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就山西省方山县全部取缔辖区网吧事件答人民法院报记者问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967

[新闻背景] 人民法院报 记者  贺丹:
    2006年3月开始,山西省方山县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整治网吧行动,目前当地所有网吧已被全部取缔。去年秋季以来,方山县为了杜绝未成年人上网,曾对网吧整治过多次,但是今年三月十四日一封学生的求助信使得方山县委书记张国彪发现网吧里坐着的仍然几乎全是中小学的孩子们。在经过核实后,张国彪决心必须彻底解决网吧问题。
    经过向网吧宣传县委的整治决心,又进行了四十多天的检查,三轮罚款过后,网吧里的中小学生没有丝毫减少。即使检查本身,也是困难重重。突击行动经常被通风报信,有的吧主与检查机关有关系,抗拒检查,甚至有的被整治停业的网吧,在网通公司切断了其数据供应后,吧主们从私人家中接出网线继续营业。这些困难让张国彪宣布凡是分管网吧整治工作的单位,本单位内部以及整治行动中所分管的范围执法必须严格。一旦出现执法不力的情况,他能予以撤职的立即撤职,他无权撤职的,将建议上级将其撤职。几轮检查过后,县城所有的网吧都被证明是不符合规定的。其中5家证件不全,另外两家则没有任何合法手续。
   经过一番艰苦的较量,方山县的网吧最终全被取缔。张国彪说“所有的措施我们都试过了,没有用。为了孩儿们,我们能做的只剩下彻底取缔了。”执法之前,执法组早已认真研究过了《互联网上网服务场所管理条例》的每一条规定,这被许多执法人员认为是最终能够成功取缔的关键因素。为了避免纠纷,整个取缔和没收过程由方山电视台录像作为证据。或许正是由于严格遵守了“游戏规则”,行动之后并没有发生上访告状等后遗症。张国彪认为:贫困地区县级以下人口整体文化素质不高,流动人口也少。在这里,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很少进网吧,去的全是青少年,不是打游戏就是看不健康的东西。“像方山这样的贫困地区,县级以下完全可以关闭网吧!”
 更详细的资料可以链接:http://news.sina.com.cn/305/2006/1008/73.html
 
[姜明安答记者问]
1、您支持方山县委的做法吗?您认为谁应该为青少年迷恋网吧的问题负责?
    姜:根据新闻媒体的报道,我认为,方山县全部取缔其境内所有网吧的做法是违反依法行政的原则和法治政府的要求的。首先,依法行政要求依法定职权行政。管理网吧是政府和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的权限,县委和县委书记无权对此发号施令,县委和县委书记如果认为政府和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管理失职,完全可以通过“党管干部”的途径处分乃至撤换不称职者,而不能直接干预或代行行政管理职权。其次,依法行政要求依法定规则行政。根据《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和有关法律、法规,取缔只适用于无证经营者,对有证经营而在其他方面有违法行为的,如接纳未成年人进入营业场所或经营非网络游戏的,应由文化行政部门给予警告、可并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直至吊销《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第三,根据法治政府的要求,行政执法应该是经常性的、规范化的,而不应该是运动式和突击式的。对于经营者的违法行为,行政主管部门应随时予以监管、依法予以处罚,并责令其纠正,而不是过若干时间来一次清理整顿,突击取缔、关闭。
     至于方山县出现网吧经营严重违法事件的责任,首先不应归于经营者,而应归于行政主管部门。根据《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工商部门给网吧经营者颁发营业执照,必须要求其提交《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化行政部门给网吧经营者颁发《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必须要求其提交安全、消防审核批文,公安机关给网吧经营者发安全、消防审核批文,必须要求其提交文化行政部门给其颁发的筹建批文。如果所有行政主管部门都依法办事,网吧经营者为什么还会“证照不全”呢?根据《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行政主管部门违法批准,违法发证(没有前证发后证),首先要追究的是相关行政责任人员的责任。如果网吧经营者无照经营,也应追究有关监管部门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疏于监管的责任。
   
    2、您认为方山县的做法合法吗?合理吗?有人认为取缔网吧是“因噎废食”,也有不少人认为因为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管理网吧,取缔成了没有办法的办法,您怎么看?
    姜:我认为,方山县的做法尽管其主观目的是好的和善良的,但既不合法,也不合理。不合法处我在前面已经讲了,至于不合理处,首先在于网吧不同于赌博和色情场所,法律完全禁止设立,网吧是法律允许设立的。其违法经营,可以依法处罚,而不应全部取缔(取缔通常只限于无照经营);其次,网吧是现代社会人们获取信息和进行交流的重要途径和工具,其存在和运作虽然可能产生种种弊端,但此完全可以通过有效管理使之尽量减少。全部取缔虽然可以使其弊端完全消除,但因噎废食毕竟不是明智的选择;第三,《行政处罚法》规定,行政机关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与相对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以及社会危害程度相当。方山县行政主管部门对所有网吧经营者的违法行为(据说它们都有违法行为)不区分他们各自的违法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一律予以取缔,这就如同法院对罪犯不区分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一律判处他们死刑一样不合理。
 
    3、如果当地政府对于这些网吧的取缔行动是合法的,但是这种合法的行政行为却又在客观上侵犯了部分家中无电脑需要正常上网的成年人的合法权利,您怎么看?
    姜:如果方山县境内的网吧都是无照经营,当地政府全部取缔这些网吧的行为即是合法的。在取缔以后,政府自然应该指导他们和其他愿意合法经营的人依法办照,指导和监督他们合法经营,以为需要正常上网的成年人(不限于家中无电脑的人,家中有电脑的人有时外出也需要上网)提供网络服务。
 
    4、对于家中有电脑,又不断去网吧上网的未成年人,您怎么看?对于家中没有电脑而又不能进网吧的未成年人(如很多农村的孩子),是否会因此而在接受新科技的机会上不平等?
    姜:根据《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网吧不得接纳未成年人进入营业场所。因此,在法规没有修改的情况下,未成年人家中无论有无电脑,现在均不得进入网吧上网。就我个人的意见,对《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有必要进行适当的修改,应允许未成年人在家长的陪同和监督下,在限定时间内进入网吧上网。
 
    5、对于“像方山这样的贫困地区,县级以下完全可以关闭网吧!”的观点您怎么看
    姜:《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是国务院行政法规,是在全国统一适用的,无论是贫困地区还是富裕地区,不应有所差别。否则,法制的统一就无法保障。如果需要对贫困地区和富裕地区加以区别对待的话,则应鼓励贫困地区多设立一点网吧,而不是相反。因为贫困地区的人们大多家中没有电脑,他们的发展、进步更需要信息,更需要交流。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