领导干部,在导致国家和人民利益重大损失的事件发生后,一般应主动引咎辞职,自己不主动请辞的,则由有权机关启动问责程序。根据法治的要求,对官员问责和要求官员自己引咎辞都应从制度层面加以规范,或通过人大制定法律,确定大致的的标准;或是通过个案形成惯例。可以总结一下,什么样的事件,包括死多少人,导致多大的经济损失,造成多大国内国际影响,就应县级、地市级、省级领导干部辞职等。孟学农这次辞职,即可以形成一种惯例,对今后的同级官员在辖地发生同类级别的安全责任事故,便可作为一个参照。
 
法制周报:在我国,自然灾害频发,有些并不是地方主官个人意志所能左右的,重大灾害事故发生后,是否都有辞职的必要?
姜明安:要分清自然灾害和事故灾害的情况。自然灾害有些是无法预知的,有些虽然可以做一些工作,但却是不可避免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地方主要负责人承责就相对要少一些,但如果在自然灾害面前,该预报的没有预报,该预防的没有预防,存在侥幸心理,有一定的不作为,也是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的。事故灾害则通常有人为原因,要么是故意,要么是过失,这就必须承担责任。
 
法制周报:目前,省部级高官引咎辞职的个例并不多见,但孟一个人就经历了两次,前一次是非典期间,作为北京市市长辞职,从他个人的情况来看,更多地是一种主观选择还是责令辞职,成为外界议论得较多的问题,那么引咎辞职到底是更侧重于主观选择还是一种问责制度的必然结果?
姜明安:责任追究是指根据法律规定或惯例,达到一定的程度,必须由有关部门来问责的一种形式,责任追究是引咎辞职的一种保障,如果达到相关条件你自己不主动辞职,有关部门就会启动行政处置程序,如记过、免职、罢免、甚至追究刑事责任,等等。引咎辞职是一种为官的道德标准,不一定严格去套标准,也许未达免职标准,官员自觉责任重大也可能请辞。而有关部门追责则必须严格依法定条件和法定程序。问责制有时可能对其个人来说并不一定很公正,但你碰上了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当官不是没有风险的,(发生重大安全责任事故),即使不完全是你的责任,碰上了也应主动担责。孟学农的辞职,对所有官员都是一种警示,鞭策所有官员小心谨慎履职。
 
法制周报:有人担忧,引咎辞职可能成为主要责任者逃避更大责任的一种护身符,也就是说引咎辞职的背后可能隐藏更大的隐忧,是否存在这种可能?
姜明安:承担政治责任,并不会让他逃避法律责任。引咎辞职并不能取代法律责任。法律责任是指当事者违反了法律规定应承担的责任,必须有相应的法律的根据,如果领导者并没有直接的失职渎职行为,其对所发生的事故当然只负政治责任而无须负法律责任。反之,其在负政治责任之后,仍然可能要负法律责任。
法律责任包括行政责任,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等三个方面,其中行政责任,主要是由纪检监察、上级行政机关来行使,刑事责任则主要是司法部门予以追究,民事责任则要考虑责任人的行为是否对相对人造成的损失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通常由直接责任人承担民事法律责任。
 
 
附:
姜明安教授就领导干部解放思想需要
树立的新观念接受《人民论坛》采访
                     
下面是姜明安所谈新观念的归纳:
 
1、人权观念:坚持以人为本,尊重公民的人格尊严、权利和自由,
一切以公民的福祉为出发点和归宿,不以GDP为本,不一切从
政绩出发,不漠视人权。
2、民主观念:坚持民主决策、民主监督,
不搞“一言堂”,不搞个人专断。
3、法治观念:坚持依法定权限、法定规则和法定程序办事,
不越权,不违法,不滥用权力。
4、服务观念:坚持密切联系人民群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不欺压百姓,不以以权谋私。
5、科学发展观念:坚持经济、社会、环境全面协调发展,
不以牺牲社会公平和牺牲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
6、廉政观念:坚持清清白白做官,干干净净从政,
不贪污、不受贿,不搞权钱交易和权色交易。
7、创新观念:坚持学习,坚持思考,敢于开拓创新,
不保守,不人云亦云,不压制新事物。
8、公平公正观念:坚持公平待人,公正办事,坚持社会正义,
不偏私,不歧视弱者。
9、全局观念:坚持经常关注国内国际形势发展,
胸怀全局,胸怀世界,不坐井观天,不搞本位主义。
10、务实观念: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
不浮夸,不好大喜功,不弄虚作假。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