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就《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答新京报记者问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240

1、近些年,征收征用土地、房屋拆迁引发社会矛盾。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将征收或者征用土地、房屋拆迁及其补偿、补助费用的发放、使用情况明确为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县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和乡镇人民政府重点公开的政府信息。你认为这对缓解各方矛盾会有怎样的作用?
姜明安:政府信息公开对于防止和消除社会矛盾,构建和谐官民关系有重要作用:其一,行政相对人通过政府信息公开,可以了解政府行为的依据、标准和政府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对之的执行情况,从而消除可能因“小道消息”产生的对政府行为的误解和因谣言、谣传造成的对政府行为的不满和怨恨;其二,某些想腐败的政府官员因信息公开而不敢腐败,从而有利于提高政府的公信力,防止因腐败产生的官民矛盾;其三,政府信息公开可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维权提供条件和手段。有了政府信息公开,相对人随时可发现其权益被政府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侵犯的事实,并且较容易找到侵权人侵权的证据,从而有利于其申请复议或提起诉讼,最终通过法律渠道解决行政争议。
 
2、针对越来越高的房价,前些日子有公民要求公开房地产成本,认为这涉及到公民切身利益;但有的地方政府认为这属于商业秘密,不予公开。根据这个条例,房地产的开发成本,算不算商业秘密?
姜明安:《条例》第9 条规定,凡是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 切身利益的政府信息,行政机关均应主动公开,除非法律、法规有要求保密的明确规定;《条例》第13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还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向行政机关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消费者购房,当然有权利知道房价的构成要素,包括房地产的开发成本。对于房价的构成要素信息,批准房价的行政机关自然是掌握的。购房人如果不能从开发商那里获取相应准确信息,自然可申请行政机关提供。当然,这种信息只涉及房价的构成要素,包括成本的构成要素,而不包括开发商如何降低成本的技术。后者方构成“商业秘密”。
 
3、条例规定财政预算、决算报告属于县级以上各级政府重点公开的范围。那么关于财政具体的项目支出是否属于公开的范围?前阶段对行政收费、高速路收费、养路费的支出情况一直存在较大争议,是不是也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
姜明安:财政公开是政务公开的最重要内容之一。公民作为国家的主人,当然有权利知道政府每笔收入的来源和每笔开支的出处。这种信息公开不应该是抽象的,笼统的,而应该是非常详细和具体的。否则,就会给政府机关留下财政暗箱操作的机会,而财政暗箱操作乃是培植和滋生贪污、挪用、公款私用、公款私分和其他各种各样腐败行为的温床。
   
4、怎样实施《条例》,如何保障公民知情权真正有效实现?
姜明安:首先,《条例》的正确实施和《条例》为公民设定的知情权的有效实现取决于人们对《条例》在整体上的正确理解和认识。《条例》的基本精神和立法目的是“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获取政府信息,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虽然《条例》规定政府有的信息发布需经批准,政府信息公开不得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但对这些规定的解释必须与《条例》的基本精神和立法目的保持一致,且遵循“公开是原则,保密是例外”的宪政要求,所谓“例外”,即必须有法律、法规的明确、具体规定,发生争议,最终由司法判断。其次,《条例》的正确实施和《条例》为公民设定的知情权的有效实现取决于各级政府及其工作部门对《条例》的严格执行。《条例》对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方式和程序均有非常明确、具体的规定,这些规定要得到严格的贯彻执行,政府必须进行认真扎实的工作:要设立信息公开的专门工作机构;要建立信息收集、储存、保管、交换、查阅、设立、发布的专门制度、场所、设施;要对现有的信息进行清理、分类和对未来的信息源进行预测,确定公开方案等。再次,《条例》的实施和《条例》为公民设定的知情权的有效实现取决于对违反《条例》行为责任的严肃追究和对侵犯公民信息获取权的有效救济。政府信息掌握在政府机关手里,而政府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由于种种原因,大多不愿意将其掌握的信息公开。因此,对之必须有督促、监督和保障措施,如考核、评议、监察、行政相对人举报、申请行政复议和提起行政诉讼等。在所有这些措施中,行政诉讼应该是最重要,最有效的措施:行政相对人依法申请获得某种信息,行政机关违法拒绝的,其可诉诸司法审查,法院经审查,如认为相应信息属于依法应公开的范围,可判决行政机关限期提供,如行政机关拖延提供造成相对人损失的,法院还可判决行政机关赔偿。最后,《条例》的实施和《条例》为公民设定的知情权的有效实现还取决于修改《保密法》、《档案法》和其他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制定相关的配套法规和规章。《条例》属于行政法规的范畴,其位阶低于《保密法》和《档案法》。《保密法》和《档案法》都是上世纪制定的,其贯彻的立法精神是“保密是原则,公开是例外”,如果我们不对这种立法精神和体现这种立法精神的相关规定进行修改、修正,《条例》的实施有时就可能遇到难以克服的障碍。此外,为保证《条例》在各个部门、各个领域的全面实施,还必须抓紧制定相关的配套法规和规章,如前不欠颁布的《环境信息公开办法(试行)》等。
 
                          载2007年4月29日《新京报》(有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