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信访倒查”,关键在于倒查什么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558

    

            “信访倒查”,关键在于倒查什么
                           姜  明  安
 
河南推行“信访倒查”制,媒体和网络上有不少正面评价。有人认为,这种用“倒查”的办法来追究“源头单位”责任的做法让人眼睛一亮,它很有可能“倒逼”出一个畅通无阻的民意表达渠道来(见7月24日《人民日报》)。有人认为,这种制度既可改变官员对上访问题的推诿态度,使之认真对待来信来访以切实解决民众反映的问题,又可以防止“决策时拍脑袋,失误时拍屁股”的现象发生(见7月26日《欧洲时报》)。还有人认为,“信访倒查”有“三利”:一可以防止地方政府追求政绩的“冲动浮躁病”;二可以防止领导干部对待群众上访的“麻木不仁症”;三可以防止责任过错追究的“集体负责制”导致的“谁都负责,谁都不负责”的现象(见7月23日遂昌县人民政府门户网)。
不过, “信访倒查”制推出后,也有不少人对之有疑虑、担忧、甚至异议。一篇建议“信访倒查要慎行”的网评指出,如果倒查与基层干部的官帽子连在一起,他们会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全力以赴把负面消息捂住,盖住,会动用一切力量把上访的人挡住,拉回来。如此,稳定就只是人为的控制,而火山口下的岩浆正剧烈活动着咧。另外,现实社会的矛盾还具有潜隐性、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如果简单地进行信访评估,会不可避免地伤害一些真抓实干而又对结果无法有效掌控的人(见7月23日千龙大会堂—京华论坛)。国外媒体也有评论担忧,对上访民众反映的问题,国内不少官员长期以来并非调查解决,反省自身工作的问题,而是将上访者视为麻烦,采用盯睄、跟踪、截访、打压等非正常方式处置,甚至运用专车、飞机派专人把上访者从省城、京城接回去。如果信访倒查,一些官员因为担心受到责任追究而压制、阻拦民众上访,堵访、截访或许会愈演愈烈(见7月26日《欧洲时报》)。
“信访倒查”制究竟得失如何?恐怕没有人认为它是一个有百利而无一害或有百害而无一利的绝对好或绝对不好的制度。分歧可能是利多弊少还是利少弊多,是得大于失还是得不偿失,是值得推广还是不值得推广。
笔者认为,对“信访倒查”制的评价,恐怕不能简单地认定其利多弊少还是利少弊多,是得大于失还是得不偿失,关键在于“信访倒查”要“倒查”什么。
“信访倒查”可以是查源、查事、查人、查制度。
所谓“查源”,是指查信访的来源,即查信访人来自哪个地方、哪个单位;是什么原因导致信访人信访;相应地方、单位的负责人是谁;这些负责人为解决信访人提出的问题,防止信访人信访,保一方平安,保所在地方、所在单位无上访,做了什么工作,进而决定其应承担什么责任。
所谓“查事”,是指查信访涉及的事,查信访人反映的是什么问题:是政府盲目决策、滥用权力、随意作为的问题,还是政府官员违法、腐败、侵犯相对人权益的问题;或者是政府机关不作为,放任黑恶势力横行乡里,欺压百姓的问题,以及信访人和其他利害关系人的合法权益因这些事件受到了什么损害的问题。
所谓“查人”,是指查对信访所涉事,对信访人所反映问题负有责任的人,如谁是盲目决策、滥用权力、随意作为的责任人;谁是违法、腐败、侵权的责任人;谁是玩忽职守、不作为的责任人等,这些责任人对相应事件、问题各应负什么责任(党纪、行政、民事或刑事责任)。“查人”的责任不同于“查源”的责任:“查人”的责任是指查对信访所涉事、所涉问题的责任;“查源”的责任主要是指查信访源的责任:是何地、何单位没有做好工作,让信访人信访(特别是群访)了,即查这些地方、这些单位的负责人没有保一方平安,保所在地方、所在单位无上访的责任。
