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姜明安论奥运期治理措施的继续沿用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225

 
姜明安教授就北京奥运会期间采取的公共治理措施
是否可在奥运后继续沿用的问题答人民日报和检察日报记者问
 
采访记者:人民日报记者  吴  兢
检察日报记者  吴晓杰
                      
姜明安:这个话题可从三个层面讨论:其一,北京奥运会期间政府在“公共治理”方面所采取的特别措施和做法在奥运后是否可继续沿用和推广适用?其二,奥运期间政府在北京采取的“公共治理”措施和做法在奥运后是否可在全国其他省市推广、适用?其三,奥运期间“公共治理”的经验在奥运后怎样推广、适用?
 
关于第一个问题:北京奥运会期间,政府(中央政府和北京市政府)为保证“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理念的实现,在“公共治理”方面采取了许多特别的措施和做法。这些措施和做法大多体现了法治的原则和精神,受到国内外社会舆论较普遍的好评。然而,这些措施和做法在奥运后有没有继续沿用,乃至进一步推广适用的可能呢?对此,应进行具体分析,不能一概而论,大致有三种情况:一是具有普适价值的措施和做法,如信息公开,环境保护,及时处理公民的申诉、信访,积极组织志愿者服务,为集会、示威者提供专门场地等。这些措施和做法无论在奥运前,还是奥运中,或者是奥运后,对于法治政府来说,都是应该做的。如果说奥运前做得有所欠缺,而奥运中有所改善的话,奥运后无疑应进一步加强和予以制度化,完全没有理由再退回去。二是为适用奥运中某些特定情况而采取的某些特别措施和做法,如特定时间特定地段的交通管制,奥运比赛场馆的安全检查等。这些措施和做法显然不具有普适性,只能在非常态的情况下采用。当然,非常态也有非常态的规律性,对于法治政府来说,总结在非常态情况下适用非常态措施的经验,以便在以后发生类似非常态情况同样情形同样对待,这同样是法治的要求。三是因为无经验或因为调查研究不够而采取的某些过分的或不适当的措施和做法,如某些奥运专道的过早(奥运前一两周)封闭、不分时段不分有无奥运专车通行的“全天候”封闭,某些过分的,导致游客减少的安保措施等。这些措施和做法不仅不能在奥运后的常态情况下沿用,而且就是在今后再开奥运会或举办大型国际活动时也不应沿用。对此,我们应该认真总结经验,使政府在非常态下采取的各种措施更法治化,更人性化,更合理化。
关于第二个问题:奥运期间政府在北京采取的“公共治理”措施和做法在奥运后是否可在全国其他省市推广、适用,这同样应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对于那些具有普适价值的措施和做法,在奥运后当然可以,而且应该在全国其他省市推广、适用。但是对于某些仅适用北京特定情况而采取的措施和做法,如交通车辆出行实行单双号制(奥运后也可改尾号制,如车牌尾号是5的车辆,即每月5、15、25日3天不能出车),在奥运会后,北京也许可能定期或不定期沿用,而在交通和环境压力较小的地方就不一定适用。他们为改善交通和环境完全可以采取别的措施和办法。
关于第三个问题:奥运期间“公共治理”的经验在奥运后怎样推广、适用?笔者认为主要途径有三:一是认真进行总结,动员民众广泛讨论,分析各种措施和做法哪些符合法治的原则和精神,哪些不符合;哪些合理,哪些不合理;二是通过立法(法律、法规或规章)将具有普适价值的措施和做法,如信息公开,环境保护,及时处理公民的申诉、信访,积极组织志愿者服务,为集会、示威者提供专门场地等,予以法律化、常态化和和规范化;三是加强宣传,使广大民众和公职人员在思想观念上接受这些措施和做法,并在行动上形成这样做的习惯和定势。
 
   载2008年8月27日《人民日报》; 2008年8月26日《检察日报》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