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就“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征用农用地建设公路”相关问题答中央电视台记者问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544

就“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征用农用地建设公路”

相关问题答中央电视台记者问

                        

中央电视台记者:刘力

1、 征地审批

  根据政府部门提供的材料,这条支线公路占地153公顷,其中79公顷是国有土地,集体土地为74公顷。征收的集体土地中59公顷是农用地,包括旱地、园地、林地、苗圃以及坑塘水面。公路已施工,地基铺设完毕。区国土资源部门负责人承认征地手续目前尚未获得国务院的审批。但他们举了两个理由,一是公路建设可以边施工,边报批征地手续。另一个理由就是他们认为,施工只是一些前期的工作,可以在国务院报批前先作。

请问这两个理由是否成立?

姜明安:《土地管理法》第43-45条明确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需要使用农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农用地属于基本农田、或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超过35公顷,或其他土地超过70公顷的,需经国务院办理征收审批(经国务院批准农用地转用的,农用地转用审批与征收审批手续同时办理)。对此,《土地管理法》没有规定例外,《公路法》也没有规定例外。根据依法行政的原则和建设法治政府的要求,任何机关和组织均没有变通法律的权力。在法律没有修改之前,任何机关和组织只能依现行有效的法律办事。自行变通法律(包括以行政命令、规章或行政法规的形式变通法律)的任何理由都是不能成立的。

 

2、 强制动迁

  部分村民向我们反映,在他们不同意征地补偿方案,甚至是开完听证会,在没有获得回复意见的情况下。一些不明身份、不出具任何手续的人员,强行扒房、毁地,铲除果树,强制动迁。

  我们采访中,国土资源局表示,农业用地动迁他们没有负责。而作为动迁人的当地街道办事处则表示,强制动迁不是他们干的,他们也管不了。

请问:强制动迁是否合法?这些政府部门的回答是否有问题?

姜明安:强制拆迁必须由法定机关依法定条件和法定程序作出决定,决定书应送达相对人,相对人对决定不服,可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只有在相对人既不履行决定又不向法院起诉的情况下,行政机关才可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任何机关或组织、个人无论以什么理由“强行扒房、毁地、铲除果树、强制动迁”都是违法的,是对公民财产权的粗暴和野蛮侵犯。在这种情况发生时,被侵犯人可以请求有关行政机关排除侵害,保护其财产权,如有关行政机关不作为,相对人既可对侵害人提起民事诉讼(亦可由公诉机关提起刑事诉讼),也可对不作为的行政机关提起行政诉讼。

 

3、公路建设中的征地和强制动迁方面的问题是否具有一定的普遍性?您这里可否有一些这两方面情况的统计数据或估计的数据?针对这些普遍性问题应如何解决?

姜明安:不仅在公路建设方面,在其他领域的建设,如城市建设、乡镇建设,水、电、煤气等公用事业建设方面,其征地和拆迁均存在较严重,且较普遍的违法现象(我收到过很多这方面的申诉信访材料,但没有做过问卷调查和统计)。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法制观念问题、权利意识问题、官商勾结与腐败问题、法律不完善的问题、救济渠道不畅和责任追究不力的问题。每一个违法事件的情形和原因不可能是完全相同的,但必然存在一定的共性。针对普遍性的问题,我们可以先完善相关制度:如土地监察、土地争议裁判所、土地侵权行政复议与行政诉讼、对实施违法行为的开发商、建设单位的行政处罚、民事和刑事制裁、对违法公职人员的行政处分等,至于具体案件,则应区别情况具体对待和具体处理,坚持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否则,法治政府只能停留在纸面上,和谐社会只能停留在口号上。

 

4、另外,不知我们可否就这些问题对您做电视采访?

姜明安:我普通话讲不好,口音太重,不适于电视采访,只能书面回答你们的问题,很抱歉。今后我一定好好练普通话,争取有朝一日能接受你们的电视采访。

谢谢。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