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北大公法网! 中文版|ENGLISH|老网站入口

联系我们

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5号北京大学法学院四合院
电话:86-10-62760063
传真:86-10-62760063
E-mail:pkupubliclaw@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政时评

公正:行政程序法的首要追求

作者:姜明安   点击量:4879

姜 明 安 行政程序法是提供“公共物品”。提供“公共物品”不同于经营“私人物品”:经营“私人物品”的首要追求是效率,是利润;提供“公共物品”的首要追求是公平,是正义。英国法治以Natural Justice (自然正义)为其核心观念,美国宪政以 Due Process of Law(正当法律程序)和Check and Balance(制约平衡)为其支柱。翻开各国的行政程序法典,无不以公正为其立法目的。 我国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了行政程序法立法的历程。《行政处罚法》和《行政许可法》作为行政程序法单行法,现在已经出台,《行政强制法》等其他行政程序单行法也已进入了立法机关的立法日程,可望年内或近年内出台。更可喜的是,作为行政程序统一法典的《行政程序法》已经列入全国人大的五年立法规划,有望由本届人大或下届人大推出。 行政程序立法在我国这样一个有着长久和顽固人治传统的国度里终于受到重视,有关法律案正逐步进入立法议程和逐步推出,这无疑是一件好事。但是,好事必须做好。而要做好好事,首先必须明确做相应事情的目的、目标,明确做相应事情首先要追求的是什么。否则,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南辕北辙,所得非所欲。 行政程序法的首要立法目的是什么呢?是公正。公正几乎是所有法治国家,特别是现代法治国家,制定行政程序法的第一追求。也许有人要说,外国如此,中国也应如此吗?中国有中国的国情,中国应突出中国的特色。立法要考虑本国国情和具有本国特色是对的,但是考虑本国国情首先要分析本国国情,具有本国特色应是是基于本国实际国情所必须具有的特色,而不是为突出特色而制造特色。就确立行政程序法的立法目的而言,我们应考虑的中国国情是什么呢?第一自然是中国尚属发展中国家,发展是中国的第一要务。那么,适应中国这一国情的行政程序法的立法目的又应该是什么呢?有人认为应该是效率优先。但我认为这一国情决定的行政程序法的立法目的恰恰应该是公正优先。只有公正优先,才能最大限度地保障人权,调动起千千万万人发展的积极性;只有公正优先,才能坚持以人为本,保障全面、科学和可持续的发展。另外,考虑到中国目前部分官员有较为严重的腐败和滥用权力现象的另一种次要性的“国情”,也应确立以公正作为我国行政程序法立法的首要目的。 什么是“公正”,有人可能认为这个概念很抽象,很笼统,很原则,很不好把握。事实上,这个概念有抽象、笼统、原则的一面,也有具体、明确的一面,特别是在行政程序制度上,其具体性和明确性非常突出,非常明显,几乎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可以“看得见,摸得着”。 首先,公正意味着无偏私。因此,任何人不得做自己案件的法官,任何公职人员凡是处理涉及与自己利益有关的问题,都必须回避。 其次,公正意味着非歧视。因此,行政机关对待任何相对人,不论其性别、民族、出身和信仰如何,都应该同样情况,同样对待,不同情况,不同对待。 第三,公正意味着讲道理。因此,行政机关对任何相对人做出任何行政行为,特别是不利行政行为,都要对其说明根据、理由。 第四,公正意味着让人说话。因此,行政机关对任何相对人做出任何行政行为,特别是不利行政行为,都要允许其陈述、申辩,必要时为其提供听证的机会。 第五,公正意味着诚信。因此,行政机关对任何相对人做出任何行政行为,特别是授益行政行为,都要有连续性、稳定性,不能朝令夕改,不能反复无常。即使确因公共利益需要改变,也要给相对人公正的补偿。 公正,似乎很深奥,事实上也有很深奥的一面,但它确实又是那么简单,那么具体,那么明确。人类,自从结合成社会以来,就一直在追求着它,越来越接近着它。然而,人们却不能完全接近它,而且,永远也不可能完全接近它。尽管不能完全接近它,但人们却永远追求着它。为什么呢?因为人之为人,在于人有理想,人不仅仅满足于物质生活。 我们制定行政程序法,其首要的追求只能是公正,只应该是公正。 载2005年4月13日《法制日报》