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通过“开放政府”遏制公权与私利的合谋

作者:王锡锌   点击量:4467

        房价问题本就是热点。近日,有媒体载文称“地方政府纵容致囤地风潮四起,开发商借垄断土地垄断房价”,更成为社会焦点所在。
  谁出了问题?是利润驱动下的房地产吗?
  不是。因为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和城市化发展,房地产开发作为一个产业的发展,确实具有强劲需求的支持;而房地产开发商追逐利润也无可厚非,只要这些利润是通过公正、合法的游戏规则获得的。
  是经济发展因素驱动下的某些地方政府错了吗?
  也不是。因为在现阶段,地方政府的一个重要任务仍然是发展经济,“经营城市”也确实是地方官员短期内发展经济的一个主要手段;而长期以来对GDP数字的过分崇拜也使得地方官员对“投资小、见效快、周期短”的土地出让和房地产开发情有独钟。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问题在于,当追求经济发展的“公权力”与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资本找到一个“最大公约数”的时候,二者有可能形成一种“合谋”。在一些地方的城市开发、发展过程中,房地产开发恰好搭建了公权与私利共谋的舞台。于是,在房地产开发领域,诸如一些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商在房地产政策上的“联手”、一些政府和房地产商对土地出让价格的“保密”、对城市规划和地产开发的“默契”、对城市房产价格的操控等等,也就屡见不鲜;甚至中央政府屡屡出手的“重拳”也难有成效。
  以城市土地的出让价格为例。长期以来,房地产开发商拥有土地的数量以及获取土地的价格,在业界一直被视为“绝密”,购房者对此更是一头雾水。虽然有关部门对房地产开发的“地荒论”进行过驳斥,但人们发现,在不少地区,土地价格、待开发土地面积等信息之不透明、不对称,已成为推动住房价格飙升、房地产商获取暴利的重要因素。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默契”呢?如果我们认为,房地产商对土地数量、土地出让价格的保密是出于“商业秘密”的考虑的话,那么政府有没有义务基于公共利益考量而告知公众这些相关信息呢?
  回答是肯定的。我国宪法和法律都明确规定,城市土地所有权属于国家。因此,政府出让土地,实际上是在出让属于“全民所有”的土地,政府只是一个代理人,不仅应该告诉土地所有者出让价格,而且在出让土地之前,理应获得土地所有者的同意。这不仅是一个简单的法律问题,而且是一个简单的社会生活常识。这样看来,这种少数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的“默契”,不仅仅是简单的政府失职行为,其背后是一种基于共同利益而形成的“利益共谋”;说到底,其实就是一种公共权力的滥用。
  公共权力的滥用,在人们的印象中通常表现为各种主动的权力行使,例如滥罚款、乱摊派等,但是也有可能表现为有意识的“沉默”和不作为。在房地产开发和销售领域,不作为的权力滥用其实相当普遍,除了政府信息披露方面的不作为之外,包括政府对地产开发的监管、对地产开发与规划、环保的协调、对地产销售行为的规范等方面,都存在一系列不到位、甚至是形同虚设的情形。在这些现象的背后,我们都不难发现公权与私利的合谋和默契。
  扼制公共权力的滥用,保障民生福祉,不仅是社会公众所关注的突出问题,也是政府的责任。事实上,我们也欣喜地发现,政府已着手从各个方面来加强公权力行使的民主化和法制化;其中,政府一直鼓励和推进的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具有核心的意义。通过政府的信息开放,可以真正体现政府为民服务、受民监督的诚意;阳光下的政府可以有效防止公权与私利的合谋;通过公众参与,可以更好地集中民智、吸纳民意、凝聚民心、调动民力,一句话,可以逐步推进民众参与式的公共治理;而这也将凸现公共利益,遏制公权与私利的合谋。
  政府信息开放和公众参与公共治理,构成“开放政府”的两个相互连接的组成部分:信息开放是一种“信息输出型”的开放,公众参与是一种“信息输入型”开放。“开放政府”不仅是遏制公权与私利合谋的重要制度保障,而且也将是促进政府公正行使权力,保障民生福祉、推动社会和谐发展的重要制度安排。
  (引自法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