所谓“查制度”,是指查导致信访所涉事、所涉问题的制度原因:相应政府为什么会盲目决策、滥用权力、随意作为?相应政府官员为什么会违法、腐败、侵权?相应政府机关为什么会玩忽职守、不作为?之所以导致这些问题的发生,应审视政府和政府机关运作的制度有什么缺陷?政治、经济、社会的管理体制有什么漏洞?比如,是什么样的制度缺陷和体制漏洞导致政府盲目决策、滥用权力、随意作为?为什么一个涉及千百公顷的土地征收,千百户民宅的项目一个党委常委会或一个政府常务会议,甚至一个办公会议就定了?人民代表机关决定重大问题的制度和人大常委会的监督制度这时为什么不灵了?人民参与制度和舆论监督制度这时为什么不灵了?政府没有经过人大,没有听取当事人的意见,一个决定、一个通告就把老百姓祖祖辈辈耕作和赖以谋生的土地征收了,就把老百姓居住的房子强拆了,老百姓去法院告状,法院还以种种理由不受理,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怎么办,当然只能信访。又比如,一个城市政府为了发展经济,提高GDP,当年到处招商引资到该市办水泥厂、石场等,后来上面政策变化了,提倡科学发展、提倡绿色GDP,市政府一个决定、一个通告,让人家关闭所有水泥厂、石场走人,你不给人家合理补偿,人家的损失怎么办,人家欠银行的债务怎么偿还,他没有路走,只能信访。
“信访倒查”,查源、查事、查人、查制度,这“四查”,一个也不能少,你只“查源”,想堵住信访(特别是群访),是不可能的。你想堵也是堵不住的,你让各地方、各单位立军令状也不会顶用。你“倒查”地方、单位负责人的责任,他们自然会更卖力地去堵访、截访,但是,信访人的问题不解决,你堵访、截访有什么用?你堵访、截访了一个信访人、一批信访人,会引发十个、十批信访人,其他信访人甚至会以更极端的办法信访。你只“查事”、“查人”、也不行,你查处了一件、十件违法、滥权的事,惩治了一个、十个贪官、庸官,如果你不解决制度上、体制上的问题,可能还会发生更多的违法、滥权事件,出现更多的贪官、庸官。因此,查制度比查源、查事、查人更重要。“信访倒查”,关键应该是查制度。
“信访倒查”,如果是全面查源、查事、查人、查制度,重点查制度,笔者认为,它应该是一项利多弊少、得大于失的制度。当然,即使如此,其一定的消极作用和弊端总是难免的,世界上没有绝对十全十美的制度。因为“信访倒查”自然免不了要查处、追究信访事件可能涉及的违法、违纪的人的责任,这些违法、违纪的人害怕查处,自然就会更加加大堵访、截访信访和打击报复信访人的力度。但是,我们不能因担心这一点就不“倒查”他们和放任他们,我们必须把查处违法、违纪者和保护信访人结合起来。
鉴于我国目前信访人数这么多,信访和涉信访事件给社会和谐、稳定带来的隐患这么多,我们除了应运用“信访倒查”制度来“倒查”信访所涉具体的事、人和制度外,笔者认为,我们还必须对信访制度本身进行反思和“倒查”:我们的正常的法律救济渠道----复议、仲裁、诉讼----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人不愿意走这些法制化渠道而选择信访?或者他们曾经选择和尝试过走这些法制化渠道,但为什么他们走这些法制化渠道一开始就走不通或最终走不通?或者他们确实不愿意走这些法制化渠道----复议、仲裁、诉讼,而愿意信访,但既然他们选择了信访,而信访却为什么老是解决不了他们的问题呢?多少年来,多少人在信访的道路上跋踄,有的跋踄了几年、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对此,我们今天难道不应“倒查”和反思一下我们的信访制度本身的问题吗?对信访制度本身问题的“倒查”和反思,笔者曾经写过一篇短文:《信访制度及其解决争议的机制应该创新》(载2004年2月12日《法制日报》),笔者现在仍然坚持该文的观点,故谨以该文作为对这个问题探讨的抛砖引玉之作和本文的补充与续作。
                           
载2007年8月26日《法制日报》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