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高考招生的各省为政

作者:张千帆   点击量:4701

高考招生的各省为政

 张千帆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一年一度的高考招生又将落下帷幕。记得去年早些时候,高考招生分数线还是各大媒体的热点话题之一。今年,这个话题似乎销声匿迹了。是因为问题得到解决了吗?不是,根据北大今年公布的录取分数线,各省分数线还是参差不齐。是因为情况有所好转、录取标准更平等了吗?我们目前只能说:“不知道”,因为现在全国各省都实行“自主命题”,各省考试都是本省出的考题,因而各省考生的高考分数已经失去了可比性。从表面上看,今年北大的录取分数线似乎比往年更“平等”了,但是这个表面说明不了任何问题。2004年,北大在北京地区的文理科分数线是全国最低的;今年,北大在北京的录取分数线却要比上海、天津等地区高出不少。这说明北大在北京的录取标准比上海和天津等地更高吗?当然不是。如果各地考生面临的是完全不同的卷子,比较考分又有什么意义?!

因此,如果前两年我们还可以用录取分数线来衡量地区不平等程度,现在的录取分数线只是一个“烟幕”而已。同样的录取分数线并不能说明录取标准的平等,不同的录取分数线也不能说明录取标准不平等,因为在理论上,北京的最高分可以不如上海的最低分,或北京的最低分也可以比上海的最高分还强,现在这些都变得“说不清楚”。在失去了一个统一的衡量标准之后,我们的高考招生就落到了这种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状况。在毫无意义的录取分数线面前,我们似乎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然而,这种“不清不楚”掩盖不了问题的实质,而实质就是高考招生的各省“配额制度”。北大对北京、上海、天津等各地录取分数线的划定,无非就是按照北大给这些地区分配的录取名额以及这些地区报考北大的考生人数与分数决定的。某地区在配额范围内的最后一名考生的总分,就是这个地区的录取分数线;放宽地区配额,录取线自然下降,反之亦然。至于北京、上海、天津以及全国各省的北大配额究竟应该是多少,也是一个没法说清楚的问题。如果你去问高校招生的主管部门,得到的答案一般是“我们往年在这个地区就大致招这么多”。至于为什么往年招这么多,为什么今年一定要和往年差不多,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他们也确实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知道的是,高考招生的配额制没有变,而且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各个高校在各省招生的实际名额分配也大致没有变。

    事实上,高考招生的问题比总体配额更复杂,因为某地区的总配额是要分解为各专业的。这样一分解之后,北大在很多地区的很多专业都可能完全不招生——配额为零。如果北大今年在你那里不招你要报考的专业,那么无论你考了多高的分,哪怕你是当地的状元都别想进北大,除非你放弃自己感兴趣的专业。这就是高考配额制所带来的后果。

    不幸的是,这种状况绝非限于一所高校、一个地区。全国各省、各大高校都已陷入同样的“囚徒困境”。如果北大要照顾北京市民的子女,那么复旦也要照顾上海市民的子女,南大同样要照顾江苏省、南京市居民的子女,等等。所有这些都似乎成了不证自明的“天理”,各省也就天经地义地相互仿效,纷纷施行据说体现“地方特色”的“自主命题”。且不说别的,各省一套自己的考题,全国没有统一的衡量标准,至少让本地高校对本地的特殊照顾少一点非议。一些名校成天叫喊着打造“国际一流”,生源却已萎缩为一个地区,言行反差何其之大!

看来我们的各大高校和教育机构都忘了街头百姓的一句话:“北大不是北京人的北大!”同样的,复旦也不是上海人的复旦,南大不是江苏人的南大。它们都同属于一个中国,都同样担当着传承和复兴中华文明的使命。事实上,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的,大学是一个国家的不同思想和文化碰撞、交流、融合的大都会,因而它们的职责显然不只是教育本地子女,而是按照统一的标准吸收和培养来自各地的英才,再把他们输送到全国各地去。在道义上,它们有义务为各地考生提供一个公平的起跑线;在法律上,至少国立大学有义务遵守“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宪法原则。无论当地政府为高校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至少直属教育部的各大名校对各地考生的录取标准应该是统一的。

历史未必总是进步的。回想20年前,全国一张卷子;不论当时各地录取标准如何,我们总还有一个统一的标准。现在各省“自主命题”消磨了全国统一的衡量标准,使得高考配额制的不合理和不公平看起来不那么显眼,使得质疑者一时无话可说,但是这些掩盖不了违背平等原则的实质,因而笔者还是忍不住要说一句:高考招生的各省为政是100%违宪的!    

本文删改版发表于2007年7月29日的《新京报》评论版。感谢张千帆老师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