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评析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5164

 
(姜明安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访谈录)
 
1、  我国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已进行四届,你如何评价国家统一司法考试的利弊得失?
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相对于此前的律师、法官、检察官分别的资格考试制度,有利有弊,但利大于弊。统一司法考试制度的“利”主要有三:其一,有利于提高法官、检察官队伍素质。过去,法官、检察官的分别单独资格考试,出于各种考虑,其要求、标准均低于统一的律师资格考试,这使得我国法官、检察官队伍的整体业务水平低于律师队伍的整体业务水平。统一司法考试制度显然有助于逐步扭转这种状况;其二,有利于促进我国法律职业共同体成员的最基本,最必要的共同法律语言、法律逻辑思维、法律精神的形成。统一司法考试制度对于任何想进入法律职业共同体的法律人来说,意味着其必须首先接受一定的共同的基础法律知识、法律理论、法律技能的训练。法律职业共同体只允许通过这种训练,并达到相应水准的人进入,这是法律职业共同体良性和有序、有效运作的重要条件;其三,有利于保障和促进社会公正,同时较好地兼顾司法效率。统一司法考试向社会所有符合法定条件的公民开放,使任何想进入法律职业共同体,特别是想进入法官、检察官队伍的公民都有可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尽管为了兼顾司法效率,司法考试报考也有一定的条件限制(如要求具有高校法律本科以上学历,非高校法律专业本科以上学历人员,须具有法律专业知识等),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仍在公民选择从事司法职业方面较大程度地实现了社会公正所特别要求的机会均等。
    当然,统一司考制度也不可避免地存在“弊”:其一,由于考试本身的局限性,其选拔的人才往往强于记忆、强于知识,而可能弱于分析、思辨、创新能力,尽管通过改进考试内容和考试方法,可一定程度地减少这种局限性,但却不可消除这种局限性;其二,由于统一考试的局限性,其选拔的人才往往强于法律知识和能力的“通”,而弱于律师、法官、检察官等不同职业分别所需知识和能力的“专”;其三,由于统一考试,获得司法职业资格的人有在全国选择就业地的自由,这可能加剧经济不发达地区的法律人才向经济发达地区流动的趋势,从而使法律人才原本不足的老少边穷地区“雪上加霜”。
    尽管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有这样或那样的弊端(远不止上述三端),需要不断加以改革和完善,但世界各国的历史经验证明,统一司法考试仍然是国家确认法律职业资格的方法和途径中最好和最具可操作性的方法和途径。
 
2、有人认为,国家统一司法考试与大学正规法学教育存在一定的紧张关系,你如何看待二者的关系?
    国家统一司法考试与大学正规法学教育是既相互联系和统一,又相互区别,且存在一定冲突或紧张关系的制度。首先,国家统一司法考试的考生大部分或绝大部分接受过大学正规法学教育或刚毕业于全日制大学法律院系,而大学正规法学教育培养的学生未来大部分或绝大部分也正是从事律师、法官、检察官等需要经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取得任职资格的职业。但是,国家统一司法考试的考生又并非都接受过大学正规法学教育,也不少是通过自学考试或其他途径获得法学本科文凭的,有的则是大学非法学本科专业出身的。而大学正规法学教育培养的学生未来也并非都从事律师、法官、检察官等需要经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取得任职资格的职业,也有不少人会从事教学、科研工作,有的还将从政、从商或从事其他各种无需经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取得任职资格的职业;其次,从事大学正规法学教育的高校法律院系为了提高自己的学生参加国家统一司法考试的通过率,其必须调整甚至全面修改其教学计划,必须调整或改变其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然而,他们如果这样做,就把从事大学正规法学教育的高校法律院系降格成了“司考班”,从而无法完成国家和社会赋予他们的培养高层次法律人才的历史使命;但是,他们如果不这样做,其培养的学生司考通过率就可能不高,就可能要在市场竞争中“吃亏”;第三,尽管从事律师、法官、检察官等职业也需要高层次法律人才,但是国家统一司法考试由于其考试内容和考试方式的局限性,却难于选拔具有深厚法学理论功底,强于分析、思辨、创新能力的人才。如果我们过于改变考试内容(减少客观性的知识试题和增加主观性的理论试题)和考试方式(增加面试、口试、模拟法庭考试),问题会得到部分解决,但这样做会导致国家无法承受的考试成本;如果我们提高报考门槛,修改报考条件,如将没有接受过大学正规法学教育的人一律排除在司考大门之外,也会使问题得到部分解决,但那样做将会以过分牺牲社会公正为代价,目前规定大学本科学历为报考条件(大学本科学历以下的人无论你怎样自学成才,怎样有才,也无资格报考)实际上已经付出了一定的社会公正代价。
    由此可见,国家统一司法考试与大学正规法学教育的一定的紧张关系不可避免地存在,我们只能通过法律和政策的微调适度缓和这种紧张关系,而不能顾此失彼地对现行司考制度动“大手术”。
 
3、建立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的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这一目的现在已在多大程度上实现,在多大程度上尚未实现?为什么?
    建立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的最主要的目的显然是要通过改变从事法官、检察官职业的入门途径,以提高法官、检察官队伍的整体素质(提高律师队伍素质问题已通过此前的国家统一律考制度解决)。从目前全国法官、检察官队伍的现状和发展趋势看,应该说,这一目的实现的程度还较有限:通过司考的优秀人才(尽管通过司考出来的人才并非是绝对的优秀人才,但他们毕竟是相对优秀的人才)进入法官、检察官队伍的据说并不多(我没有具体的统计数字),全国许多地方(特别是经济不发达地区)的法院和检察院,近年来并没有吸纳多少通过司考取得资格的人,法官、检察官队伍的原有构成并没有大的改变。造成这种情况可能有多方面的原因:有的通过司考取得资格的人嫌法院、检察院待遇低,不愿做法官、检察官而选择当律师;而有的法院、检察院则将进人指标照顾各方面的关系而不招录通过司考取得资格的人,尽管《法官法》、《检察官法》规定初任法官、初任检察官应从通过司考取得资格的人中录用。
目前,许多通过司考取得资格的人没有进法院、检察院,甚至没有能进律所做律师,而在社会上从事其他职业或待业,这是多少有些令人遗憾的。但是,我们不能据此就认为这是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的失败。一个国家,储备一批法律人才,是一个国家的法治之幸。随着今后司法制度、法官、检察官制度的改革,这些人才将大有用武之地。
 
4、在我国,公民初任法官和检察官,现在除了要通过国家统一司法考试之外,还要通过公务员考试。你认为这种制度是否合理?
    这种作法当然不合理。法官、检察官(特别是法官)不是严格的公务员。国外一般不将法官列入公务员的范围。个别国家即使列入,也将其归入特别职,不适用公务员法的一般规定。我国国人目前对此亦有所认识,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公务员法》第3条规定,法官、检察官的管理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即不适用公务员法的规定)。而关于初任法官、检察官的录用,《法官法》第12条和《检察官法》第13条有正好另有专门规定,即初任法官和检察官应从通过司考(无需再通过公务员考试)取得资格的人中选用。《公务员法》明年1月1 日起施行,故明年通过司考取得资格的人做法官、检察官,就再也不需要参加和另通过公务员考试了。
 
 
5、国外统一司法考试制度哪些值得我们借鉴?我国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应进行哪些调整或改革?
    各国司法考试制度各不相同,没有统一的模式,不要说考试内容各不一样,主观题和客观题的比例不同,就是考试方式方法,也是各有各的特色:如有的国家只进行一次性考试、有的要考两次,甚至三次;有的国家仅进行笔试,有的却要同时进行面试、口试;有的国家闭卷考,有的开卷考(甚至考生可回家做论文,确定另外的时间交卷)或半开卷考(允许在考试中查阅自带的或考场提供的法律、法规手册),等等。就我国的情况而言,借鉴国外的经验,在考试内容上,可适当增加主观题的比例;在考试方式上,可在笔试的基础上增加一次面试,即对通过笔试的考生,再进行一次面试(未过笔试的考生,则不再进行面试,以减少考试成本)。当然,面试也可分别由法院、检察院、司法行政机关组织,考生可根据自己的职业兴趣,自愿选择参加法院、检察院或司法行政机关组织的面试。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有关机关无论准备要对现行司考制度进行怎样的调整或改革,都必须非常慎重,事前必须进行充分的研究和论证,因为这个制度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关系。
                              载2005年11月30日《新京报》
 
敬请关注
博雅公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